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污染了榆林小壕兔乡的地下水?当地成立调查组全面排查

GIF

陕西榆林的小壕兔乡,近年来怪事频出。

先是玉米地被煤矿排下来的井下水淹没,种不成新苗,井水在锅里煮开后沉淀成芝麻酱一样的黄汤;接着羊发高烧,拉稀,得了尿结石,一群一群地死,人也得了怪病;后来连沙蒿和旱柳也成片干枯,枯枝一样插在沙里。

村民们认为,是北面内蒙古境内的三家煤矿和一家油气井污染了地下水,从而引发了上述问题。但想要证明煤矿、油气井与污染的关联并不容易。

可以肯定的是,小壕兔乡的地下水确实有问题。

2018年7月7日,榆林市榆阳区疾控中心通报称,该中心对小壕兔乡掌高兔、史不扣、耳林、忽缠户、早溜太、武素等6个村11份生活饮用水进行了水质检测,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铁、锰等指标。

同日,榆林市环保局成立了调查组,“对与小壕兔乡接壤的鄂尔多斯市乌审旗的三家煤矿矿井水排放情况进行全面排查,对该区域内一家油气公司落实环保情况进行全面调查。”目前,4家涉事企业已被叫停生产。

2018年7月26日,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会持续关注小壕兔乡污染事件,“督促地方严格依法处理有关问题”。

全文5567字,阅读约需11分钟

2018年7月23日,陕西榆林市榆阳区小壕兔乡包兔村,沙地里病死羊的骨头。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摄

GIF

每几个月就喷出刺鼻的气体

小壕兔乡位于榆林最北端、毛乌素沙漠南缘,是陕蒙交界地带,蒙语意为“不大的水草处”。这里虽然土质沙化,但水草丰美。种玉米、养羊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

62岁的掌高兔村村民李光金(化名)打小放羊。他记得十几年前,村民们放羊走很远,从不带水,身上背着锅。“渴了,地上挖个坑,几十公分深,水捧起来就能喝,架起锅子就做饭。过几天再到水坑一瞧,蝌蚪就在里面了。水又清又甜,我们叫桃花水。”李光金说,桃花水做的豆腐是榆林名菜。

小壕兔乡地下的煤、气矿藏同样丰富。

掌高兔村时任村干部赵大宝(化名)说,2007年起,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的气井在小壕兔乡的沙土地上立了起来。据赵大宝统计,仅掌高兔村就有78口气井。“连工地加工人的生活区,每口井占农民12亩地。”

最近的气井离小壕兔村村民李涛(化名)的伙场(当地方言,意为“家”)仅有200多米。李涛2007年曾看到,挖气井会挖出黑色的泥浆,气味刺鼻。竣工后,施工队花了300元从李涛家买沙子。沙子和泥浆搅拌,埋在他的伙场里。

新的气井不断开挖,泥浆便不断涌出,直到2013年。据赵大宝介绍,那一年,榆阳区政府通知要求气井“泥浆不落地”。从那时起,新挖气井产生的泥浆都被倒在塑料布上,用车拉走专门处理。

2018年7月22日,李涛和刘虎分别在自家伙场旁的沙地上挖坑。重案组37号看到,挖下约30公分后,金色的沙子变成了黑灰色,泥块板结。同来现场的赵大宝说,这就是填埋泥浆的地方。

大壕兔村一口气井附近,一位村民正在闻用铁锹挖出来的黑褐色“泥浆”,说有淡淡的刺鼻气味。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气井带来的另一问题是,每隔几个月,工作人员就要打开气井阀门放气,一种带有刺鼻气味的白色气体从阀门里喷出来,七八米高。夏天刮南风,刘虎的伙场在气井北侧约500米,位于下风口。气体化成小水珠,粘在他家窗户玻璃上。“气田的工人说气体不会污染。我让他们站在下风口,他们不愿意,说会跟领导反映。”但情况并未好转。

刘虎说,大约在2007年,10天内,他家的87头猪死了85头,邻居家的40只羊死了30只。而7年后李涛的二儿子和一个邻居患上了尿毒症。

四家人隐约觉得人和牲畜得病与气井有关,但又找不到证据。

GIF

“桃花水”变黄泥汤

气井之后,煤矿也来了。

赵大宝告诉重案组37号,2011年到2014年间,中煤集团下属的门克庆煤矿、母杜柴登煤矿以及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下属的巴彦高勒煤矿,先后在内蒙古境内的乌审旗兴建投产。母杜柴登煤矿靠近掌高兔村,巴彦高勒煤矿靠近特拉采当村,最接近处的距离均为一公里左右。

2014年后,三家煤矿全部在小壕兔乡旁落户。也是从那时起,乡里“怪事”迭出。这里的井水不再透亮甘甜,而是发黄,泛着油花。水在锅里烧开后,锅底变成浓稠刺鼻的黄泥汤。

掌高兔村,一村民家里烧水的壶内沉淀着红褐色及黄色的沉淀物。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特拉采当村村民王成饮水后时常胃疼。2017年5月,他花3300元买了一个净水器。净水器3个月清洗一次,一年下来沉淀的黄泥状污渍就有70多斤。

2018年7月22日,王成用电解器向重案组37号展示了自家井水的“本色”。一杯井水经电解后,变成了墨绿泛白的浑浊水体。

左手边是经过净化器净化后再电解的,成淡黄色;右边是未经净化器而直接电解后的水,出现许多绿色和墨绿色的沉淀物。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2014年,王成老伴的腿上得了皮肤病,奇痒难耐,久治无效。特拉采当的另外3名村民,掌高兔的11名村民,也得了类似的病。村民们怀疑,电解后墨绿色的井水是得病的根源。

刘虎还发现,2016年开始,掌高兔水潭里的沙蒿、沙柳慢慢干枯。2017年更严重,一片一百多棵的杨树林几乎无一幸免,就连在沙漠里活了30多年的旱柳也死了。

最让村民无法忍受的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羊群也开始大规模死亡。2017年,王成家的100多只羊死了20多只,今年又死了20多只。李光金家的120只羊也死了将近20只。各村死羊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发高烧,拉稀,尿结石。“得病不到五个小时就死,村里的兽医看了看,说跟人得癌症一样,没法救。”李光金说。

2018年7月22日,掌高兔村一只生病的羊在粗重地呼吸。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在包兔村,一名村民去年一年内死了60多只羊,急得要把死羊拉到榆林市讨说法。“正常情况下,一年也就死两三只羊。我怀疑水出了问题。”这名村民告诉重案组37号。

GIF

不应外排的煤矿井下水

从2014年起,各村村民开始自发寻找污染源头。村民们称,巴彦高勒、门克庆、母杜柴登三个煤矿都存在向外排水的情况,认为煤矿是污染的源头。他们还找到了矿井的排水口并拍照录像。

2017年冬,村民在巴彦高勒煤矿附近拍摄的影像资料显示,沙丘下,两根直径半米的黑管排出汩汩黑水,黑水沿着沙坑渗透漫溢。多名村民向重案组37号证实,这两根排污管在今年5月才被煤矿填埋。

特拉采当村村民刘树林家距巴彦高勒煤矿2公里,煤矿排出的井下水时常淹没他的玉米地。刘树林说,他与巴彦高勒煤矿多次交涉,2017年初,煤矿赔偿他家的玉米地每年每亩800元。在刘树林的印象里,全村获得赔偿的村民约有十几户。

2017年4月,巴彦高勒煤矿的井下水一涌而下,导致刘树林家的12亩玉米地全部被淹。对此,巴彦高勒煤矿副矿长朱某表示,“去年井下的井下水处理设备故障,井下水必须排出来,不然会出事故,外排万不得已。”他还承认,此前,煤矿的井下水也存在外排情况。

特拉采当村,被巴彦高勒煤矿排水所淹而无法种植的玉米地。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涌出的井下水蒸发后,玉米地沙土板结,黑泥气味刺鼻。2018年4月,刘树林再次种上玉米,三个月后,别人家的玉米苗长到两米高,已经抽穗,他家的玉米才长到30公分。“矿上把赔偿金提高到了1200元。但玉米种不了,喂羊的玉米秆、玉米叶就没有,羊也养不了。”刘树林说。

掌高兔村东侧还有一条水渠,村民们说,那是母杜柴登煤矿、门克庆煤矿的排水渠。2018年7月23日,刘虎挖出疑似煤矿排水渠的底部土壤,全是黑色沙子。

对此,母杜柴登煤矿选煤厂的一名工人告诉重案组37号,煤矿排放的黑水一般是采煤井下水和煤粉的混合物,要先处理后排放。

而重案组37号获取的《母杜柴登矿井及选煤厂情况影响》显示,煤矿污染源“主要为工业场地一般生产、生活污废水和地面冲洗水、井下涌水等……井下水、地面冲洗水经井下水处理站处理后全部复用于洗煤和井下洒水,不外排。”

GIF

煤矿、气井曾被多次处罚、通报

2015年,受到波及的村民开始向小壕兔乡政府、榆阳区政府以及林业部门反映煤矿、气井的污染问题,但大多没有实质进展。“我给林业部门反映,对方来看过一次,但没啥说法。”刘树林说。

尽管村民们在陕西境内的举报没有太多实质效果,但内蒙古乌审旗方面曾多次对三家煤矿做出处罚。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7年5月,母杜柴登煤矿、门克庆煤矿因“向周边低洼地存在外排行为”被乌审旗环保局处罚,并要求立即整改。后期环保局复查发现仍未整改到位,又于2017年6月8日分别处以按日连续计罚290万元、190万元。

乌审旗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12月27日,门克庆煤矿再因“违法排放污染物”被乌审旗环保局罚款,罚款金额未通报。

但问题并未解决。一份小壕兔乡《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显示,2018年2月,吴彦荣向乡政府反映门克庆煤矿的污水被直接排放到掌高兔村的林地里,毁坏植被8000多亩,还淹没了一公里的柏油路。

大壕兔村路边死亡的两棵旱柳。村民介绍,这种旱柳生命力极强,但从去年开始陆续大量死亡。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鄂尔多斯市政府官网发布的《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显示,吴彦荣举报前后,母杜柴当煤矿也被举报“污水流入耕地、林地”。

小壕兔乡对吴彦荣的答复是:“反映问题属实,我乡立即采取措施,对污水来源进行堵塞,目前在想长远解决办法。”但此后并无下文。

2018年6月,乌审旗政府对母杜柴登煤矿、门克庆煤矿给予严厉处罚,并启动问责。其中,乌审旗水务和水土保持局水政大队副大队长被处以行政警告处分;门克庆煤矿安环部负责人、安环部巡视员和母杜柴登煤矿安环部负责人等被行政拘留十日。

6月30日,乌审旗旗委、旗政府下发通知,责令门克庆煤矿、母杜柴登煤矿立即停产停建,立即停止排水。问题整改并验收合格后,方可复工复产。

7月4日,巴彦高勒煤矿也因“违法排放矿井水,涉嫌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被乌审旗环保局罚款。

与此同时,油气井的问题也在环保督察中暴露出来。2016年12月26日,陕西省环保督察巡查工作领导小组通报了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交办的涉及榆林市环境信访结果。通报指出,中石化华北分公司大牛地气田大平探8井试气废液罐下方无围堰、试气废液罐下方防渗漏措施不完善,涉嫌环境违法。

GIF

水中铁、锰超标4.2倍

6月21日,榆林市环保局宣布对小壕兔乡水源污染问题立案调查。此外,榆林市环保局联合榆阳区政府对掌高兔村四户村民家的饮用水进行采样监测,对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水中铁、锰含量均有不同程度超标,最大超标倍数4.2倍。

而榆阳区疾控中心通报显示,该中心对小壕兔乡6个村11份生活饮用水进行了水质检测,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铁、锰等指标。

超标的铁和锰来自哪里?

2016年12月,榆林市环境监测总站化验了小壕兔乡武素村两口气井挖掘时产生的泥浆,化验结果均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提供的水基钻井液组成报告显示,泥浆中主要含有钠、钾、钙等元素,不含铁、锰元素。

而对史不扣村一口气井的检测中,由于采用泥浆不落地技术,泥浆被运到污水处理厂,未对地下水造成影响。

小壕兔乡大壕兔村,水里死亡的沙柳。据村民介绍,这水是矿上所排的水经过沙地渗透而来的。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这似乎排除了气井导致水中铁、锰超标的可能性。那超标的铁、锰是否来自煤矿?

7月26日,巴彦高勒煤矿向重案组37号出示了一份2018年3月做出的《乌审旗环境监测站水样检测报告表》。其中显示,巴彦高勒煤矿矿井水中铁含量为0.10mg/L,小于国家环境生态部制定的《煤炭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6mg/L;锰含量0.07mg/L,小于排放标准的4 mg/L。

不过,上述报告表检测的是经煤矿处理之后的井下水。副矿长朱某告诉重案组37号,井下水主要是地下水和煤粉的混合物,污染物主要是煤粉,不存在铁、锰超标的问题。目前,巴彦高勒煤矿已委托三家第三方机构对井下水和周边环境进行检测。“(未经处理的井下水)是否铁、锰超标,一切要等检测结果出来。”朱某说。

此外,朱某还承认了井下水外排会导致沙柳等植被死亡,但否认人、畜生病与此有关。

特拉采当村,一位妇女正往腿部变黑的瘙痒区擦药。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尽管检测数据中看不出铁、锰超标的原因,但许多村民仍然认为污染与煤矿、气井有关。掌高兔村村民李光金说,小壕兔乡的土就像一块海绵,煤矿的井下水混合着气井废料排出后,通过地面流淌、地下渗透充盈到每一粒沙子里,造成了污染。

GIF

部分涉事企业已重新开工

7月7日下午,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环保局、榆阳区政府等相关单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榆林市环保局成立调查组,对涉事的三家煤矿、一家油气井进行全面排查。目前,4家涉事企业已被叫停生产。

据朱某介绍,三家煤矿现均已停产。7月8日,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回应称,公司已将采气一厂在小壕兔乡的4口井停止钻井,积极配合相关调查取样。

不过,母杜柴登煤矿选煤厂的一名工人告诉重案组37号,该煤矿于7月8日、9日停产,10日后开始恢复生产。这名工人提供的内部资料显示,7月10日下午3点到11日上午6点,该煤矿装载了两辆共102节火车,分别运煤4000吨、4160吨。上述工人表示,矿上的煤不能库存太久,只要装车就意味着在挖煤。

2018年7月23日晚,母杜柴登煤矿,卡车正在排队装煤。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7月23日晚11点半,重案组37号在母杜柴登煤矿围墙外看到,几十个探照灯让矿区亮如白昼。矿区内部机器轰鸣,一辆辆大卡车正在选煤厂装煤外运。这名工人提供的内部视频显示,当晚洗煤机飞速运转。

对此,乌审旗官方一名工作人员向重案组37号表示,6月中旬三家煤矿已全部停工,但不排除个别煤矿偷偷开工。“如果偷偷开工肯定是违规的,”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从7月27日开始,政府已加大夜间巡查力度,保证彻底停工。

2018年7月27日,榆林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为查清水质超标原因,目前生态环境部专家正对小壕兔水质进行分析、评估和鉴定,届时将根据水质检测结果,对水质超标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处理和整改,对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严肃查处。其他问题,暂不接受采访。

从地下水被污染的那一天起,小壕兔乡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靠种玉米、养羊卖钱的村民们没了收入。

2016年,掌高兔村村民吴彦荣家的60亩玉米地全被水淹了,200只羊没了草料。“去年冬天,在乡驻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的会上,乡干部说,水淹地多的村民,可以少部分开荒。”李光金说,这被理解为默认开荒。掌高兔农民除了拥有种玉米的耕地,还有一些种植沙蒿、沙柳的草滩地。不过吴彦荣坦诚,草滩地固沙禁牧,按照规定,原本不能开荒。这名乡干部拒绝了重案组37号采访。

为了养羊,掌高兔村12户村民听了乡干部的建议,决定开荒。2018年春,吴彦荣的父亲在水淹地附近用装载机把草滩地推平,开出十几亩。“实际上,就算开荒,也要打理五年,才能种出玉米来。”李光金说。

7月14日,在甘肃通渭照看岳父的吴彦荣被当地警方刑拘,罪名是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一周后,吴彦荣被成功取保候审。消息不胫而走,小壕兔乡上百人到乡上迎接。

2018年7月22日,作为小壕兔乡水污染事件的最先举报者,吴彦荣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如今,榆阳区政府给小壕兔乡提供了饮水解决方案,包括打深水井、接供水管网,掌高兔和特拉采当安上了净水器。

但村民们仍盼着治标又治本的解决方案:尽快治理污染。他们担心舆论关注一过,又将陷入漫长的等待。

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实习生 李想俣

编辑 滑璇 潘佳锟 校对 王心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