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小伙舍身救美女 美女成了小伙“不能碰”的女友

小伙舍身救美女 美女成了小伙“不能碰”的女友

一、冥币变彩票

一个月前,一场大雾引起高速公路上“连环撞”,可怜几十个人瞬间就上了天堂。那天,刘祖辉的父亲去省城看女儿,不幸成了遇难名单上的一员。办完父亲的丧事,刘祖辉拿着赔偿的十万元钱心如刀绞,这可是父亲的命换来的啊!刘祖辉没有向别人一样拿这些钱投资或者存进银行,而是找出十个大信封,每个信封里装了一万元,然后拿着剩下的一万元来到花圈寿衣店,定制了一万元的豪华“家用电器”,在五七的时候,雇辆车拉到父亲坟上,边念叨边烧。看着眼前熊熊的大火,刘祖辉又拿出一瓶好酒,倒了两杯,他一手端着一杯,眼含热泪说:“爸,不孝子跟您磕头了……唉,您看到了吧?这是用您的钱买的,那些钱我一分不动,留着给你买东西。爸,儿子无能,没能让你享福……”

突然,刘祖辉愣住了——一张冥币打了个旋,围着他开始转圈。刘祖辉手里的酒杯“啪”一声掉到地上,看着那张冥币越飞越快,最后准确地落到他怀里。刘祖辉往后退了一步,哆嗦着拿起那张冥币,想重新扔进火里,但扔了几次,那张冥币就像粘在手上似的,怎么也甩不出去。

刘祖辉大骇,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惹父亲生气了,赶紧跪下来。一个劲地磕头。刘祖辉边磕头边偷眼去看那张冥币,心里念叨说:“爸,我做错什么你明说,可别吓我啊!”这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刘祖辉一眨眼的工夫,那张冥币竟然变成了一张彩票。那张彩票好像被人使了魔法,“拉”着刘祖辉就走。刘祖辉想站住去拿地上的提包,但双腿却不听使唤,他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父亲的坟地。

就这样,彩票带着刘祖辉一直走到一个彩票投注站才停下来。刘祖辉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想,是不是父亲暗中帮忙,让我中个小奖玩啊?他问旁边的一个中年人:“打扰了,您帮我看看,我这个是否中奖了?”那人奇怪地看了一眼,一指墙上说:“都说有夜盲症,你不会是‘白盲症’吧?喏,墙上写着呢,自己看!”刘祖辉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按照墙上的数字和自己一对照,兴奋地跳了起来:“哇,我中了一百万!”话一出口,刚才那人瞪他一眼道:“你中一百万?我还中一千万呐!神经病!”说完,转身走到一边去看了。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刘祖辉一听就来气了:“这位大哥,我没把你家孩子交给城管吧?你怎么骂人啊?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不是中了一百万!”

那人刚想回骂,店主人说话了:“二位都消消火,不管是都中奖,买彩票咱买个高兴,因为这个要是打起来,就没意思了。”说着,又冲刘祖辉一招手,“兄弟,把你的彩票拿过来,我给你看看。”刘祖辉鼻子“哼”了一声,把彩票递过去。店主接过来一看,惊叫道:“真的是啊!靠!我卖彩票一年多了,第一次有这么大的奖……”听店主这么一说,众人都不笑了,眼里满是羡慕嫉妒恨。店主高兴地说:“小伙子,我带你去领奖吧,顺便合个影,挂到我这店里,让我也沾点财气。”

几天后,刘祖辉领回奖金,一半存进银行,另一半盘下了巷口的一家副食店。优哉游哉当起了小老板。

小伙舍身救美女 美女成了小伙“不能碰”的女友

二、女友不能碰

这天夜里,看着街上没了几个行人,刘祖辉就想打烊。他刚把门口的几个箱子挪到里面,就听胡同里面脚步凌乱,只听一个女人大声喊道:“来人呐,抢劫了……”刘祖辉仔细一听,伴随着女人的喊叫,随之传来几声低沉的恐吓:“不要喊,小心老子破了你的相!”刘祖辉愣了一下,还是顺手拿起一个拖把,便往巷子里走边说:“小芳,是你吗?到家了,你喊什么?”就听那个女的喊道:“老公,有人抢我的包……”刘祖辉大喊一声:“哪个不要命的敢在老子家门口打劫?”就听不远处一阵脚步凌乱,一个女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头扎进刘祖辉怀里。很显然,刘祖辉这一嗓子,让劫匪真以为在人家家门口,只好仓皇逃跑。

刘祖辉把女人带进店里,放下拖把说:“没事了。你等会,我打烊后送你回家。”女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长得白白净净。她感激地说:“谢谢大哥。我叫林思贤……刚才要不是大哥,我可能……”刘祖辉截住林思贤的话说:“谁碰上也会管的。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思贤家并不远,走过这个黑胡同一拐就到了。看着林思贤上了楼,在阳台上冲他招招手,刘祖辉才转身回来。走进小巷,刘祖辉想,这条小巷一百多米,两边又是工厂的墙头,平时单身女孩子走过去确实容易出事,等明天去五金店买上百来米电线,拉几个灯泡。正想着,刘祖辉突然觉得头上被什么碰了一下,“扑通”一声趴到地上……

再说林思贤,第二天起来买了早点,想给刘祖辉送去,以表达自己的谢意,谁知,到巷口一看,店门紧闭。一问邻居才知道,原来,刘祖辉昨晚被人用木棍击中头部,正在住院治疗。

林思贤手里的早点“啪嗒”掉到地上。她连忙问清了医院,打车赶到那里,找了好久,终于找到刘祖辉的病房。只见刘祖辉头上缠着绷带,正和一个老太太聊天。刘祖辉一抬头,正好看到林思贤走进来,愣了一下,说:“你……你怎么来了?”林思贤还没说话,眼泪就下来了。刘祖辉赶紧给老太太介绍说:“妈,这是林思贤,我们昨天认识的。”

本来,刘妈妈正为儿子的伤掉眼泪,一见林思贤,马上擦了一把眼泪,说:“你们聊着,我去买点早点。”

就这样,刘祖辉住了一周的院,林思贤衣不解带地伺候了七天。出院后,两人已经由邂逅的陌生人变成了恋人。

回家的当晚,一进门,刘祖辉就和林思贤抱在一起滚到床上。谁知,当刘祖辉慢慢褪去林思贤的衣裤,想行好事时,突然像触电一般,大叫一声从林思贤身上滚了下来。林思贤看着刘祖辉捂着下身痛苦的样子大惑不解,只好安慰刘祖辉,可能是太着急了,鼓励他慢慢来。但刘祖辉又试了几次,每一次都像触电一般。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第二天,刘祖辉带着林思贤来到医院,严肃的老专家一听,变得更加严肃了。报纸上说,有的人身上带电,莫非林思贤就是那种人?

老专家把自己的想法一说,林思贤不自然地笑了:“不可能的,虽然我和刘祖辉是第一次,但……我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从没有这样的事……”

这么说,就是刘祖辉的毛病了。老专家叫来一个年轻的医生,让他带着刘祖辉去做特殊的检查。结果折腾了一天,刘祖辉什么毛病也没有。

见两人闷闷不乐的地回到家,刘妈妈悄悄把儿子叫到自己屋里,详细问清了两人认识的前前后后,点点头说:“莫非她是为你的钱而来?”刘妈妈说,如果林思贤是为了钱来的,不想让刘祖辉占便宜,就会想一些办法。比如,有一种巫术,就是这样。刘祖辉虽然不相信有什么巫术,但还是不免因此忧心忡忡。当晚,两人又试了几次,直到林思贤哭着咬破了嘴唇,刘祖辉也没能进入林思贤的身体。

小伙舍身救美女 美女成了小伙“不能碰”的女友

三、背后有隐情

第二天,两人无精打采地来到副食店,刚打扫完卫生,就听门外有人阴阳怪气地说:“我说这穷小子哪来的钱盘下这个副食店,原来是你个小骚狐狸精给他的钱!”刘祖辉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学同学,人称“富二代”的梁小军。因为两家的家境相差太多,两人虽从小是同学,但除了同学聚会,基本不来往。按梁小军的话说,两人不是一个阶层的。

“梁小军,我知道你有钱,但有钱也不能太嚣张!”刘祖辉走上前,第一次不卑不亢地看着梁小军。

“我嚣张了吗?你说我哪里嚣张了?”

“你为什么骂我女朋友是狐狸精?她去你家了?”

“还真让你猜对了。”梁小军上前一步,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伸到刘祖辉跟前,“睁开你的小眼睛看仔细喽,这个女人你可认识?”

刘祖辉定睛一看,照片上一男一女正在夸张地接吻,两个人刘祖辉都认识,男的是梁小军的父亲,女的就是林思贤。

刘祖辉的头“嗡”地第一下,他晃了几晃,差点摔倒。林思贤赶紧上来扶他,被他一把甩开。梁小军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刘祖辉,想不到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几年不见,别的本事没长,倒学会吃软饭了!”

这句话彻底把刘祖辉激怒了。他顺手抄起一把椅子,但被林思贤拉住了。林思贤说:“对不起,你没问,我也没说,是我不对,我这就走……”说着,转身就走。看着林思贤的背影,刘祖辉叹了口气,转身进店,不再理会梁小军。谁知,梁小军到没生气,嬉皮笑脸地说:“老同学,你得感谢我啊,这女人是个丧门星,我老爸刚认识她三个多月,就出车祸死了。对,就是一个月前那次‘连环撞’。本来,我是来找小狐狸精要一个存折的密码的,谁知,她又勾搭上你了……”

梁小军说,半年前,母亲病逝,两个月不到,有人就看见父亲梁逸和林思贤出双入对了。林思贤不到三十岁,而父亲都快六十了,年龄相差这么多,如果不是为了钱,林思贤会和梁逸好?梁小军找到林思贤,想劝她离开自己的父亲。谁知,林思贤不为所动,说她嫁给梁逸是为了报恩,不是为了财产。这时,梁小军才知道,是父亲资助林思贤上的大学。梁小军见林思贤铁了心,只好再从父亲这里下手。他逼着父亲签下一份遗嘱,除了一座房子,什么都不能留给林思贤,不然他就去死。梁逸虽然舍不得林思贤,但更不会看着儿子自杀。为顾全大局,只好答应了儿子。他想,一座房子又没说多大面积,给林思贤在大城市买一座别墅,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谁知,就在他去省城的路上,遭遇车祸……

“你说,林思贤是不是丧门星?”梁小军得意地看着刘祖辉。

“别说了!”刘祖辉大声制止了梁小军,“你走吧,让我清静一会。”梁小军挠挠头皮,只好怏怏地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又站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离小狐狸精远点,不然,你也……”

“滚!”刘祖辉几乎是咆哮了。

四、天意连弄人

晚上,刘祖辉打烊回到家,见舅舅正在家等他回来吃饭。舅舅是市医院的专家,但在家里也开了一个门诊,专给当官的经商的看病,据说最拿手的就是催眠。按说,催眠不是医生的活,但刘祖辉的舅舅不知跟谁学的,还很厉害。其实,说是门诊,就在舅舅的别墅里腾出一间房,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现在,看外甥一脸的愁苦相,舅舅说:“刚才你妈把你的事都给我说了,根据我的经验,这应该和你爹有关。这么办,明天是初一,你到我那里,半夜我给你催眠,你自己试试,能不能‘看’到什么。”

刘祖辉想,给父亲上坟,冥币变成彩票,而且还是中大奖的;这条小巷虽然黑咕隆咚,但自己住了二十多年没听说出过什么事,偏偏出事的又是大姑娘。这两件事都可以说是大好事:又发财又娶老婆。不过,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竟是别人的情人呢?还有两人不能同房,医院里又查不出什么原因……现在,几件事放到一起这么一想,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既然这样,那就听舅舅一次,看看到底能不能找到答案。平心而论,刘祖辉还是很喜欢林思贤的,如果就这样让林思贤走了,他后半生都不会心甘。

第二天,刘祖辉早早关了店门,来到舅舅家。吃完饭等着午夜来临。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刘祖辉想打瞌睡时,舅舅说:“时间到了,开始吧。”说完,让刘祖辉躺在躺椅上,舅舅的手指围着刘祖辉的头不停地转圈,口中念念有词。刘祖辉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恍惚,感觉自己身子飞了起来,然后进入了一个黑洞,等他再次看到光亮,发现前面有一座房子,透过窗口可以看到,里面坐着两个人,正在喝茶聊天。走近一看。竟是梁小军的父亲梁逸和自己的父亲刘金贵。只听刘金贵说:“我说你这人不仗义,帮人帮到底,既然我儿子和那姑娘都好上了,你就放她一马多好?”梁逸说:“要不是殡仪馆把咱俩的骨灰弄错,哪会发生这些事?现在看,幸亏弄错了。你看我那个败家子儿子,就发丧那天哭得给人一样,三七五七都不上坟。嘿,现在,我坐在你的位置上,小辉就给了我很多钱……”

“那你还好意思破坏我儿子的好事?”刘金贵得理不饶人。

“这个……唉,怎么说林思贤也跟了我三个多月,算我的女人,看着别人和我的女人在一起,总是感觉酸溜溜的。”梁逸说着叹了口气,“唉,算了,既然小辉给我很多钱,林思贤也曾经对我很好,我就成全他们吧。”说着,梁逸伸手拿过一个小布人,在小人的裆部摸索一阵,拔下一根针来,看了看,扔到地上。

刘祖辉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醒了。

尾声

一个月后,刘祖辉和林思贤举行了婚礼。婚礼第二天,刘祖辉带着林思贤来到坟地,将带来的纸钱分成两份,然后自言自语道:“这些是爸爸的,这些是梁叔叔的。二老收好。”林思贤奇怪地问:“梁叔叔是谁?”刘祖辉撒谎说:“父亲的把兄弟。没有孩子,每年上坟我都给他烧点纸。”

转载请注明出处1661资讯 » 小伙舍身救美女 美女成了小伙“不能碰”的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