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迷恋此才子的琴声,此臣酒席上做惊人举,皇帝躹躬说,我错了

话说东汉的开国皇帝刘秀和二姐刘元的关系很要好,刘元从小对这个小弟弟照顾有加,刘秀去长安太学求学时,刘秀的生活“补贴”便是刘元提供的。刘秀兄弟准备进行革命时,刘元和邓晨夫妇倾家荡产进行支持。然而,噩梦接踵而至,革命之初,在小长安,革命军因为“轻敌”被新军打败,危急时刻,刘秀带着小妹骑着马在大雾中逃命,途中却邂逅了带着三个外甥女逃命的二姐。为了能让刘秀顺利出逃,二姐毅然选择和三个女儿葬身乱军之中。

小长安之败成了刘秀心里刻骨铭心的痛,二姐之死成了刘秀心里难以忘怀的内疚。也正是因为这样,刘秀称帝后,追封二姐为新野节义长公主,并且在新野为二姐立庙。

对于死去的二姐刘元只能“追封”,对活着的大姐刘黄就来实际的了,直接封大姐刘黄为“湖阳公主”。但刘黄有了“贵公主”的称呼并不满足,相反她整天郁郁寡欢。

刘秀自然知道个中缘由,原来,大姐夫在征讨赤眉军期间“因公殉职”。中年丧夫,个中痛苦可想而知。

为了给大姐解忧,刘秀自然想的就是再给大姐找一个如意郎君。可是,天下之大,如意郎君并不容易找啊。为了试探大姐的意向,刘秀一有空就往大姐住处跑,以聊家常的方式,看看大姐对哪位大臣最有意向。

事实证明,刘秀这一招“投石问路”还是很管用的,从大姐的嘴里套出,她对朝中的大司空宋弘很中意。

大姐相中宋弘,那是因为宋弘有两大优势:

一是长相美。美到什么程度了呢?用《资治通鉴》上的话来说就是:“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宋弘长得太帅了,简直帅呆了,所有的朝中大臣都比不上他。

二是能力强。这个能力体现在自身能力和善于用人上。身为大司空,宋弘在治国上很有水平,国家在他的治理下井井有条,铿锵有序。其次善于用人。有例为证:

宋弘推荐一个叫桓谭的才子当朝为官。桓谭不但才华横溢,而且还弹得一手好琴。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他常常毛遂自荐地给刘秀弹琴,刘秀原本对琴声并不感冒,但听了几次后,就被他优美的琴声迷住了,从此,他常常叫桓谭来弹琴。宋弘听说后,把桓谭叫到自己府上来。桓谭原本以为宋弘一定会夸自己,然而,他刚进门就遭到宋弘一顿噼里啪啦的训斥。

“你知道你错了吗?”宋弘问。

“我没弹错啊。”桓谭心里纳闷,我最近弹的琴都没有出现曲谱的错误啊。

“非要我来检举你吗?”

桓谭是聪明人,话说到这种地步了,他自然知道宋弘话里的意思了,于是不再争辩,马上改口道:“我错了,这就改,马上改,一定改,天天改,时时改,刻刻改……”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眼看桓谭大有没完没了之势,宋弘摆手道。

桓谭出来,满头大汗,下次刘秀叫自己再弹琴是弹还是不弹呢?弹,会遭到宋弘的“封杀”,不弹,皇命不可违啊。

不久,刘秀在朝中搞大宴会,桓谭本来有意回避,但刘秀不但把他列入宴会人员名单之中,而且还点名叫他弹琴作乐,以助酒兴。

桓谭走又不能走,推托又不能推托,只得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阵。然而,他身在弹琴,心却在宋弘身上,手在弹琴,眼睛却一直盯着宋弘看,诚惶诚恐下,琴声自然严重走调,和初学者有得一比。

桓谭由“天籁之音”变成了“天烂之音”,刘秀既惊又奇,便问这是怎么回事。

桓谭嗫嗫嚅嚅不知道如何回答,宋弘此时挺身而出,他大步走到刘秀跟前,把头上的乌纱帽摘下来,跪地道:“ 臣有罪。”就在刘秀惊愕的时候,宋弘说出了“罪”从何来:“ 我之所以推荐他,是因为爱惜他的才华,希望他能为君王分忧解难。而他却给朝野带来了一股流行音乐风,现在是治国安邦的时候,而不是享受的时候,我推荐人一时失察,犯了大罪啊。”

刘秀一听,很有道理啊,朝中天天歌舞升平也不是好事,那是亡国之君所干的事啊。想到这里,刘秀赶紧扶起宋弘,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 以后我不再沉溺于音乐了。”

显然,如果说湖阳公主是“白富美”,那么宋弘就是“高帅富”。

因为湖阳公主很中意宋弘,因此这位“高帅富”想要收获“女神”湖阳公主只需要一个微笑,一个点头就足矣。

刘秀听说大姐相中的是宋弘,自然很是高兴了,马上派人去“试探”宋弘的心意。本着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原则,皇帝的大姐自然也不愁嫁。对于一般人来说,既然人家皇姐相中了你,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自然是欢欣鼓舞地答应了。然而,事实证明,宋弘却是个例外。他拒绝微笑,拒绝点头,理由是:我已有家室。

最终,这场皇帝“钦点”的婚事因为宋弘的“婉拒”,最终告催方式戏剧般地草草收场了。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飘雪楼主 著名历史作家陈立勇专用号,著有《汉朝那些事儿》《大汉王朝的三张脸谱》《隋是唐非》《双面帝王:朱元璋》《楚汉解码》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