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星父母起诉BOSS直聘立案 索赔231万元

认为BOSS直聘未对平台用户进行基本审查,使非法传销组织化身“上市公司”,李文星父母将平台运营方、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3月26日,北京朝阳区法院决定受理此案。家属提供的起诉状显示,李文星父母诉请法院判令上述公司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共计231万余元。

BOSS直聘方回复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称,目前尚未接到法院相关文件,将密切关注进展。此外相关负责人介绍,李文星事件后,BOSS直聘积极改进审核机制,今年招聘旺季用户量远超去年,但没有再出现类似情况。

全文2738字,阅读约需5分钟

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生前照片。

李文星家属索赔231万余元

李文星家属提供的朝阳区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3月26日,李文星父母起诉BOSS直聘运营方、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纠纷权一案,经审查符合法定起诉条件,法院决定登记立案。

朝阳区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民事诉讼状显示,李文星父母请求法院判令BOSS直聘方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财产损失费等共计231万余元。

原告诉称,2017年5月中旬,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软件入职所谓的“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科蓝公司),此后频繁失联、人生自由受到限制。

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某水坑中被发现,经警方调查,其加入的所谓北京科蓝公司,实为“蝶贝蕾”传销组织。李文星被警方列为非法拘禁罪一案的受害人。

原告认为,作为专业的人力资源服务商,Boss直聘一直以来主打“跟对人”,标榜用户信用认证体系,在本案中却未对注册用户进行基本的审查。通过Boss直聘软件,非法传销组织竟摇身一变成为规模上千人的上市公司,被告的审查失职直接导致李文星对传销组织的合法性信以为真,并最终酿成惨剧。

李文星入职“科蓝公司”后告诉同学担心是传销。手机截图

对话

“如果网站把关严格,哥哥不会被骗到静海”

重案组37号:什么时候收到的朝阳法院受立通知书?

李文月:今天下午,朝阳区法院立案后,将受理案件通知书给了律师。

重案组37号:收到立案通知书后,你是什么心情?

李文月:挺难受的,哥哥的事情一家人好不容易刚放下来,现在又得重新捡起来;也有一点点欣喜,哥哥死亡后,家属处理后续相关的事,已经长达半年,现在法院立案,终于有眉目了。

重案组37号:231万余元的赔偿如何计算出来的?

李文月: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抚慰金等,另外由于父母悲伤过度,无法劳动,他们以后还需要养老,诉讼请求还包括这些方面的赔偿。

重案组37号:起诉Boss直聘的原因是?

李文月:哥哥通过他们公司的网站被骗到传销组织,是由于网站漏洞才造成这个悲剧。如果网站把关严格,就不会出现虚假的招聘信息,哥哥也不会被骗到静海。

另外,之前BOSS直聘也回应,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他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坑。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

重案组37号:有网友说求职者自身也有责任,你怎么看?

李文月:哥哥自身的责任多少是有,但谁也不想死。他没有接触过传销,不知道这个东西能要人命。

我联系过传销组织里面的人,进去后你会被控制,不按人家去说,他们会没收你的手机,还会打人。如果不是BOSS直聘审核不严,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所以我认为主要责任还是在他们。

重案组37号:事发后,BOSS直聘方面有没有跟你们联系过?

李文月:去年8月,BOSS直聘CEO赵鹏联系过姑父,说等哥哥死亡一百天的时候要来拜祭,但最终也没有露面。后来他们就没有跟我们联系过了,更没有谈过赔偿。

重案组37号:这段时间家人的状态怎么样?

李文月:之前父亲在北京打工,但事情发生后他整个人处于崩溃状态,没办法再工作了。母亲的精神也总是恍惚,不提哥哥还正常,一提就发愣,有时做饭会弄糊。这段时间,我主要是处理后事、安抚家人以及跟律师联系,交流案子的进展。

重案组37号:12645元的诉讼费如何解决?

李文月:这笔钱家里拿不出来,因此律师申请贷款缴费,村委会也开具了贫困证明。

重案组37号:有没有跟天津警方联系?

李文月:联系过,我哥是怎么死的目前还没有查出来,只能查出来是溺亡。律师也一直跟他们联系。

重案组37号: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李文月:先把官司打完,另外希望要个说法,知道哥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追访

“传销组织要对李文星的死担责”

“李文星被骗入传销组织,是因为BOSS直聘审核不严,平台方应承担全部责任。”李文星案民事方面代理人、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庞鹏理律师表示。

李文星案刑事方面代理人、北京京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告诉重案组37号,他曾向静海区检察院提出三个意见:

一是要求查清楚蝶贝蕾组织情况,确定主要犯罪人员,“因非法拘禁,这些人需要对李文星的死承担责任”。

二是把李文星列为传销犯罪的被害人,“他被骗、被迫进入传销组织;他有财产损失,被迫交了2900余元,且电脑被强行拿走并变卖;他的人身自由受到损害,遭受非法拘禁且对方迫使他加入传销;他的死亡系逃离传销组织引发”。

王殿学称,一般来说,参加传销组织都是不法行为,都有发展下线的可能,“但李文星很特殊,一是被迫加入传销组织,二是没有发展下线。如果不是被害人,他难道是传销犯罪的不法人员?显然解释不通。”

另外,王殿学律师提出,目前家属对李文星的死因仍有质疑。家属还认为,即便李文星是溺亡,那也和传销犯罪和传销人员的拘禁有关,他是在逃离传销组织的不法侵害时溺亡的。

链接

李文星事件时间轴

2017年5月17日,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网,向“北京科蓝”公司投递简历。实际上,这个招聘消息由“蝶贝蕾”传销组织冒名发布。

2017年5月20日,李文星从北京乘车到达天津南站,转坐公交车来到静海,随后被带入传销组织。6天后,他向传销组织缴纳2900元费用。

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遗体在静海区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附近的河沟内被发现。

2017年8月6日,5名涉案人员被抓获,1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拘,其他4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拘;静海开展打传行动,进行地毯式、拉网式排查,凡举报非法传销组织及其藏匿的传销窝点,经查实摧毁的一次性奖励2万元。

2017年8月9日,京津网信办开展联合执法专项行动,就BOSS直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用户管理出现重大疏漏等问题,联合约谈BOSS直聘法人,并下达行政执法检查记录,责令网站立即整改,全面清理各类违法违规信息。

2017年8月25日,静海打传取得决定性成果,清除捣毁非法传销窝点303处,救助教育传销人员144人,其中刑拘23人,兑现举报奖金23.3万元。全区实现无非法传销窝点、无外来非法传销人员、无本地人参加非法传销活动。

2017年10月18日,李文星家属拿到静海警方的调查说明。根据尸检结果及现场勘查情况,李文星是意外落水后溺水死亡,排除他杀,因此未予刑事立案。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编辑 李骁晋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