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江苏盱眙一会计河中溺亡 家中账本牵出贪腐

近日,“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接到鞭策“许金龙”案平反的承德市退休公安干警刘广智的爆料称,江苏盱眙县明祖陵镇发生一路“农经站管帐高某失联20天后浮尸溜子河“的案件,警方认定死者高某是溺水而亡,解除他杀。

江苏盱眙一会计河中溺亡 家中账本牵出贪腐

高某尸身被发现的明祖陵镇溜子河

而死者的老婆金密斯认为高某的死,与藏匿家中的账本有关,因账本上交后,明祖陵农经站站长侯某、明祖陵居委会主任刘某、以及明祖陵居委会管帐沈某等三人被抓。

“现有证据证实解除他杀,而且淮安市公安局也已经查阅了我们的檀卷,对我们的这个结论是承认的。”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高某失踪 带领不让家眷报警

2016年2月23日晚间,9时许,在明祖陵镇农经站担任管帐工作的高某,接到农经站站长侯某的两通德律风后,便从家中出门。

“当天晚上9点多,我们正在看着电视,高某接了侯某的两个德律风,说出去一下,我觉得是加班就没在意,因为他日常平凡经常弄账加班到很晚,次日,早晨6点钟,我起床去上班,发现高某未回,给他打德律风也关机,就有点担忧,就联系家眷以及伴侣,看是不是在他们家。”金密斯说。

据金密斯介绍,在超市当收银员的她,次日午时下班后,曾去农经站找高某,农经站同事奉告没见到高某,金密斯回抵家与孩子简单吃完饭后,便筹办去派出所报案,此时,在楼下正好碰上了前来扣问环境的侯某。

江苏盱眙一会计河中溺亡 家中账本牵出贪腐

高某生前供职的明祖陵镇农经站

“侯某问我高某有没有跟我联系,我说没有,便问他昨天跟高某说的什么,他说都是一些小工作,我说人找不到了,侯某说不要跟别人说,也不要跟别人说他跟高某经由过程德律风,他来想法子。”金密斯称。

高某失踪了8天,焦心的金密斯,始终等不到动静,也找不到丈夫的下落,便决议去出所报案。

“这些天,侯某天天一两个德律风打给我,让我先不要去报警,说旷工太久,今后会对高某影响欠好,若是有人问你,你就说去淮安培训了。还问我见没见到什么账本,我说没见过。”金密斯还说。

溜子河现浮尸 家眷确定为高某

2016年3月2日,家眷来到明祖陵派出所报警,被奉告不予立案。

江苏盱眙一会计河中溺亡 家中账本牵出贪腐

家眷控诉高某非正常灭亡,盱眙县公安局不予立案.

“因为侯某不让我报警,我也怕影响高某的前途,就跟民警说与丈夫打骂了,离家出走了,警方却告诉我不予立案。”金密斯称。

“对未成年人失踪,必需例行侦查。对成年人,要综合是否有疑似被损害的环境,那时,金密斯去派出所报案说称,夫妻打骂,离家出走。若是没有的疑似被损害的环境,一般是录入失踪人员系统,我们也录入了。”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随后的几天时候,金密斯一向联系亲戚伴侣,试图寻找丈夫高某的下落,然而3月17日,盱眙本地媒体的一则“明祖陵镇溜子河内漂浮一具男尸”新闻,令金密斯震动。

“晚间我在微信上看到这则新闻后,我很怕,怕是失踪了20多天的高某,于是顿时到盱眙县公安局扣问,公安局告诉我在水警大队 ,让我们明天再去认人。”金密斯说。

次日上午,金密斯及家眷到水警大队后,被奉告人在淮河派出所,到淮河派出所后,又被奉告已移交盱眙县公安局,最终在盱眙县公安局见到了男尸,确认为高某的尸身。

老家翻出39本账本 站长等三人被抓

确定丈夫灭亡的信息后,金密斯思疑丈夫是被他人杀戮,想到了之前侯某经常说起的账本,便在新家和老家中当真翻找起来。

3月19日,高某的父亲打来德律风,告诉金密斯,在老家床下的装酒的纸袋(可装两瓶酒)中发现两小捆账本,总共39本。

“我们刚搬到新家没多久,之前跟他怙恃一路住,袋子里装了两捆账本,我也看不懂,但账本记实是之前2011和2012年,这两年的帐。第二天,我们就把它交给了公安局。”金密斯回忆说。

3月20日,金密斯拿着翻出的账本,交给盱眙县公安局,同时盱眙县和淮安市的两位法医也来到盱眙县公安局对高某做尸检,让家眷期待判定成果。

“交账本第二天,公安局告诉我侯某被抓了,说经由过程上交的账本发现侯某跟我丈夫曾在2011年骗取国度财务补助。”金密斯称。

关于侯某被抓一事,“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从盱眙县公安局获得了证实。

“高某与明祖陵农经站站长侯某、明祖陵居委会主任刘某(合作社法人)、以及明祖陵居委会管帐沈某等,曾在2011年以龙虾养殖合作社名义做假账,申报子虚信息,骗取财务补助,并贿赂马某(2月23日纪委传递称被带走查询拜访)5万元。今朝侯某等三人因涉嫌诈骗已被我局刑事拘留,提请查察院批捕。”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随后,“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从淮安市纪委“阳光纪检”网站看到,该网站于本年2月23日发布动静称:盱眙县委农工部政研科科长马学伟(副科级)接管组织查询拜访。

3月22日,11时许,盱眙县公安局官微发布关于“3.17溜子河男尸事务”的环境布告:

经查,死者高某(男,35岁,明祖陵农经站管帐,住明祖陵镇街道)于2月23日晚离家出走,生前涉嫌与他人合股诈骗国度合作社补助款,正被相关部分查询拜访。经尸检,死者无致命性机械性毁伤,合适生前溺水灭亡特征。今朝,事务查询拜访、相关物证判定等工作正在进行中。

3月底,淮安、盱眙两级法医做出尸检成果,确认死者高某身上无致命性机械性毁伤,且无镇静安眠等毒物药物,合适生前溺水特征。盱眙警方经查询拜访解除他杀。

家眷:思疑他杀 退休干警应邀相帮

高某的家眷对于溺水灭亡暗示认同,但不认同解除他杀。

“我思疑我丈夫是被侯某等人雇凶杀戮。因为我丈夫是接到侯某两个德律风后消逝的,而且家中藏着的这些账本,都与侯某等人有关。”金密斯称。

“我们领会到,事发当日上午,盱眙县纪委曾传递马某被带走查询拜访,晚间,侯某两次致电高某是担忧工作败事,暗示担忧。而且公安机关领会到,高某性格内向,怯懦怕事,在随后与案情的相关人员的查询拜访得知,没有发现有与案件的相关人员,雇凶或者挑唆他人作案的嫌疑。”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本年4月底,金密斯经由过程伴侣,联系到了鞭策福建“许金龙”案平反的承德市退休公安干警刘广智,但愿获得他的帮忙。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刘广智曾代办署理福建徐金龙掳掠杀人案,在代办署理时代刘广智曾多次前去福建案发现场,做了大量模拟尝试,并在2012年作为委托人向福建省察察院提出申诉。随后他退居二线,专业律师团接过该案的申冤“接力棒”,最终“许金龙”案获得平反,而刘广智所做的工作,在代办署理律师眼里,案件再审时阐扬了极大的感化。

退休干警:案件疑点重重 警方步履消极

本年5月初,刘广智应邀来到盱眙县,颠末对现场查询拜访以及从公安机关领会的案情,刘广智发现此案疑点重重。

“关于灭亡时候,盱眙警方告诉我,高某是在2月23号晚间11点摆布落水,地址在溜子河桥北侧200米摆布,来由是手机最后的定位,在正常的环境下,身体没有坠物,过了20多天,河水是流动的,尸身不该该还在四周的位置。”刘广智称。

刘广智还指出,落水滴很关头,可以从那时的留下脚印等判定是否遭人损害,截止今朝,盱眙警方都未发现高某的落水滴,此刻过那么长时候草都长出来了,再找落水滴几乎不成能了。

“我提出沿途监控的问题,盱眙警方告诉我,有的坏了,有的笼盖了,我提出再次调取几个监控点的录像给家眷看,警方暗示赞成。”刘广智弥补说。

“今朝我们尚未找到高某的落水滴,对于高某的监控视频,选择、调取什么位置的监控录像,是公安机关来决议的,家眷提出的几个监控点,我们也积极去调取了,但已经笼盖了。”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据领会,高某家眷提出的此中两个监控点,是仅与明祖陵农经站一墙之隔的明祖陵邮局,以及邮局向西约50米,位于明祖陵镇中间十字路口的农村贸易银行。

“我要求调取的,都是一些关头处所的监控录像,为何之前警方不去调取, 5月19日,我们要求去调取,后来警方回答我们说已经笼盖了。”金密斯说。

金密斯暗示,曾找电脑手艺人员,扣问得知笼盖的监控有很大几率可以恢复,便但愿公安机关可以或许帮手要取。

“案子发生后,我们顿时将与案件相关的人员进行扣问,包罗侯某等在内进行查询拜访,并未发现相关人员雇凶或挑唆他人杀戮高某的证据,并且今朝,法医判定没有发现尸身上有小我去加害与他的行为,最终我们综合认定,解除他杀。”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指导员陈勇称。

文并摄/深度记者 陈威

编纂 王硕

转载请注明出处1661资讯 » 江苏盱眙一会计河中溺亡 家中账本牵出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