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贪官自述:我把单位当成了捞钱的“店子”

“我把单位当成了捞钱的“店子””

●忏悔人:翟宝山

●原任职务:山东省东营市地税局原党组成员、稽查局局长

●涉案罪名:受贿罪

●犯罪事实:经查实,2005年7月至2017年3月,翟宝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钱款近500万元,接受各类礼金、消费卡300余万元;另有涉嫌受贿、不能说明来源资金500余万元。

●案情进展:2017年9月30日,东营市检察院以翟宝山涉嫌受贿罪将其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审查起诉过程中。

我1980年12月参加工作,曾任广饶县交通局交通管理站职工;广饶县税务局城关税务所干部,丁庄税务所干部、副所长、稽征股副股长,直属分局副局长;广饶县地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等职务。1998年8月任广饶县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2002年10月任东营市地税局油田分局局长;2006年1月任东营市地税局党组成员、油田分局局长;2016年3月任东营市地税局党组成员、稽查局局长。

权力是什么,权力是谁给的,权力应该用来干什么,权力用不好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对这些,我一直麻木不仁,总是奉行“权力平时感觉不出,办私事谋私利还真管用”的歪理邪念。正是存在这种错误的权力观,我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捞钱,疯狂敛财,最终把自己“捞”进了无底深渊。

反思自己的前半生,“捞”字始终来相伴。我在工作的几十年时间里,有一半时间跟捞钱有关,我把单位当成捞钱的“店子”,自己就是“店老板”。无论是作为市地税局油田分局局长,还是稽查局局长,虽然我的职务并不算高,但手中的权力却很大。因此,在我的身边聚集了一帮经商搞企业的“朋友”,我们经常凑在一起吃饭、打牌,谈论的也是如何赚钱。近墨者黑,久而久之,我也熏染上了铜臭气,不知不觉萌生了与他们共同捞钱发财的贪念,彻底沦为“商圈”中的一员。

去哪儿捞钱?怎么捞钱?靠山吃山,靠油吃油——我盯上了油田这块大“蛋糕”。我身居油田分局局长要职,手握收税生杀大权,辖区内的油田单位自然敬畏我三分。我瞅准了他们的软肋,也找到了捞钱的门路,通过帮“朋友”向油田一些单位催要工程款、承揽工程、推销生活用品等方式,收受“好处费”。大到几千万的建设工程,小到几万、十几万的茶叶、干果、服装等日用品推销,都是有求必应。自己办不到的,就托其他朋友帮忙,不放过任何捞钱的机会。尽管油田单位有关负责人对我的这些无理要求并不情愿,但都慑于我手中的权力,敢怒不敢言,只能答应。

而那些通过我的“通融”获得了项目、推销了产品、讨回了欠款的人,自然心甘情愿地向我好好“表示”,小到几千元、大到一两万甚至几十万的“好处费”,我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十八大以后,我没有收敛、收手,依然逢年过节收受礼金和消费卡,因为已经收习惯了、收不住手了。我现在是多么羡慕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的保洁员,她们可以自由出入,也可以每天见到阳光,生活多么快乐,可我却没有了这些。

孙子还没出生,他的爷爷就坐了大牢,希望有一天我能从狱中活着出去,见见我那未曾谋面的孙子。我最放不下我的妻子、儿子和家人。我很后悔以前没有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家人,而是在外面过那种吃吃喝喝、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今天的果都是昨天种下的因,这些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不仅毁了自己,也毁了家人。我现在才明白过来,可惜已悔之晚矣。(本报记者郭树合/整理)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