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追逃故事:有人“花式”逃亡仍落网,有人走投无路想自杀

重案组37号 2018-09-30 19:21

GIF

9月30日,中纪委官网通报了北京追逃工作的最新进展:9月18日19时许,一架波音787客机在首都机场降落,外逃七年之久的吴某走下飞机,正式向北京市东城区监察委员会投案自首。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自3月1日,外逃行贿人员李某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回国自首以来,今年北京已经成功追逃回9人。

全文2398字,阅读约需5分钟

中纪委官方网站发布外逃七年的吴某归案的消息。 网站截图

GIF

今年北京已经成功追逃回9人

9月30日,中纪委官网通报了北京追逃工作的最新进展:9月18日19时许,一架波音787客机在首都机场降落,外逃七年之久的吴某走下飞机,正式向北京市东城区监察委员会投案自首。

中纪委官网评价称,外逃七年之久的吴某投案自首,这是今年8月国家监察委员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后,北京市取得的又一成果。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自3月1日,外逃行贿人员李某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回国自首以来,今年北京已经成功追逃回9人。

这9人分别是:

前文提到的外逃七年之久的吴某;

3月1日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回国自首的李某(李某也是十九大后,北京市成功从境外劝返第一个外逃行贿人员);

此外还有在逃12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辛某;

在逃6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罗某;

在逃1年零8个月的犯罪嫌疑人张某。

以及北京市西城区华远建设开发公司原出纳余东;

北京福通顺建筑公司原总经理张海龙;

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法律部职员钮建国;

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出纳杨婉珺。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中纪委官网和中纪委旗下《中国纪检监察报》陆续发布的报道,披露了多个北京追逃故事的细节。

GIF

细节1:老父出国陪伴被查出癌症

据披露,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出纳的杨婉珺跟外逃七年之久的吴某、十九大后北京市成功从境外劝返的第一个外逃行贿人员李某相同,都是投案自首。

吴某原任深圳市中车业成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因涉嫌单位行贿罪,2011年5月30日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吴某自此开始外逃生涯。

吴某出逃后,他的老父亲出国陪伴他,但2014年查出肺癌晚期。吴某十分悔恨:“如果在国内,一定能早查出来,不会到了晚期才发现;如果父亲不是为了陪伴自己,如果母亲能在身边……”。他只能尽力满足父亲最后的愿望:“要在祖国的土地上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将父亲送回深圳。父亲下葬那天,他身在香港,朝着父亲下葬的方向磕了三个头,长跪不起。

GIF

细节2:传递政策促外逃人员自首

李某系北京市中大恒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原过户专员。2016年3月,因涉嫌对丰台区地方税务局第二税务所工作人员赵秀川、王小燕(另案已被宣判)行贿被立案侦查,李某闻讯于3月9日潜逃出境。

据北京市纪委通报:李某出逃后,立案单位一直没有放松对其追逃工作。专案组对李某的基础信息进行摸排,通过其亲属,将国内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形势和宽严相济的政策传递给身在国外的李某。经过不懈努力和耐心细致的工作,李某表示愿意回国自首。

GIF

细节3:潜逃走投无路时想到自杀

杨婉珺则是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法律部职员钮建国的同案犯。2004年,两人贪污197万元公款,之后分头潜逃。

潜逃14年后,今年7月25日,钮建国被抓捕归案。钮建国从警多年,听说其落网,杨婉珺于8月6日投案自首,“现在追逃力度这么大,连当了那么多年警察的钮建国都被抓住了,我还跑得了吗?现在,我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在看守所里,杨婉珺回忆说,“从2004年事发之后,我从来没有用过身份证,一直在北京周边潜逃,只敢租住在废弃的农房里。刚开始还吃点肯德基,随后就只能吃点泡面和馒头。贪污分得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就靠捡塑料瓶和废纸为生,最后连一个月300块钱的房租也交不起了,只能流浪街头。这一流浪就是7年,实在没有活路了,就想到了自杀。”

“自杀前我最想的还是儿子,于是就偷偷回到城里。儿子和前夫都不知道我贪污的事情。出逃时我说长期出差,加上早就离了婚,2011年回来投奔儿子后,他们爷俩也就没仔细问我这几年都怎么过的。虽然回了‘家’,每天都只能窝在屋子里,根本不敢出门,因为心里知道,这件事不会真的没事,早晚都得有个说法。这一‘窝’又是7年,现在终于可以踏实了”,“当时如果认错,现在也许早已出狱了。”

杨婉珺讲述自己的逃亡经历。 图中国纪检监察报

GIF

细节4:改头换面漂白身份仍落网

虽然是同案犯,不过不同于杨婉珺,《中国纪检监察报》用一个词描述钮建国,“花式”逃亡。

出逃后,钮建国改头换面,漂白身份,切断了几乎所有社会关系,哪怕是与杨婉珺联系也是打一次电话换一个新的号码。14年间,凭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几乎无人能捕捉到他的踪迹。

在公安机关密切配合下,西城区纪委监委运用现代科技手段,通过搜集、调取、排查、比对钮建国留下的部分碎片信息,在今年6月发现一名叫做“曹志武”的人。“曹志武”的活动轨迹与钮建国亲属存在交叉,双方有频繁的通讯往来,由此初步判定,这个“曹志武”极有可能就是钮建国,并且已经潜逃回京。

7月24日,在钮建国亲属的居住地楼下,追逃工作人员蹲守了一天,也未发现屋内有任何动静。会不会信息有误?正当这时,一个身影从窗边闪过。借着屋内反射出的幽暗灯光,从点烟的背影和姿势判断,屋内是一名男子。追逃工作人员继续蹲守。直到次日,一名身形瘦小的男子从楼内走出来,试图驾车离开,追逃工作人员迅速行动,将其控制住。经讯问,该男子正是潜逃了14年的钮建国。

钮建国满脸沧桑。 图中国纪检监察报

GIF

细节5:四处逃窜租住简陋地下室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花式”逃亡的还有北京市西城区华远建设开发公司原出纳余东。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6年前,时年24岁的余东涉嫌贪污50余万元公款出逃。出逃后,他也有种种反侦查行为,“漂白”身份、四处逃窜,还通过合法婚姻作掩盖,娶妻生子,“这些年来,我东躲西藏,到辽宁、上海、广东,哪里也不敢停留太久,过一两年就得换个地方。”余东到案后说。

今年6月,根据外地公安部门提供的线索,西城区纪委监委发现湖南省怀化市名为“李军”的男子与余东相貌高度相似。追逃小组立即赶往湖南省怀化市某居民区进行现场布控。经过蹲守,终于在“李军”外出时将其一举抓获。

抓获他时,“李军”租住在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地下室里,地下室依山而建,非常隐蔽,四壁冰冷,脏乱不堪,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只能开着电风扇驱散湿气。

余东租住的地下室。 图中国纪检监察报

新京报首席记者王姝

编辑 吴娇颖 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