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的成功,“女人强则国家强”的理念功不可没

腾讯大家 2018-11-21 17:14 原创

撰文/唐辛子

俞敏洪的“中国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论(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中国所有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男人会背唐诗宋词,那么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如果中国所有的女人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他赚钱,至于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因为这段话在朋友圈刷屏,我才知道俞敏洪这个名字。这之前毫不了解,当然也不认识。

俞敏洪的“中国女性堕落论”遭遇集体声讨,有人认为这是对女性的歧视,还有人说社会堕落关女人什么事,女人背不起这么沉重的锅。连官媒都谴责他这番言论没有跨过“现代”的门槛,更有明星怒责他根本不懂什么叫“男女平等”。

张雨绮的评论(图片来自网络)

在集体舆论谴责下,俞敏洪不得不道歉,再次发文声明说:他的论坛演讲没有表达好,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误解。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一个国家的女性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就能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俞敏洪的道歉

但舆论对俞敏洪这段再次声明并不领情,照批不误。认为他这是典型的晚期直男癌言论。还有人搬出胡适先生的话来反驳,说:“不是女人强则国家强。而是如同胡适先生所说的那样:一个国家如何对待女人,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水平。”

作为一个经常围观网络批斗的人,本来我对这次集体声讨没觉得有什么,大家争相讨论互相批驳,网络才会生机勃勃啊。但看到胡适先生的话被搬出来作为对“女性强则国家强”的反驳论据时,突然感觉这次事情有点乌龙了:因为胡适先生说,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第一是“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便是“看他们怎样待女人”。成人世界里,小孩子是需要被照顾的弱小者,女人与孩子相提并论,呈现的是一个国家对于弱者的关怀,女人是弱者?需要得到跟小孩子同等的照顾?胡适先生这番言论,难道不也是典型的晚期直男癌?拿一个晚期直男癌的话,去反驳另一个晚期直男癌,这是什么鬼?!

还有人说:国家强难道不是全社会努力的结果?为什么一定要特别强调女性?这是性别歧视。这种谴责看起来有理,但也属于鸡蛋里挑骨头。梁启超老师还说过“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呢,这算不算年龄歧视呢?是不是也可以反驳一句:老人强国就不强啦?老人智则国蠢?——做杠精人人都会,并不需要什么门槛。

金句恒久远

当然,我并不是想要为俞敏洪辩护。我不认识他。我之所以想撰文反驳这种集体谴责,是发现谴责者与被谴责者,其实都是同一类人——大家都是在男权话语权社会中成长起来的人,即使高呼男女平等,却永远无法逃离男权语境。赞美一个女人很行,就称她为“爷”,例如“范爷”;骂一个男人不行,就说他“娘”。这都是男权语境。连许多女权主义者,都无知无觉地全在使用这些词。所以,为什么要反感俞敏洪呢?大家骨子里仍然是男权主义者,不是吗?不少女权主义们为自己深感自豪时,还认为自己是条“女汉子”敢说敢当特“爷们”呢!大家这么抢着当“爷”当“汉子”,无非是潜意识里都在鄙视做女人这件事,骨子里都是响当当的直男癌,大家都是一伙的,干吗要窝里斗?

还有,关于“女性强则国家强”的说法,也绝非俞敏洪的原创。不过“拿来主义”而已。因为早在150年前的明治初期,日本的教育家们就已经说过这句话,并付诸于实际行动了。

明治维新-开港

众所周知,日本是因为明治维新,才开始步入近现代国家,并一路腾飞至今的。而明治维新的成功逆转,“女人强则国家强“这一理念,功不可没。

江户时代,日本社会对“母亲”这个角色的要求并不高,认为只要能做好家务、照顾好家人、担负养育责任但不溺爱孩子,就是合格的母亲。但是,江户末明治初,下决心要“文明开化”步入现代国家的明治政府,在派出大批年轻精英前往欧洲各国考察后发现:欧洲国家之所以拥有高度文明,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女性,都有高尚的文化修养和不凡的见识。当时公派出国考察或留学的,有明治维新之后的首位文部大臣森有礼、以及教育家中村正直、女子教育先驱者下田歌子等人,这些人从欧洲回到日本后,开始大力倡导日本的女性教育,认为要让日本立足于世界之林,必须先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材;而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材,必须先培养出优秀的母亲。这就是由明治时代开始的日本女子教育中著名的“良妻贤母”论

下田歌子,1893年曾往欧美考察教育。

要注意的是,明治时代日本提倡的“良妻贤母”论,与中国儒家传统所说的“三从四德”是完全不同的。“三从四德”是对男权的绝对服从。而明治时代提倡的“良妻贤母”论,则是在国家主义这个大框架下,旨在强调家庭成员“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合作。女人绝非“无才便是德”,而是必须接受过良好教育,有常识、有见识,有品德、有文化,能够承担起家中的后勤工作,这样才能令男人们安心走出家门,去为社会与国家服务。这样的母亲,同时也肩负儿童的家庭教育重担,可以源源不断地为社会与国家的未来输送有用之才——这便是日本起源于明治时代的女性教育观。

对于这一女性教育观的核心认识,其实至今为止在日本社会并未有过大的改变。因此,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合作,通常令不了解日本社会的人,认为日本女性的地位低下。确实,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是不高,但家庭地位却至高无上。换言之,日本女性的主外的“女权”不发达,但主内的“母权”则太发达。古代日本是个母系社会,现代日本则是个母权社会-——这跟中国上千年的父权社会传统,是有极大差别的。所以,俞敏洪关于“女人强则国家强”的发言,放在父权社会,当然会有人骂。但如果是在日本说这番话,即使会遇到不同意见,也不会受到集体轰炸。

至于“女人强则国家强”这一理念的实施结果如何,大家看看从明治维新开始到现在的日本社会发展如何,就一目了然,不多赘述。当然,任何一种理念,在付诸于实践之后,都会收获到多层次的明暗结果。日本社会高度文明,是因为日本人从小开始就懂得彬彬有礼,有常识、懂秩序、遵守公德,这些都与一个好母亲分不开。但与此同时,百年来父亲缺位的教育方式,也令性格阴柔、缺乏刚阳之气的“妈宝男”大为增多。日本的各家报纸,都有一个专门的小栏目,叫“首相的一天”,篇幅不大,简单扼要地介绍首相一天的行踪。去年秋季日本五连休期间,“首相的一天”栏目里,有三天是这样记载安倍首相的:

“20号,打高尔夫、和妈妈一起吃汉堡饼;

21号,打高尔夫、和妈妈和妻子一起吃中国菜;

22号,和妈妈和一起給祖父和父亲上坟。”

五连休中休息的三天都是跟妈妈耗在一起的。你看,就连一国首相,都是个“妈宝男”呢!

最后,这篇文章写到此处准备结束的时候,手机跳出来一条新闻,说俞敏洪到全国妇联机关向女同胞道歉了,因为深刻认识到针对女性的不当言论是极其错误的。俞敏洪还真是德艺双馨的好老师啊,既能信口开河,也能深刻道歉,相信上帝也会原谅你。

最最后,还顺便说一句:男人的堕落,是从缺乏坚定信念开始的。有句话说得好:“摇摆不定,输得干干净净”。

版权声明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腾讯大家 大家手笔的文章推荐,也是大家共享的阅读时光。投稿:ipress@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