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称“提供真题”诱骗考生 14人以助考为名骗钱受审

在全国高自考等考试报名结束后,助考诈骗集团利用黑客等途径,再与诈骗团伙“合作”,非法获取包括北京在内的公民个人信息4000余万条,继而发送“提供真题”的短信诱骗考生上钩,诈骗钱款。

重案组37号获悉,3月8日上午,上述助考诈骗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14人因涉嫌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5项罪名。

全文2236字,阅读约需4分钟

3月8日,助考集团主嫌曾爱国被带入法庭。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翻译考试1个月被骗上万元

一个月内,参加国家级某项翻译考试的陈芳(化名),被骗走10840元。

“起初是收到一个手机短信,说是卖翻译考试资料的,就加了对方QQ”。陈芳(化名)回忆,2016年4月16日下午6点多,当时对方表示,只要840元就能在考前6天给出考试资料,自己于是进行支付宝转账。

2016年5月考试前,对方又打来电话,要陈芳查看邮箱内的考试资料。她发现收到材料,但需要密码查看,同时还附有一份保密协议。

此时,对方称需要交纳4000元保密保证金,于是她用支付宝转账上述款项。对方继续提出要收取风险承担金,陈芳再次用支付宝转账6000元。

当对方又提出索要8000元风险承担金时,陈芳意识到上当受骗,于是报警。

受骗的不只是陈芳。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2015年至2016年,这个团伙以发送助考及出售真题信息、提供试题为由,通过电话、互联网骗取考生钱财。

其中,北京被骗考生目前查明的有13位,受骗金额多则16800元,少则数百元,共计6万余元。

“在诈骗过程中,如有考生怀疑,他们还会以报警并公布其欲作弊为由威胁,导致一些被骗考生未及时报案。”警方提示,各类职业资格考试的试卷及答案为国家重要保密资料,运送和保管均有专门机构负责,市面上以出售答案“助考”要求缴费购买的均为诈骗。

助考与电信团伙联手诈骗

“我在网上雇人聊QQ,给每人最低35%的提成,还会发给每人一个话术单,让他们照这个说。”助考诈骗集团的“组织者”曾爱国表示。

此前,警方现场查获作案用电脑10台、手机38部、银行卡24张、手机卡19张、他人身份证2张、POS机1部及大量作案用考生信息。

37岁的曾爱国供述,他从2012年开始从事电信诈骗,开始是当话术员,跟别的老板做,几年赚了100多万。2015年起,他开始当老板单干。

他表示,部分考生公民信息是通过老乡“黑黑”购买,此后雇人与考生聊天,表示可以提供考题与资料,然后以收取保密金、老师做材料的费用等要求对方打钱。

检方指控,曾爱国负责的位于湖南的助考诈骗集团,与被告人李明组织的位于广东的电信诈骗集团长期合作,非法获取公民信息,实施诈骗。

根据在案证据,李明与堂兄弟李忠成立公司,通过在网上发送承揽诈骗短信的各项业务,然后雇人通过在网上购买的短信群发器向公民发送短信。

2015年到2016年,曾爱国伙同他人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发送诈骗信息400余万条;李明、李忠为曾爱国发送诈骗信息200余万条。

此外,2013年至2016年间,曾爱国在湖南非法获取包括北京海淀区公民在内的个人信息共1000余万条;2015年至2017年间,李明、李忠在广东非法获取包括北京公民在内的个人信息共计3000余万条;并伙同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150余万条,非法获利14000元等。

14人被控五项罪名受审

3月8日上午,这起助考诈骗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14人被控五项罪名,包括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收买信用卡信息罪及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助考诈骗案14名被告人受审。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曾爱国对检方指控没有否认,但他认为自己并不涉及集团犯罪。其辩护律师表示,曾爱国构成诈骗罪,但在指控的其他几项罪名方面,他只是牵连犯,而不是主犯。

法庭上,其他团伙成员对指控提出异议,大部分被告人称,只是打电话或按照曾爱国的指示操作,但没有发送诈骗短信。

公诉人表示,李明公司承接曾爱国的诈骗短信业务,一开始是帮助发送诈骗短信,此后李忠主动提出,给曾爱国未曾掌握的公民手机发送短信,因此三人构成共同犯罪。

对此李忠辩称,自己提供给曾爱国的公民号码都是假的。李明则表示,自己公司一直是正规经营,没有为曾爱国发送诈骗短信,其也不属于集团犯罪。

李明辩护人提到,李忠接受曾爱国的短信业务,但李明对此并不了解,曾爱国只是将合作款项打到李明账上,他将这些钱款大部分交给李忠。

案件未当庭宣判。

诈骗团伙“打包”收购考生信息

“这是近些年来破获的规模最大、且涵盖全部作案流程的一起助考诈骗案。”海淀检察院科技犯罪检察部白磊介绍,这类诈骗受害人群涵盖国家级各类考试的考生,从高自考到职业资质考试不一而足。

助考诈骗特点是,被告人在考试报名结束后,通过黑客等渠道,获取该类考试考生信息,然后向其发送有真题等消息。而实际上,他们手上并没有任何与考试有关的资料。

白磊表示,分工方面,曾爱国所在的助考诈骗集团,会有人负责专门联系黑客,进入某类考试报名后全部考生的信息服务器,然后以一二十万元的价格打包购买。

此后,集团会有人将这些信息发给李明所在的负责短信发送公司,由后者向考生发送诈骗短信。考生收到短信,所联系的又是曾爱国所在的湖南助考诈骗团伙成员,并将钱款打入曾爱国团伙账户中。

量刑方面白磊提到,根据最新出台的法律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信息5000条以上,面临3到7年有期徒刑。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李骁晋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