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稳住了,但不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很悬

要说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问题,可能就和说中国的问题一样:数不清。

作为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可悲的是,房地产也是中国受管控最严重的行业。特别是这一年,房地产行业已经到了限制价格涨幅的程度,曾经的市场化改革,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危机。

如今,房价是稳住了,不见涨,也不见跌。但是房价上涨真的对普通民众有利吗?

如果居民收入提高,房价稳住了,那么居民购房相对来说是不着急了,至少不会到处去挖六个钱包,债台高筑去买房。要知道,现在很多刚需买房,都是被房价上涨给吓的。

但是房价毕竟已经大涨特涨了一番。这部分高额的涨幅透支了未来十余年的工资涨幅,这集中反映在居高不下的房价收入比上。

稳房价并不能解决问题,而只不过是安慰了他们受伤的心。

问题在于,中国老百姓都已经见识过房价调控-猛涨-调控-猛涨的周期,难道这一轮调控之后,不会再来一次猛涨吗?

价格只是市场的最终表现,它反映的是经济运行的结果,而不是经济运行的动力。

稳房价,会给产业链上游带来一定的刺激,比如压缩土地价格,减弱投资和投机行为,降低居民杠杆率,但是无法解决房地产行业的根本问题:供需失衡。

房价调控也带来了一定的副作用:压缩房地产投资,减少商品房供应,甚至到最后,压缩商品房土地供应。而这一切,最终都会传导到整个经济,引起经济增速的下滑。

经济下滑,又会带来决策层的应激反应:重新放宽信贷,放宽土地,放开房价,最终价格再次猛涨。

什么叫做好心办了坏事,这就是。

在我看来,要真正好心办好事,把人民群众的住房需求给解决好,就必须直面房地产的结构性问题:

高端没处买。据统计,中国千万富豪有400万人左右, 亿万富豪15万人,百万富豪7000万人。对于有钱人来说,他们需要享受高品质生活,所以得买豪宅、高档小区。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些钱不可能放在银行里存着,得投资。在中国,投资途径本来就受限,投什么都有风险,但是房地产成了最好的投资品。不但持有成本低,没有房地产税,而且风险低,可以集体炒房而不犯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罪。

放假稳住了,但不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很悬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开始了扫楼模式,整栋楼整层楼的买,囤积,也就不足怪了。他们的需求是豪宅,而一套豪宅动不动几千万,可以囤积他们的需求,如今变成囤积民宅,房价不上涨才怪!

中国的豪宅不够多,安排的地方不够合适,其实某些地方,比如农村郊区,完全可以卖给富人做豪宅,做高档小区,农民也能够赚钱。社会主义也不能不允许贫富分化。

中端买不到。中产阶级两亿人,工作四五年,攒下了第一桶金,可以付个首付了。偏偏这个时候房价猛涨。

为什么涨,一个是供地不足,人口都往大城市、省会城市、沿海城市集聚,大城市的规划却还是很落后,打压人口,驱逐人口,压缩供地规模,那怎么能不涨呢?如果政府机关能够有效地考虑到人口流入的规模,适度地规划用地,那么怎么会买不到呢?

放假稳住了,但不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很悬

经济学家已经证明,大城市有利于经济发展,人口集聚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就像城市化一样,只能顺应和引导,但是不可阻挡。

一个是富人们的投资,挤占了大批房屋。那些黑黢黢的房子,就是富豪们无处安放的货币。

中端是社会经济的顶梁柱,高额的房价压住了他们的消费需求,创业需求,对经济损害可想而知。

底层住不起。一个社会必然会有底层群众,一个城市也会有低收入阶层,他们从事的工作没有那么多报酬,但是也是经济运行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而且,从生产要素的结构来说,他们也不可或缺,随着人口的不断减少,报酬上会不断体现他们的这种作用。

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有一个能住的地方。买房也许是奢侈品,但是买低端住房,保障房,租赁廉租房,依然可能成为他们的选择。政府要做的是保证他们能住的起,能有一个安家的地方。

放假稳住了,但不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很悬

也就是说,要能保证他们的基本居住需求。而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大量的经适房被高端人口占用,保障房建设也举步维艰,吝啬的很。反而是人才公寓如火如荼。

特别是那些外来无户籍人口,明明在为这个城市服务,却被当做垃圾一样清理,不被城市认可,不被社会认可。他们似乎成了城市各种肮脏混乱的源头。

政府热衷于吸引高端人口,嫌贫爱富,嫌弃弱者,但是,谁来为这些高端人口服务呢?

帮助底层肯定会有财政问题,但直面问题,帮助弱小才是社会文明的基本底线。而且,大量的转移支付,与其给到人口不断减少的西部,不如留在东部,留在有生机的地方。

贫者无立锥之地,要真到了这个地步,流民四散,难免不跌入历史上王朝衰败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