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三点半”放学难倒家长 这60所学校出手解决

“我们是典型的双职工家庭,工作都很忙,下班没个准点,每天接孩子成了最大难题。”北京大兴区第八小学的学生家长李女士说道。

重案组37号了解到,小学生下午三点半放学,而家长则多在5点后才下班,无法按时接孩子令不少人“头疼”。很多家长给孩子报社会机构办的各种托管班或培训班,其中不少存在着师资差、甚至无资质情况。

为解决这一难题,2018年春季新学期,大兴在60所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直至晚上6点半。

全文2293字,阅读约需4.5分钟

3月13日放学后,大兴区八小推出“课后延时服务”,家长没来接的学生在教室写作业。新京报记者 浦峰摄

“以前接孩子是个大难题”

13日下午3点半,大兴区第八小学到了放学时间。但在教室里,20多名不同年级的学生在李峰老师带领下,安安静静地写作业。

“以前有孩子因家长没能及时接走,在寒冷天气等待,看到他们满脸焦急,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李峰老师说,如今学生放学后,可以在教师看护下读书、写作业,“我们虽然辛苦,但很欣慰。”

学校推出“课后延时服务”后,及时解决一些家长接送不便的难题。学生家长李女士提到,再也不用为接孩子的事儿发愁。

该校校长李曙东介绍,上周起,课后延时服务从试点变为正式实施,“家长申请报名,我们进行审核,初步已有90多人报名,达到1至4年级学生数量的10%以上。”

“服务可实现学生交接无缝衔接”。李曙东表示,班主任把不能及时回家的学生,带到延时服务教室与值班老师签字交接。保安负责接待家长,指引家长到教室接孩子,家长孩子互相确认后,才能离开校园。

家长签字后领走学生。新京报记者 浦峰摄

重案组37号了解到,为解决低龄学生“三点半”难题,大兴区首推“课后延时服务”,在公办学校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幼儿园开展。服务为免费提供,家长自愿选择。

此项服务前期已在大兴八小、大兴六小、北京小学翡翠城分校3所小学及大兴一幼、大兴五幼、大兴十一幼3所幼儿园试点。每天放学后,不同班级的孩子组成约20人的“临时班”,在老师管理下看书、写作业或是休息,家长随到随接。据统计,在进行试点的20天中,累计服务儿童400多人次,受到家长欢迎。

“不教授新知识、新技能”

2018年春季开学后,在前期试点基础上,大兴区教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关于大兴区小学、幼儿园开展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明确“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相关要求。

《意见》明确,服务群体为确因工作原因、实际困难,不能按时接走的小学1到4年级学生和在园幼儿。此外,坚持家长自愿、学生自愿、服务教师自愿原则,不教授新知识、新技能。

据了解,从今年春季新学期开始,大兴“课后延时服务”将正式在新城直属地区60所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覆盖新城所有的公办小学和幼儿园。今年9月,此项服务还将在大兴99所小学和幼儿园推广。

“这项服务主要是给家长雪中送炭,起到安全看护学生作用,不会在服务中教授新知识、新技能。”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有需求的家长,需提前向学校提出申请,学校根据申请安排教师。

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不超过20人的“临时班”,由两名教师管理。延时服务的三个小时内,教师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带领学生看书、完成作业。家长采取随来随接方式,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

另据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对参与“课后延时服务”的教师,区政府将通过区财政进行一定的经济补贴,保障其正当权益。

大兴区八小,老师进行课外看护。新京报记者 浦峰摄

链接

多种模式解决“三点半”难题

今年全国两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对于随之出现的校外托管乱象,将加强相关立法予以治理和解决。此外还要加强督促,使好的意见、建议、做法切实得到贯彻落实。

陈宝生介绍,“三点半现象”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产物。早在2017年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不断完善经费保障机制,按照学生家长自愿原则,普遍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陈宝生透露,在全国范围内,已有25省份发布符合各自实践的政策措施。

其中,上海规定中小学校放学后服务要“百分之百全覆盖”,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参与服务的老师在绩效工资方面给予倾斜;南京探索“弹性离校”,放学后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作出安排进行托管;广西则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放学后的托管问题。

在北京,除大兴区正在推行的课后延时服务外,从2014年1月起就着手推行全市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明确要求学校在放学后的3点半至5点安排课外活动。教育部门将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每年投入5亿元用于中小学生课外体育、文艺、科普社团活动,由财政部门按学生人数给予补贴。

说法

解决难题不能完全依赖学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三点半”后的学生看护问题不能完全依赖学校,家长和社会也须承担起一部分责任。“很多人倾向于学校看护,是由于他们在观念上进入误区,认为孩子只能在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空间生活。”

他提到,处在小学生阶段的孩子对外界事物最为敏感,需要感受自然、接触社会。必须由学校看护的低学段儿童,可在课后时段内开设特色课程,引导孩子亲近自然,了解社会。而年龄较长的小学生可以放手让他们自主行动,选择参与甚至设计自己的活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解决好“三点半”问题,一是要落实学校自主权,让学校自己决定怎么做,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实际需求;二是要解放思想,打破在经费使用上的“清规戒律”,为服务的教师提供经济福利,激励学校把为家长分忧的课后服务做好。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编辑 李骁晋 校对 王心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