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军自称是解放军骑兵旅,还封了三个团长,不料撞上真解放军!

陈冠任 2018-11-21 20:43

1949年9月,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第3军先遣团团长刘致善,率领团部十几个人,跟随在主力后面,一路西进,到达了祁连山下的戈壁滩。

突然,前面一头毛驴拉着小木车急急奔过来,在他们前面停下,车上跳下一个女人高声喊:

“刘团长!”

刘致善一看,是女红军张春英。

她于1937年西征战败后,一直隐蔽在这里,昨日刚和他们接上联系。她气喘吁吁地说:“金洞子那里发现冒充解放军的敌人,嘴上喊要解放穷人,可是疯狂地搜抢老乡的金子!”

刘致善一听,马上意识到敌人死到临头,什么坏事都干得出,问道:“有多少人?”

“至少300多人,都佩带长短枪,还有战马。”张春英说,“有个当官的大个子,都叫他司令。”

刘致善判断是敌骑兵。可是,对付顽固而凶残的骑兵,需要双倍兵力,而且必须堵住他们的逃路,反复厮杀,才能歼灭他们,刘致善身边却只有十几个人。正在考虑办法时,有人又喊道:

“团长,有敌情!”

不远的前面奔来一队乘骑!长长的乘骑,汹涌而来。一会儿,散开了队形。刘致善下令:“就地卧倒!”战士们立即卧倒,子弹上膛。敌骑更近了,战马飞奔,马蹄扬起了漫天的尘土。刘致善立即鸣枪警告:“啪!啪!啪!”

刹那间,敌骑停住了。随即,一匹乘骑从战马群中钻出,一个军官举起望远镜四下观望。刘致善大声喊道:“你们是哪个部队?”

敌军官回答:“解放军河西骑兵旅!”

刘致善一听,顿时怒火中烧,满脸通红,愤怒地喊道:“冒充解放军,罪上加罪!”

敌军官又喊道:“我们不是冒充,真的是解放军!”喊着,他还挥鞭向前奔过来了。

刘致善又鸣枪警告:“站住!”

敌军官勒住马缰,又喊:“弟兄们,别误会,我们真的是解放军!”

刘致善于是站了起来,说:“那你过来吧,只一个人!”

敌军官骑马走过来,浑身都是刺鼻的马汗臭味。他笑着对刘致善说:“我看出来了,你们也是解放军,你们是哪个军的?”

刘致善呵斥他:“不是你问我!你说你们是哪个军的?”

他立即从怀里掏出一面红绒旗子,上面绣着:“解放军河西骑兵旅”,说道:“怎么样,兄弟明白了吧?”

这时张春英跳出来,指着他骂道:“住嘴!你这国民党军狗东西,抢财产,抢黄金,又来冒充解放军!”

敌军官看她一眼,说:“你是什么人?”

张春英更加气愤地说:“我是当年的女红军,现在是淘金人,是你们抢黄金的见证人!”

刘致善也问道:“你还敢赖账吗?!”

这时七八个战士跳了过来,把敌军官紧紧围住了,枪口对准了他。刘致善又问:

“你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后边十几个敌骑兵见状,冲过来,把刘致善他们围住。双方怒目相视,一场厮杀就要开始。突然,敌军官转过身,对他的部下们吼道:“把武器收起来,滚回去!”

这些骑兵们收起枪,却不愿意离开。

刘致善见状,口气缓和了一些,问道:“你们原来是国民党军队吧?”

“是。”敌军官老实地承认,“是12O军骑兵团的……可现在是解放军!”

正在这时,又一匹马跑过来,是刘致善团的机要参谋。他跳下马,递给刘致善一张电文。刘致善一看,猛地喊道:“刘发年!”

“有!”敌军官大声应答。接着,他奇怪地问刘致善:“长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刘致善大步走上前,伸出手,要与他握手:“你就是120军173师骑兵团1营营长刘发年?”

敌军官翻身下马,站着敬礼:“卑职正是骑兵营长刘发年!”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刘致善连声说:“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参加人民解放军!”

原来,这份电报是解放军前方侦察分队发来的:

“营长刘发年,骑兵300余,番号‘解放军河西骑兵旅’,刘发年任旅司令。”

这时张春英却惊讶了,拉过刘致善,低声说:“他们真的是抢了黄金的国民党匪军!”

刘发年听到了,当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布包,双脚跟又“啪”地一碰,认真地说:

“报告长官,解放军供给不足,我们没找到好的礼品,只准备了一点黄金做见面礼!”

他把红布包递给刘致善。刘致善接着黄金,看了看,笑了起来,然后对刘发年说:“你们现在当解放军了,可不能再去抢老百姓的东西了。这些黄金请张春英同志带回去,转还给淘金人。”

“是!”刘发年又“啪”地立正,然后他向着自己的士兵们高声喊道:

“过来,都过来,我们会师了!”

骑兵们呼啦啦地奔过来了,300多人马,站了大一片。刘发年当了旅司令后,还封了三个手下为团长,六个手下为营长,每个营都绣了一面绣着“解放军河西骑兵旅”的旗子。刘致善走到骑兵面前,兴奋地宣布:

“同志们,从现在起,你们就是解放军了!我代表解放军先遣部队,热烈欢迎你们!”

随后,马家军的这支骑兵旅改称为“解放军第二兵团骑兵支队”,驻金洞子,负责维护金矿和淘金人安全。在第二兵团主力到来后,他们正式编为了第二兵团的骑兵团。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陈冠任 中国近现代史学者,畅销书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