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走红:“上学只觉得冷没顾上摸头”

穿着单薄的外套,满头银白色的冰花,一张拍摄于教室内的照片,让云南鲁甸“冰花男孩”王福满成为“网红”。

王福满今年8岁,是云南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的学生。1月8日上午,他离开家,走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赶到学校参加期末考试。等他到达教室时,头上已结满冰霜,远看去像长了一头白发。

“冰花男孩”照片背后,以王福满为代表的留守儿童群体,也引起关注。昨日,鲁甸县举行专题会议,决议为高寒山区学校配备必需的取暖设备,保障师生过冬。

全文2631字,阅读约需5分钟

“冰花男孩”王福满的照片。王刚奎供图

“冰花男孩”:想考到北京上学

只有三件外套的王福满说,由于家里衣服只能手洗,加上冬天太冷,厚衣服没有干,只能穿两件薄衣服出门。这个喜欢读书、喜欢数学的男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考到北京上学。

重案组37号:平时家里有几个人?

王福满:姐姐和奶奶,但奶奶经常要出去走亲戚,所以一般就我和姐姐两个人。

重案组37号:生活上的问题怎么解决?

王福满:我们两个在家,自己煮饭,自己照顾自己。有时候姐姐作业多,就我来煮饭,我作业多就姐姐煮,就这样。

重案组37号:家里到学校要多长时间?

王福满:走路的话我算过,要42分钟。都是土路,冬天冻上很滑,走路要小心。光这个学期,我就摔了十几次了,但没有受什么伤。

重案组37号:考试那天,也是这样走到学校?

王福满:那天我早上7点50出门,要赶到学校考试。天气很冷,路上滑,就走得比较小心。

重案组37号:照片上的你,穿得很少?

王福满:因为我一共只有三件外套,但是都穿脏了没洗,所以穿了两件薄一点的就出门了。

重案组37号:为什么一直没有洗衣服?

王福满:冷啊,冬天太冷了,衣服都要手洗,所以我就一直没洗。

重案组37号:头上结满冰花,没有感觉吗?

王福满:当时专心走路,也没有摸过头,没有感觉,就是觉得冷。但是没想太多,就想快点到学校,因为要准备考试。

重案组37号:老师同学看到你什么反应?

王福满:他们都笑,因为我头上都是白的,监考老师还拍了照片,但我没有什么反应。后来我自己用手抖掉,摸到冰花的时候特别冷。

“冰花男孩”王福满手上的冻疮。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案组37号:学校里暖和吗?

王福满:学校也冷,教室里没有取暖的东西,在家里还能烤火,到教室什么都没有。

重案组37号:平时喜欢学校吗?

王福满:喜欢上学,我最喜欢数学,觉得很有意思。

重案组37号:想过热度过去后,会怎么样吗?

王福满:过去了就过去了,我还是想好好读书。

重案组37号:寒假快到了,有什么心愿?

王福满:我想去昆明玩,然后就是好好读书,将来考到北京去上学。

“冰花男孩”王福满和姐姐。王刚奎供图

“冰花男孩”父亲:不希望孩子不劳而获

王福满的父亲王刚奎常年在昆明打工。他说,10岁女儿和8岁儿子在家独立生活。照片走热后,不少人提出资助要求,但他希望孩子不要因此学会不劳而获,而是好好读书,靠努力改变命运。

重案组37号:什么时候看到“冰花男孩”的照片?

王刚奎:我一直在昆明打工,在外面好几年了,平时事情也多。前两天,我正在工地上搬沙子,一名工友举着手机跑过来,给我看一张照片。我一看,这不是我儿子吗?

重案组37号:当时心里想了些什么?

王刚奎:看到孩子头上都是白的冰花,感到他很冷,觉得很心疼。所以看到照片的当天,我就回家来了。

重案组37号:家庭经济状况怎么样?

王刚奎:经济条件不好。孩子他妈妈两年前离开了家,再也没联系过我们。我曾买过一辆现代轿车,但因为非法营运被扣押。之后,我又买了辆面包车,在昆明工地搬沙子,每天能挣100多元,一个月开工25天,收入3000元左右。

重案组37号:在家用什么取暖?

王刚奎:取暖就是烧木柴。家里房子是20多年前修的,用泥巴扶起来,再用木头撑住,几间屋子没通电,取暖只能靠炭盆。

“冰花男孩”王福满和姐姐。王刚奎供图

重案组37号:孩子在家平时怎么生活?

王刚奎:大部分时间,就是两个孩子在家。我出去打工前,会买好米,他们自己做饭就可以了。菜的话,就是家里种的洋芋。

重案组37号:想过多在家陪陪孩子?

王刚奎:想是经常想,但不出去又不行。新房子刚建好,还没有余钱装修,欠了7万多元外债,借了钱要还。平时一年的开支,也要几千块钱,只能出去打工。

重案组37号:孩子受到关注后,有什么变化吗?

王刚奎:比以前开朗了,他平时就不闹,很安静,现在会主动跟人说话。这几天,儿子天天都很高兴,说要好好读书,感谢那些关心他的人。

重案组37号:很多人提出资助?

王刚奎:很多人打电话来,说可以资助我们家,我很感谢。我们家条件是不好,但关注的这种热度,总会过去,我怕到时候有这种变化(落差),反而会影响到孩子,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具体去了解资助的事情。孩子喜欢读书,希望考到北京上大学,我不希望因为这事让他觉得可以不劳而获,还是要脚踏实地。

追访:

学校大部分为留守儿童

至今没有安装取暖设备

王福满就读的学校,原名转山包力辉苗圃希望小学,是一所山区希望小学。

转山包小学校长付恒介绍,全校共167名学生,全是转山包村人,大部分为留守儿童。尽管同属一村,但山路崎岖。由于学校没有住宿条件,所有学生都是走读生,平时需要走路上学。最近的要走10分钟,最远的则将近两小时。

王福满的家离学校4.5公里。付恒说,学校里路比王福满远的学生,还有三十多个。

2013年至今,转山包小学分批次完善教学楼、操场、食堂、实验室等,为全体在校生提供生均800元每年的阳光午餐。

但学校至今没有安装取暖设备,付恒说,这一问题,学校一直在争取。此外,学校也在筹措资金,为路途较远的学生提供宿舍。目前新建校舍已竣工,可在春节后提供住宿。

昭通市政府官网数据,昭通地区是深度贫困地区,目前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3.37万人,其中小学生13.87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46.79%。也就是说,整个昭通市近半在校小学生,属于贫困人口。

“冰花男孩”走热后,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云南省志愿者协会发起 “青春暖冬行动”。首批10万元爱心捐款已送抵学校。

昭通市委宣传部表示,今日,分管教育的副市长等人到学校现场办公,并到“冰花男孩”家中家访,对做好学校学生和留守儿童安全温暖过冬作出具体安排。当地举行的专题会上提出,加大对农村学校,特别是寄宿制学校过冬工作的检查力度,“落实好灾区学校师生过冬各项措施,为高寒山区的学校配备必需的取暖设备”。

探员从转山包小学获悉,今日在校81名学生,每人现场获得500元“暖冬补助”。此外,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为转山包小学捐赠保暖衣服144套、取暖设备20台。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编辑李骁晋唐鲁利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重案组37号 这里是新京报【重案组37号】,我们以新闻说法,带你重返案发现场,为你提供有趣、有用的警法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