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同城、微信小程序暗藏色情交易

GIF

手机APP一键预约,上门美甲美容、洗衣做饭、修手机修家电等各种到家服务,越来越普及、实用,这种线上预约、线下体验的商业模式吸引了不少消费者。一直被称作“情色服务重灾区”的养生按摩、spa调理,也进入线上线下运营模式,一个电话即有技师上门服务。

重案组37号调查发现,虽然警方一直对涉黄行为保持了高压打击态势,但一些不法的养生、SPA店,通过线上线下模式隐秘地进行色情交易,以此试图逃避打击。

打开微信小程序或58同城,不少SPA商家的推介看起来与正规会所的业务介绍并无二致,但进一步联系之后,不少商家除了正规的spa按摩外,还积极推介其“特色服务”,甚至有店家直接推荐“莞式服务”。

重案组37号通过线上联系、线下暗访,发现北京多个涉黄窝点,均利用这种商业模式开展“到家”或“到店”的色情交易,每笔交易价格从800元到2400元不等。

全文4975字,阅读约需9分钟

7月29日晚9点,北京朝阳区马房寺398号院,含有色情服务的天益康足疗店内,店员在大厅里使用手机。新京报记者 江南 摄

GIF

58同城商家暗藏外籍女“技师”

“男士私人SPA,保健按摩,肾部保养……手法专业,服务周到,欢迎电话预约”,在58同城,这样的介绍并不鲜见。

输入“SPA保健”,系统显示,共有1668家从事SPA服务的商家可以联系。但除了简短的文字介绍和几张女技师的图片外,并没有更多信息。

“看起来都一样,但实际内容还是有区别的。”其中一位商家告诉记者,每一个商家都留有电话,要自己去问才知道里面的服务内容。7月22日,记者随机拨打58同城提供的多家SPA商家电话,其中有三位商家明确表示:“女技师”随意挑选,均可提供色情服务。

“大活儿,一个小时800元;小活儿,30分钟400元。”电话那头,自称“陈姐”的女子说。据她介绍,所谓的“大活儿”、“小活儿”,就指的是性交易。

记者提出是否可以上门服务,对方表示只能到店里。至于具体位置,“陈姐”只透露在双井地铁站附近,“到了打我电话”。20分钟后,记者最终在富力城某住宅楼内见到“陈姐”。

虽然58同城上,陈姐发布的信息显示已通过“企业认证”,但这里并没有任何店面的痕迹。“房子是租的,每月两万元。”陈姐说。

客厅的沙发上,两名衣着甚少的女子正在等待接客。“我们一共四个人,还有一个正在上钟。”陈姐指了一下其中一间屋子说。

在房间内又一次详细介绍了服务项目后,陈姐开始催促记者体验一下,并暗示还有一位客人已经来了。记者以不满意为由离开时,看到一名男子正在客厅等候。

而另一位同样来自58同城的SPA商家更为谨慎。在交易前后,客人只能见到与其进行性交易的“技师”。

7月23日,记者再次通过58同城联系到一位自称可提供色情交易的商家。对方表示电话里说不方便,随后添加了记者的微信。在微信中,对方介绍自己一共有三家店,分别位于“建国门”、“东直门”和“北沙滩”,“技师全部是国外的”。

“先挑好技师,我好给您安排。”对方发来10位不同国家的“技师”个人介绍和价格,一次800元。选好技师后,对方给了一个东直门某公寓的房间号。在该房间内,记者见到一位自称来自俄罗斯的女“技师”,其他问题则表示听不懂。在房间内,记者未见到商家本人。

GIF

会所推荐“莞式服务”

除了借助居民楼或公寓的“散营”模式,58同城上还有SPA会所提供色情服务。

7月20日晚上9点刚过,朝阳区马房寺398号院门口,不断有浓妆淡抹的女子乘车而来,紧接着走进院内。这里是一家公寓、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和一家汽配城的共同地址。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一家名为“天益康SPA”的会所也藏身其中。大门右侧,一张普通a4纸上,毫不起眼的“天益康”三个字似乎也不想引起太多关注。进入大门先右转,再左转,步行约5分钟后才能找到这家会所。“说到底还是为了安全。”该会所季经理告诉记者。

天益康spa店铺内,工作人员带记者进入房间等候。新京报记者 江南 摄

到店后,季经理先拿出一份价目表,上面只有足浴、按摩等项目的标价和介绍。

当记者说出该会所在58上联系人的名字和具体项目报价后,对方立即表示:“马上给您安排”。“对于生客,我们一般不提供这些(色情)项目,您要不是在58联系过,我们也不接的,最近查得严。”季经理低声笑着说。

此前,该会所联系人告诉记者,店内提供的色情服务分两种,一种是40分钟的,1000元;一种是90分钟的,1500元,“都是有大活儿的,一水儿的莞式服务”。

随后,一位自称姓顾的负责人将记者带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内,该房间看上去与普通宾馆房间并无太大区别,但床上的红纱,不断转动的镭射灯以及半裸女像的装饰,无不流露着它的特别氛围。

不一会儿,顾姓负责人带着一位女子进入房间,并询问记者是否满意。该女子向记者确认,她可以提供色情服务。

该店另一位女性技师向记者透露,这家名叫“天益康SPA”的会所内,提供色情服务的共有六七名女性,她们平时就住在大院中的一栋宿舍楼里。该会所开设半年左右,生意一直不错。

工商信息显示,该会所隶属于北京天益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季志同,成立于2017年12月份,注册资金50万元。借故离开时,季经理告诉记者,当天又有两名优质女性技师入驻该会所。

GIF

58企业认证账号20元一个

无论有没有实体店面,在58同城APP上,上述几家涉黄的按摩商家均显“已通过企业认证”,但看不到具体企业信息。

“用户虽然看不到,但我们后台会审核他们的企业资质。只有审核通过后才会标注已通过企业认证”。7月23日,58同城一位负责认证的工作人员说。据他介绍,在58同城上,北京范围的SPA或足疗店有1000多家,“基本都是通过了企业认证的,这样会增加用户信任度。”推广价格分为四个等级,4800,5800,6800和12800元,最低一年期限。

“你搜到的前几页的都是做了推广的,效果非常好。200条优先推送,200条优先刷新。排名第一的店铺,每天通过58接单的数量在15单到30单之间。”上述工作人员说。

没有资质的商家是否也能通过企业认证?对方回复称审核很严格,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在58同城上,想要通过企业认证有四种途径,需要上传一系列凭证。如企业法人在线实时认证,对公账号认证,法人的身份证件照片认证等,但最简单的是普通营业执照认证,只需要上传公司营业执照并填写企业相关信息即可。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号商”把58同城的企业认证也变成了一种生意,20元即可购买一个通过企业认证的58账号。

林晨(化名)就是其中一名“号商”。他的业务分为两种,出售已通过企业认证的58账号,每个20元;指定地区和行业的企业认证账户,每个60元,需根据客户要求现做。

记者随机购买了三个20元的账号,正常登录后发现,三个账户均已通过企业认证。林晨告诉记者,58同城的审核并非完美无缺,同一家公司也可注册多个账户。至于这些账户是如何通过的认证, 林晨只透露 “需要一些技术”。

除了林晨,输入“58企业认证”可以检索到不少从事相同业务的“号商”。

GIF

小程序“上门SPA”暗藏色情服务

除了58同城,微信小程序上,也有假借“上门SPA”的名义提供色情服务的商家。

在小程序一栏中输入“SPA”、“上门”等关键词,可以看到很多相关小程序,记者随机打开一个名为“京城到家调理巴厘岛上门按摩推拿spa”的小程序,界面介绍中,从399元的经络SPA到1299元的私人定制SPA价格不等,小程序首页则显著标出“上门服务”还有商铺客服的联系方式。

添加微信后,对方发来多位女性技师的照片以供选择,当记者询问其店铺是否有色情服务,对方表示“给你发照片的这些技师,只做小活儿,不做大的。”随后,又给记者发来另外一张照片称,图中技师可以做“大活儿”,价格为1699元。

该客服人员明确告知,他家并无实体店面,只做上门服务,“比较安全”。他还提醒,在微信小程序中无法直接下单。随后记者按其指示添加了他们的微信公众号“京城到家调理”,然后从公众号中进行预约技师上门服务。

“京城到家调理”背后的公司名为北京云非凡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咨询、教育咨询、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会议服务等内容。

“京城到家调理”的一名技师“小莉”提到,用户在平台上下单以后,自己会和店家“四六分成”,如一单500元,则自己可以拿到300元,另外200是店铺的抽成。但如果是和客人见面后,新增加的其他项目,则单纯是技师自身的收入了。

小莉告诉记者,她在上门服务时,小活儿一般是再加698元,中活儿则是998元。

GIF

“色情养生”只做“上门”

在另一个名为“北京男士养生spa”的小程序,能看到其中有5个服务项目可选,价格在298元至698元不等,页面上还有店家的手机号码与微信号,进行导流。

记者添加对方微信号后,对方为记者发来一份价目表,并且告知记者可以在线选择技师,随后为记者发来9张女性技师的照片以供选择。

对方告诉记者,小程序的技术还不成熟,无法进行在线下单,目前主要就是起在线推广的作用,随后为记者发来其在58同城上的链接供记者下单,并安排技师上门服务。记者注意到,在其58同城的链接中,该店铺名称为“巴厘岛浪漫主题spa会馆”。

名为“巴厘岛浪漫主题spa会馆”的链接。网页截图

在微信聊天中,商家坚持自己店内只做正规的spa按摩服务,“其他项目需要与技师自己谈”,记者随后在该店预约了一款spa按摩。而当技师上门以后,她表示自己还可提供色情服务,价格从1200元至2000元不等。该技师称,自己只做上门服务,至于收费如何与店内进行分成,该技师则十分谨慎,不肯透露。

记者联系该店客服表示希望到店消费,对方则表示“最近查得紧,我们店里什么都不做了,好多技师都放假回家了,只能做上门。”随后对方告诉记者,自己家门店位于四惠地铁站旁边,但具体位置并不肯告知。

记者在其“巴厘岛”的小程序内查询到该商家实际名称为北京妙手丽人健身休闲中心,经营场所显示为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八里庄村金地名京北街2层16号。

北京妙手丽人健身休闲中心公司的营业执照。网页截图

随后,记者来到其经营地址,在该注册地址上还能看到一块残破的有“足疗”等字样的招牌,但已经没有店家存在,旁边商户告诉记者,该足疗店大约在半年前就都已搬走。

在淘宝中输入“小程序”等关键词,能看到很多店铺在出售小程序认证账号,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其中一家的客户表示,他们出售已通过企业认证的小程序账号,三百元一个。“这些账号都是随机拿到的不同企业的账号,发货给你们也是随机发,如果需要我们帮助制作对应的小程序,我们也能做。”对方表示,如需最简单的那种小程序,从设计到上线一般需要5天时间,价格则要视客户对小程序的要求而定。

重案组37号查询发现,自小程序上线以来,部分小程序存在售卖假货、涉嫌色情服务等屡次被曝光,今年2月初,微信小程序团队曾回应称,针对被曝光的小程序“高仿、假货”“色情、低俗”等问题,一直都有打击处理,此前已经永久封停数百个涉黄小程序,但有一些违规的小程序存在与平台恶意对抗的情况,比如以各种方式绕过审核。

GIF

“平台或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针对色情服务,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根据《刑法》规定,组织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不法商家通过58同城、微信网络平台展开色情服务,平台是否需要担责?潘律师认为,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平台应该对用户进行实名登记。也就是说后台实名、前台自愿,前台可以使用虚拟名字。网络平台应该全面落实用户实名登记的规定,这样用户利用平台发布招嫖类的违法信息时会投鼠忌器,公安机关也有据可查。

若网络平台未履行用户实名登记的审查职责;或者网络平台知道或应该知道用户在平台上发布此类违法的招嫖信息,但网络平台的运营者未及时采取屏蔽、断开链接的措施的,网络平台应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潘律师表示,如果网络平台接受用户委托将此类招嫖违法信息当作广告发布或置顶的,则网络平台运营者违反广告法的规定,涉嫌发布法律禁止发布的违法广告,市场监管部门可以处罚;同时,网络平台亦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新京报调查组

编辑 甘浩 李骁晋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