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断案故事:唐朝宰相李德裕施妙计,智破主事僧被诬陷案

李德裕在唐敬宗时,即公元825至826年间,曾任浙西观察使,后又相继任西川、淮南节度使,唐武宗时升任宰相,削藩镇势力,威权独重。作为一个晚唐名臣,其气度、才干,于从政之初即开始显现。

李德裕出任浙西道观察使期间,审理过这样一起诬陷案:

有个甘露寺主事僧控告:移交寺庙的财产时,被前任主事僧私吞了金子若干两,还把前几任的主事僧召集来作证,并说是一任一任的互相移交下来的,记载常住物的簿籍都在。新卸任的主事僧已经承认了盗取之罪,但是说不出金子用在了什么地方。

李德裕怀疑卸任主事僧承认盗窃是另有原因,于是再次询问这位卸任主事僧,这个僧人诉冤说:“住在寺里的和尚都乐于掌管庙务,多年以来,都是空交写有黄金若干两的文书,其实没有金子。他们认为我性情孤僻,不和他们亲近,就想借此来排挤陷害我。”

李德裕同情地说:“这件事不难弄清。”

于是用便轿数乘,命令把与此案有关连的和尚都抬来对证,叫他们都坐在轿子里,轿门一律向着墙壁,使他们不能互相见面。各给一块黄泥,叫各自捏出交付下一任时金子的形状,以作为证据,结果捏出来的形状都不一样。

于是李德裕审问他们诬告陷害的罪行,他们一一服罪。

(影视截图)

本篇所写的这个案件,按一般情况,完全可以给新卸任的知事僧定罪,因既有载录财产的簿籍作物证,又有前数辈和尚作人证,而且被告也“供认不讳”,表示自己曾盗取寺金。

但李德裕并未被这种口径一致的假象所迷惑,没有放过被告供词中存在的疑点,因此采取了极其慎重的态度,允许卸任知事僧申诉冤情。

从所述情况来看,簿籍中写的若干两黄金并无实物,仅是“乐于知事者”为装门面假造的虚数,合谋诬告妄证以达到排挤他的目的。他讲得虽颇有道理,但是否真的无金、确属蒙冤呢?只有用事实证明才能断定。而金子已经没有了,是真耗费掉不交代还是本无“破用之所”?在这种情况下又很难辨别曲直。

李德裕不愧为一个机敏的官吏,当即想出了巧妙的办法去解决难题,即让那些作证的和尚分别以泥模捏金子形状,结果一人捏成一个样,暴露了马脚。

这个办法之所以有效,主要是利用不同人应熟悉同一物的特点,通过恢复原型认定是否确有其物。有则不谋而合,无则各行其是,真的不会假,假的难成真,不用审讯深究,真假与虚实判然自明。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张再坤 网罗历史秘闻,探究古籍典藏,张再坤的文史杂谈,有趣、有料、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