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满皇宫里仅有的爱情之花

时拾史事 2018-11-22 12:26

1946年8月19日,远东军事法庭现场,中国最后一个皇帝、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溥仪,第二次站在了证人席上。随着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对溥仪的盘问越加深入,溥仪的情绪明显越来越激动。突然,溥仪攥紧拳头,锤击证人台,声泪俱下,大声说:“我的爱妻(谭玉龄)被吉冈中将(吉冈安直)杀害了。”

溥仪的话让众人哗然,他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一个曾经的皇帝,爱妻被人杀害,却要隐忍四年之久才敢吐露实情;一个本应惩治战犯的国际法庭上,溥仪却要以证人身份控诉此事。谭玉龄的死亡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溥仪又因何要一口咬定,日本人吉冈安直是杀害谭玉龄的凶手呢?

1942年,溥仪的第三个妻子、年仅22岁的谭玉龄病倒了,据当时的中医诊断,只是普通的伤寒病。但是吃了几副中药也不见好,于是焦急的溥仪便开始自己出药方为谭玉龄治病,结果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加严重。实在没有办法了,最终溥仪选择了西医。

然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西医身上。当时溥仪的医生介绍了一个日本医生来诊治。随后,吉冈安直便提出要“照料”,结果他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就这样,在吉冈安直的监督下,日本医生给谭玉龄进行了医治。日本医生开始治疗时,表现得非常热心,忙碌着又打针又输液。但是没多久吉冈安直就把医生叫走了,他们谈了很长时间,回来后日本医生就不那么热情了。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谭玉龄便突然死去了。当时,吉冈安直一定要把这个医生叫到他的办公室,吉冈安直在伪皇宫同德殿和勤民楼里边有专用办公室的。谭玉玲病了那一晚上,他根本就没有归家。那天他把医生找到他的房间,谈了两个多小时。所以溥仪认为,就是他使了阴谋,叫这个医生想办法害死了谭玉玲。

吉冈安直在谭玉龄病逝当晚的所作所为,以及一直以来对于溥仪的监视、控制、压迫,让溥仪深信自己的妻子谭玉龄就是死于吉冈安直之手。后来,谭玉龄去世没多久,吉冈安直就拿着一沓日本女人的照片让溥仪再次娶妻,这更坚定了溥仪心中的判断。后来,甚至还有一种说法是,日本人因为怀疑谭玉龄怀孕了,所以才将其谋杀的。然而,谭玉龄死后,被日本人折磨得几近崩溃的溥仪,却不敢提出检验尸体的要求,只能在长春举办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盛大葬礼,最终将谭玉龄的尸骨停放在长春的护国般若寺。为了悼念谭玉龄,溥仪还特意让人把谭玉龄生前最喜欢的君子兰摆放在她的灵柩旁边。君子兰在这之前是伪满皇宫中独有的花卉品种,从那以后便流入民间,最终成了长春市的市花。

三年后,溥仪被苏联俘虏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爱妻,他特意命人将谭玉龄的遗体火化。至此,谭玉龄的死亡,成了一个永远的谜团。后来,溥仪在旅顺战犯管理所,李玉琴和他闹离婚时,那里的管教才发现溥仪一直保存着谭玉龄的照片、指甲和头发,在谭玉龄的照片背后还写着“我的,最亲爱的,玉龄”。几年以后,溥仪与李淑贤结婚后,甚至还保留着谭玉龄的骨

灰,可见其与谭玉龄之间的感情之深厚。因此,溥仪才会在远东军事法庭上,那样激动地揭露日本人对于谭玉龄所做的一切。溥仪对谭玉龄的态度,让我们体会到他作为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怀念和哀悼。这些都说明了谭玉龄在他心中的位置,说明溥仪和谭玉龄之间的感情深厚。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时拾史事 那些你从别的地方看不到的历史八卦,展现历史最生动的细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