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鉴定珠宝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一件珠宝不是新品,是旧品

故事:鉴定珠宝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一件珠宝不是新品,是旧品

“杨总,这里十几件就是公司新款上市的‘心相印’系列,看这材质、手工!绝对是珍品,无论是送礼、收藏都是非常好的,这次总公司可把大力气花在杨总这边了,连香港那边的市场都缺货呢!董事长特地嘱咐过,大陆的市场很有潜力,现在也是我们的发展重心……”黄士其向杨妙琦介绍道。

徐彬跟随在杨妙琦身后做着点验记录,李丹丹拿着专业的放大镜一边鉴定珠宝,一边口中“啧啧”有声,显然是被这一批华丽而珍贵的珠宝给镇住了。

虽然孙志军没有跟来,但事先已经和徐彬碰过面,交代了这次任务的情况,杨氏珠宝虽然是香港起家,但是随着市场空间越来越狭窄,近几年来已经把重心偏移到大陆来,相对于西方珠宝的瑰丽,杨氏珠宝从设计到成品都透出一种传统的气息,西方人不是很喜欢,所以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要相对狭窄一些,但是却很适合大陆人的品味,杨妙琦从法国念完书回来,就被安排在华东区总裁的位置上,看得出,杨朝辉对大陆这块市场很有信心。

如果不是杨朝辉突然病危,也许杨氏珠宝现在的脚步还会迈的更大,现在华东区公司与香港总公司的关系很微妙,总公司卡着华东区的货源,而总公司的大半收入却是来自华东区,加上正在争夺家产的杨伟杰和杨妙琦分别坐镇总公司和华东区,可以说两者现在很难说是敌是友,所以,杨妙琦才要在人手缺乏时亲自过来,就怕生出意外。

在华东区虽然人事部部长是杨伟杰安插的人手,但是真正有权利的却是熊经理,经过杨妙琦一年多的苦心经营,华东区基本上是铁板一块,人事部部长成了虚衔,只能批批假期,安排一下度假地的事情,所以,总公司要继续掣肘华东区,只能从货源一块做文章,往年总公司发往华东区的货品都是残次品,或者是香港地区不热卖、淘汰的旧款,可随着杨朝辉突然有一次在医院清醒过来,临时召开了董事会,宣布发展重心转移至华东区之后,这次的货品清单上就出现了很多新款的好货,杨妙琦既兴奋又担心,她对自己的二哥实在太了解了,经营管理不在行,但是玩些阴招却能恶心的让人吃不下饭。

黄士其作为总公司开发部部长,是杨伟杰最忠实的拥护者,四十岁上下的年纪,体型有些痴肥,走动起来,身上的肥肉都在抖动,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只不过走了几圈就已经脑袋见汗了,对着杨妙琦不断的点头哈腰,把自己的位置摆的极低,但是杨妙琦显然是不待见他,连正眼也不瞧他一眼。

房间几乎密封起来,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守卫着各个出入口,鉴定工作是很耗时间的,鉴定师要对每一样珠宝仔细鉴定,无论是材质还是工艺技术,都很考究鉴定师的眼力,这时候就能显出鉴定师的工作经验来,熟练的鉴定师只是几个呼吸就能判断出一件珠宝的真正价值,但是李丹丹显然缺乏的就是工作经验,所以她的工作开展的很慢,杨妙琦把三十六个盒子都看了个遍,李丹丹还在第二个盒子里的七件珠宝上做鉴定。

黄士其带来的这批货装了大大小小三十六个盒子,小的盒子一般都是特别贵重的珠宝,专门定制的包装,连包装盒都价值不菲,只能装下一件或两件珠宝,而大盒子就能装下上百件珠宝,徐彬计算了一下,这批货品,零零总总有近两千多件珠宝,只看开发部给的最低出货价就高达八千万,如果华东区能趁着高峰期把这批货全部销售出去,销售额至少达到两个亿,要知道整个华东区去年全年的销售额也只有十个亿出头,难怪杨妙琦如此重视。

李丹丹每鉴定完一件珠宝,徐彬就要将它拍出照片来,由李丹丹签下鉴定书贴在照片后面,连同珠宝一起收起来,然后到开发部工作人员处签收认领,虽然说是同属一批公司,但是认领珠宝,还是要缴纳最低出货价的,徐彬这时候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大笔一挥,就是几千、几万元的现金从公司账户划过去了。

“哎哟,不行了,我得休息一下,看的我眼睛都吃不消了!”李丹丹揉着眼睛叹气道,她的工作态度还是很认真的,所以,每件珠宝就看的更仔细,就更为消耗眼力了,三个小时过去,才看了十几件珠宝,黄士其在一旁都等的打哈欠了。

杨妙琦皱了皱眉头道:“那你先休息一下吧,就算耽误点时间,也别在工作上出了差错……黄部长,真抱歉!我们的鉴定时间可能要比想象中的长,我想你应该等得吧?”

黄士其笑道:“杨总实在太小心了,其实用我们总公司的鉴定师也是一样的,这样我们都没必要干等嘛!以这位小姑娘的眼力,我估计过完了元宵节,这批货也不能运到市场上去,耽误了销售高峰,即使这批货还有价值,怕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了,杨总,你说呢?”

杨妙琦看了看开发部带来的三名鉴定师,胸口都挂着专业证明,年纪都是在五十多岁的老鉴定师,如果有他们加入鉴定工作,三天时间足够将这些珠宝鉴定完毕了,可是她心里总觉得自己二哥会搞事,更加不敢用总公司的鉴定师,但是黄士其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左右为难间不由犯愁起来。

“杨总要是担心我们开发部的鉴定师水平不够,完全不必要!这里的鉴定工作做完了,你回去再用华东区的鉴定师检查一下,要是发现了珠宝有问题,随时可以连同鉴定书到开发部来找我么!我就算耍赖,还能不认鉴定师开的鉴定书不成?到时候就算闹上法庭,杨总也是有理有据的!”黄士其继续进言道。

杨妙琦一对好看的眉头又紧了紧,心里暗想道:“杨伟杰花那么大力气把鉴定科的人都支开,留出这么三十多天的空白期,显然就是想在这次鉴定上用总公司的鉴定师,但是那些鉴定师……都是要拿个人名誉做担保开鉴定书的,一名鉴定师连名誉都失去了,就是生不如死了,他们真敢往里面掺假么?就算有一两件假珠宝,顶多也只是公司亏损几十万而已,相对于一批销售额高达两三亿的珠宝,光是市场宣传也不下千万了,能有什么用?纯粹就是心里不舒服,故意恶心我一下么?”

黄士其又叹道:“小杨总,这次我们可是诚心与华东区合作了,董事长都已经发话了,就算大杨总再怎么不乐意,也不得忤逆不是?过去,我们总公司的确和华东区分公司有些竞争,个别工作人员把这种竞争性夸大,使得两家不和,但那和大杨总内心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大杨总以后毕竟要主持整个杨氏珠宝,还是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嘛!华东区挣到钱了,我们总公司的人也跟着发奖金不是?除非我老黄不想混了,还能在这个事情上得罪杨总么?”

杨妙琦转念一想也是,黄士其毕竟是外人,她杨妙琦再不济也是杨家人,在杨氏珠宝她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说得上话,真要是这个事情上下了套,近亿元的资金打了水漂,拼着华东区总裁的位置不要了,他黄士其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杨妙琦便微微点头道:“好吧,那就麻烦三位老先生了,徐彬、丹丹,你们把工作量大的物件让给老师傅们,先去挑些小物件帮帮忙吧!我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你们辛苦辛苦……”

杨妙琦还是留了个心眼儿,让李丹丹去鉴定那些价值比较高的小盒子里的珠宝,这样就算三位鉴定师大量掺假,只要这些价值百万、千万的珠宝不出问题,至少就亏不了。

徐彬和李丹丹来之前已经被孙志军通过气了,知道杨妙琦这话里的意思,等开发部的三位鉴定师工作起来时,也各自忙开了,徐彬实际上一直在替杨妙琦关照着,每一件采购下来的珠宝,他都会用“生死瞳”看上一眼,不同于古玩文物,新款珠宝上都会微微泛着红光,这些毕竟是手工艺人精心雕琢出来的作品,被灌注了心血的作品都会带有这样一种“运势”,如果是机械工艺作品,就不会有这样的红光,虽然微弱,但这种“运势”配合珠宝材质的特点,确实是有助于佩戴者的“势”的,微弱的“煞气”会因为这种“运势”而被驱散。

“生死瞳”用多了也是很伤神的,这和精神集中力有关,徐彬读书本来就不太好,就是因为小时候精神很难集中,好在每隔一段时间他可以休息一会,而他不签字,这些珠宝也不会被采购,这样忙碌的工作了十几个小时,期间,杨妙琦打过两个电话来询问进度,还安排了孙志军送盒饭和水过来,当工作进行到一大半,六千多万的货款都已经付讫时,徐彬忽然收到鉴定师递过来的一件奇怪的珠宝。

这件珠宝的鉴定书上是这样写的:纯金质古典风格枫叶形缀顶端互盘式手镯,经XXX鉴定为真品!而在“生死瞳”的观察下,这件不起眼的珠宝上有一股浓郁的黑气,徐彬蓦然睁大了眼睛,这件手镯居然是件“老东西”!

本文来自小说《夺宝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