输切尔西6球的他们,是战火中一朵向死而生的“玫瑰”

9月13日凌晨,欧冠C组的一场比赛当中切尔西6比0大胜来自阿塞拜疆的卡拉巴克队。卡拉巴克,或许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问鼎阿塞拜疆冠军时,这支来自阿塞拜疆西南阿格达姆区的球队甚至没有庆祝——在战火中没有掌声,也没有鲜花。这样一支从战场上走到球场上的球队,冲入了欧冠正赛。他们淬火涅槃!他们向死而生!

再度向您强势安利我们的双胞胎号:体坛加官微,尤其是在欧冠比赛日,我们会在早上做第一时间的图文播报,小编凌晨4点起床编稿子啊~~看在苦情戏的份上,您关注一下吧!!!!

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卡拉巴克:精神战胜现实,足球藐视战争

文|体坛+记者黄润锋

当1993年8月卡拉巴克击败FK KhazarSumgayit问鼎阿塞拜疆冠军时,这支来自阿塞拜疆西南阿格达姆区的球队甚至没有庆祝——在战火中没有掌声,也没有鲜花。

卡拉巴克夺取超级联赛冠军。

阿格达姆区从1993年起,因纳戈尔诺-卡拉巴克冲突被亚美尼亚占领,成为无人居住的缓冲区。即便如今,阿格达姆仍是一座“鬼城”,原来的居民也被迫迁到苏姆盖特和巴尔达。而经历5年轰炸后,阿格达姆被占领的日子,就在卡拉巴克夺冠10天前。

夺冠后的卡拉巴克球员来不及欢庆,动身回到几被炮火削平的家乡寻找亲人。这是卡拉巴克1951年7月23日建队以来获得的首座阿塞拜疆超级联赛的冠军,此外他们还包揽了同年的阿塞拜疆杯冠军,以及次年的超级杯冠军。这是一支从战场上走到球场上的球队,他们淬火涅槃,向死而生。

如今,24年过去了,连续四个赛季垄断联赛冠军的卡拉巴克把战火烧到了欧冠赛场。作为史上第一支打进欧冠正赛的阿塞拜疆球队,在踩着丹麦劲旅哥本哈根的“尸体”晋级后,卡拉巴克将与切尔西、罗马、马竞等一流强队同场竞技,堪称精神战胜现实、足球藐视战争的典范。

“这家俱乐部对阿塞拜疆人民来说就意味着一切,”卡拉巴克的公关主管伊布拉希莫夫感慨道,“我们的领土被占领了,通过卡拉巴克的成功,我们才吸引了世界的关注。”让人心酸的是,卡拉巴克的主场不在家乡阿格达姆,而是在首都巴库的Azersun球场。

在1988年至1994年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持续矛盾下,有2.5至3.5万人丧生,超过100万人流离失所,被迫背井离乡。矛盾的焦点在于对纳戈尔诺-卡拉巴克的控制,这是一个以亚美尼亚居民为主的带状山区,但却因为国境线划分,坐落在阿塞拜疆境内。

尽管通过俄罗斯介入调停,双方停战,但纳戈尔诺-卡拉巴克还是落入了亚美尼亚手中,阿格达姆也变成了荒漠。这也是为什么阿塞拜疆方面要强制发射导弹攻击纳戈尔诺-卡拉巴克的首府斯捷帕纳克特(阿塞拜疆称汉肯德),此城市当时为亚美尼亚的要塞,后为今事实独立的阿尔扎赫共和国的首都。

淘汰哥本哈根,卡拉巴克晋级欧冠正赛。

直到今天仍有亚美尼亚的狙击手在阿格达姆的大街上巡逻,近25年来没有人敢踏入城门半步,卡拉巴克的原主场Imarat球场也是空空如也。前卡拉巴克前锋胡塞诺夫回忆道:“我们都不敢相信,这会持续影响到今天,突然间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都变得危险。在往返训练的路上,包括训练本身,还有比赛,都不能保证安全,炮弹不停地被抛射下来。”

在战争开始时,胡塞诺夫才18岁,在他心中,被炮火支配的恐惧,和足球带来的感动,是成正比的。“在那时候,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我们踢出美丽足球。我们在只装得下一万人的球场里,面对着一万五千位观众。在战争笼罩下,卡拉巴克成为了一个符号。”

无人观看,队员依然卖力比赛。

就在危机不深化的时候,这支足球队演化成了人们求生欲望的象征。卡萨诺夫,是卡拉巴克在阿格达姆的最后一个赛季的队长,他后来说道:“在1992年的一场比赛前,我们必须先用泥土把球场上的一个洞补起来才能踢球,那个洞是被炸弹炸出来的。”

“打那起,我们知道了,我们正身处战争之中。”卡萨诺夫继续说,“飞机常日盘旋在我们头顶,但我们并不惧怕死亡。阿格达姆是我们的家,在那里踢球就是我们的职责,为了那里的人民,也是为了为我们而战的人。”

阿格达姆最终在1993年7月沦陷,为了防止巴库势力死灰复燃,亚美尼亚军方禁止阿格达姆原住民回来。但是卡拉巴克却从中受益,因为这支球队成为了伊尔哈姆·阿利耶夫政府的重要棋子。阿塞拜疆虽无力挽回纳戈尔诺-卡拉巴克,但却间接帮助卡拉巴克队渡过了难关。

事实上,当时卡拉巴克已濒临破产,若不是生死关头得到阿塞拜疆国有控股公司Intersun的巨资,球队早已成为过去式。这个公司什么来头?为何要这么做?原来,阿利耶夫的父亲,也就是前总统老阿利耶夫于2001年下令,让Intersun接管卡拉巴克,“在它被遗忘前拯救回来”。

卡拉巴克全队身价仅为1728万欧元。

在阿、亚两国的政治博弈中,卡拉巴克早已不止是一家俱乐部,而是一枚关键的棋子。不管是对巴库还是埃里温(亚美尼亚首都),卡拉巴克都是个政治词汇、筹码。亚美尼亚人在口水战中卡拉巴克受尽嘲弄,这支球队被描述为阿塞拜疆腐败政府的傀儡。所以,卡拉巴克的崛起对全世界而言是战争里的童话,只有亚美尼亚人不那么认为。

亚美尼亚知名足球组织FAF的发言人阿尔森·扎卡良表示,卡拉巴克挺进欧冠让亚美尼亚遭受重击,这其实是在粉饰历史,“人们听到的是,卡拉巴克是阿塞拜疆球队,所以他们永远都不会认同,卡拉巴克(地名)其实属于亚美尼亚,这就像个政治重拳。”

实习编辑|李赞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