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成就大业的重要一笔,将楚怀王嫡系范增拉入自己阵营

2017-09-13

伤心楚汉之项羽篇:奈若何(15)

主笔:江湖闲乐生

公元前208年九月底,楚援赵军团正式出发了,拥有最潮酷炫官职“卿子冠军”的新上任楚军最高统帅宋义,与其手下“次将“”项羽、“末将”范增,率领五万楚军浩浩荡荡一路北伐,结果却是雷声大大,雨点小小,方行至半途,就在安阳(今山东曹县)停下来不走了。

原来,楚怀王与宋义的真实目的并非是救赵,而是坐山观虎斗,等秦灭掉赵国元气大伤后,他们再来个卞庄刺虎,联合齐国消灭秦军,与齐共分赵地。为此,宋义决定亲自送儿子宋襄去齐国当相国,这是齐楚联合非常关键的一步,宋襄作为两大政治集团的总联络人,既可将楚国变成田荣对抗原齐王田假残余力量的重要外援,也可将齐国变成怀王对抗项氏力量的重要外援。宋襄此行可谓任重道远。

所以,宋义对儿子千交待万嘱咐,然后带兵亲自将宋襄一路送到无盐(今山东东平),并在无盐大肆宴请齐国官员,饮酒高会,隆重庆祝。在一片祝贺与谄谀的声浪之中,宋义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宋氏家族即将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成为齐楚之间最强的豪门望族,这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忘乎所以。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宋家父子正在无盐公款吃喝的时候,安阳楚军的情况已经窘迫到了接近山穷水尽的地步。数万大军,每天需要耗费多少粮食,大家可以算一算。楚军在安阳已经待了足足一个多月,军粮的积存早已入不敷出,将士们每天喝着西北风,肚子一天比一天瘪,项羽心急如焚。

屋漏偏遭连夜雨,农历十月本就是仲冬季节,苏北一带寒风料峭,再加上天公不作美,安阳连日大雨,将士们忍冻挨饿,每天泡在雨水之中,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很多人生病甚至饿冻而死,项羽出离了愤怒。

项羽哭了,他又哭了,虞姬劝他都没用,因为这个世界上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手下将士们无故遭罪——将士们死也要死的值得啊,还没有出征就饿冻而死,我项羽怎么对得起那些将自己的子弟送上前线的江东父老!

可是他又不能贸然去找宋义提意见,这样只会让他找到借口将自己军法从事。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才好,项羽纠结到无以复加。

数日后,宋义从无盐回来了,满面春风,志得意满。他命令大军继续驻扎,继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继续坚持到底,坚持就是胜利。

项羽明白自己应该有所行动了,隐忍也要有个极限,极限到了就要爆发。他决定去冒险说服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这个关键人物,就是这支援赵楚军的“末将”范增。

范增是提议拥立楚怀王之人,也是楚怀王极其信任之心腹,这一点天下皆知,项羽要说服他站在自己这边儿谈何容易,但是项羽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他看的出来,范增虽然一直是拥护怀王的,但毕竟是个明大理识大体的君子。

图:范增故里巢湖鼓山(又名亚父山)范增塑像

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项羽悄悄来到范增的营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亚父助我!”

范增大惊:“鲁公何故如此多礼?老夫怎敢当亚父之名?”

“范将军一向与我叔父兄弟相称,情同手足,称‘亚父’又有何不当!今叔父已为国而卒,项籍无依无靠,死生一线,唯有亚夫能够助我!”

眼见着这个豪勇无比的盖世英雄竟像个孩子一般跪倒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范增慌了,他赶紧扶起项羽,急道:“快快请起。究竟有何紧急事体,亚父助你便是!”

“亚父可知我军中粮草匮乏,几致不继?”

范增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愁闷之色。此次援赵,他主管的正是大军的后勤补养工作,楚军目前之艰难状况,他最清楚不过。

“亚父!我军不能再在安阳驻留下去了,否则不待与秦交战,我们自己就先垮了!”

“这我知道。可大王亲命卿子冠军为主将,我等必需遵他将令。而粮草匮乏,老夫再着急命军需官南下筹措便是。”

“宋义畏战观望,不恤将士,交通齐国,欲图不轨,种种所为,乃置我军安危及援赵大义于不顾也。籍恐此举绝非大王之所愿。”

范增沉吟良久,终于道:“既如此,子欲何为?”

项羽面色突地一沉,口中吐出六个字:“明其罪而诛之!”

范增大惊失色,慌忙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此乃犯上之举也。不如先行奏报大王,再做定夺!”

项羽二话不说,拉着范增疾出营帐,直接冲进外面瓢泼大雨之中。

范增甩开项羽,怒道:“你这是作甚!”

项羽一拉范增,向前一指,道:“亚父请看!”

范增往前一看,顿时楞在当场。透过重重雨幕,只见军营内的简易营房已近半被大雨冲毁,很多士兵只能躲在树下或长官的帐檐下避雨,他们一个个抱着冰冷的兵器,嘴青脸白,不住的瑟瑟发抖,好似那风中飘落的寒叶。

士兵们见到项羽范增,纷纷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询问何时出征。

范增哑口无言。

项羽痛心疾首:“亚父,我们不能等了,再拖下去,这可怎么得了?”

范增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事情紧急,将军从权便是!范增全力相助。”

公 众 号:千古名将英雄梦(jhxlesheng)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