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的“中间人”:杨幂陷“诈捐门”背后

承诺捐赠盲人学生的物资,两年多始终未到位。连日来,艺人杨幂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杨幂“诈捐门”背后,一个名为李萌的男子浮出水面。其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这一身份,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频频组织公益活动。

多名“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尽管活动频率很高,但未见过“轮椅天使”有实际捐赠;此外李萌向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因为借贷纠纷,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为“老赖”,至今失联。

全文2504字,阅读约需5分钟

杨幂在《我是证人》影片中饰演一位盲人。图片来源于网络

两年多没到的捐赠

2015年10月21日,影片《我是证人》在成都举行发布会。饰演盲人的杨幂在台上表示,因出演这部电影开始关心盲人群体,并现场提出,将为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捐献100只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

学校的盲童向杨幂表示感谢,并当场朗读感谢信。

这一幕,事先已经过协商。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介绍,自称“李萌”的人曾致电学校,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可以在现场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询问校方需求。

“接到这一电话后,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上述负责人介绍,初步达成“100只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的捐赠意向。

杨幂到成都参加《我是证人》发布会,图中黑衣男子为李萌。受访者供图

不过一直到2018年3月28日,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仍未到达学校的盲生手中。校方称,曾多次询问李萌,总被回复“尽快尽快”,但捐赠始终没有真正落实。

一时间,关于杨幂涉“诈捐”传闻,在网络引发关注。

杨幂工作室通过微博回应称,因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校方推荐通过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出版社正协助与厂家确定库存及到货时间,“信息确定后即可签订采购合同,我们会立刻付款购买。”

3月29日,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目前工作室已与盲人打字机厂商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由于盲人打字机需要从国外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左右才能完成捐赠。

失联的“中间人”

实际上,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在整个捐赠中,他的身份始终是“中间人”。

上述杨幂工作室人员介绍,李萌于2013年左右,以“轮椅天使推广人”身份,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我是证人》的成都宣传活动中,增加对盲生进行捐赠这一环节,即是李萌主动提出,此后则由其与校方联系,充当捐赠的中间人。

李萌还曾与工作室有过几次合作。通常来说,当工作室确定参与李萌组织的公益活动后,提出“认捐”,再将钱直接给到李萌,由其全权处理后续采购、捐赠事宜,“还是比较信任的”。正是基于以往合作的信任,在杨幂当场表态后,便没有再过问捐赠事宜,直到媒体报道时“工作室才发现李萌并没有完成捐赠”。

据红星新闻报道,李萌在回应捐赠事件时称,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亏,这个事件还涉及其它多个部门和方面。”李萌表示与许多艺人都有合作,在与杨幂合作期间,以“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出现,但现在身份和行业都已变更。

多家媒体报道,李萌的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推广人。曾多次通过明星义卖、现场认捐等形式,开展公益推广活动。这些活动的参与嘉宾,包括多位知名演艺界人士。李萌个人微博中,也多次发布与明星有关的公益活动信息。

今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多次拨打李萌电话,发现其已停机。杨幂工作室也表示,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

组织残障人士与明星见面

微博认证信息中,李萌自称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电影策划人。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回忆,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以“公益人士”身份频频与演艺圈接触,举办多种活动。

张薇是一名残障人士,出行需要借助轮椅。在一次聚会中,她认识当时正在做藏药生意的李萌。

张薇印象中,李萌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消瘦,戴一副眼镜。人很热情,主动找她攀谈。此后,李萌以志愿者身份,多次参加残障人士聚会。

在一次聚会上,李萌表示正在做“轮椅天使”推广,并进而提出举办一次“轮椅选美”活动。张莉莉正是在“轮椅选美”活动上认识李萌。在参赛表上填写信息后,李萌邀请她“入伙”。

李萌(后排白衣男子)微信朋友圈里提到“轮椅天使”参与《鲁豫有约》录制。

此后,作为“谈判大使”,张莉莉多次以“轮椅天使”工作人员身份,参与慈善机构的谈判、充当明星见面会的嘉宾。这些活动中,李萌一般不会出面,而是让坐在轮椅上的张莉莉,与对方就捐赠金额、细节等商谈。

李萌也向张薇发出邀请。在其建立的“轮椅天使”微信群内,不少与张薇、张莉莉一样的残障人士,获得的工作也大同小异:作为嘉宾与明星见面,参加各种宣传推广活动。

张莉莉说,李萌会定期在微信、微博上举办“轮椅天使”、“轮椅模特秀”等活动评选,并承诺颁发奖金,但直到自己2017年10月离开,从未听说过有人获得奖金。

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尽管不时举办活动,但多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称,往往到确定意向时,李萌会告诉“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对方“没诚意”,这些捐赠便不了了之。

张莉莉说,自己曾受李萌指派,去参加对一家盲人图书馆的捐赠谈判,准备购买器械。谈判很顺利,盲人图书馆合同已发给李萌,但其最终以捐赠者“尾款没到”、“对方没有诚意”等理由,将这一活动取消。

多名参与“轮椅天使”的残障人士说,李萌曾许诺,给参加明星见面会的残障人士报酬,但始终未能兑现。此外,李萌曾向多名残障人士借款,且一直未归还。

李萌向多位残障人士借款且一直未还。受访者供图

张薇介绍,2010年10月18日,李萌以“活动没有进展,需要钱办公益活动”为由,向其借款4万元,至今未归还。

法院判决书显示,北京西城法院于2014年6月6日,对李萌与张薇的借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李萌在10日内还款。判决书显示,李萌并未出庭应诉。

法院判决李萌10日内向张薇还款4万元。受访者供图

张薇说,2014年后再无法联系上李萌。张莉莉则称,自己2014年5月加入“轮椅天使”,直到10月离开,李萌承诺的每月1.5万元工资,实际从未发放。

在“轮椅天使”群内,多人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展示李萌出具的欠条。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于债务纠纷一直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李萌被法院列为“老赖”。网页截图

张薇说,生活中的李萌“很有派头”,喜欢买名牌,穿得衣服都是阿玛尼,平时出行有司机,“感觉这些残疾人士被拉出来展示,博取大众同情,但获得的捐赠并没有用到残疾人身上。”

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卢功靖 编辑 李骁晋 校对 王心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