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文丨指月

2018年已近尾声。国产电影市场经过了春节档《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的创纪录爆发、暑期《我不是药神》的异军突起、《西虹市首富》再创开心麻花喜剧票房神话后,国庆档《无双》之后接棒之作久久不出,《无名之辈》在《毒液:致命守护者》余威之下,票房虽然随着口碑回暖,但在新一波好莱坞大片面前,已经失去了突破票房的最佳时机。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在元旦档期之前,以《海王》为代表的最后一批进口大片占据了视野,已经没有众人瞩目、票房预期很高的国产大片在跨年档期前上映。在此时为2018年国产电影发行公司做一个总结,时间也不算提早。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笔者截取了淘票票专业版上截至12月6日发行、联合发行票房总量分别排名前十的发行公司。票房总量排名的形式并不全面,参与某部爆款黑马进而挤进前十的公司大有人在。但本文仍试图以行业角度为读者分析2018年电影发行市场变化,传统电影公司、互联网票务平台、新锐发行公司之间的格局究竟如何?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华谊、万达各有悲喜,北京文化选片独具慧眼

从截图中不难看出,不管是联合发行还是发行角色,排名第一的都是“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影),与发行量同样惊人的中影一起构成了一大势力。但究其根本,华影与中影是唯二拥有进口影片全国发行权的机构,庞大的发行量与票房是源于这一地位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中影、华影在进口片领域的优势由政策环境决定,与市场环境关系不大。

所有的进口电影都需要华影或中影挂名发行,但大部分情况下在两家之外,仍有其他公司进行发行工作。以《毒液:致命守护者》为例,在影片资料中显示发行方为中影和华影,而众所周知在引进、宣发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腾讯影业则位居出品方之一。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毒液:致命守护者》公司资料

刨除这两家公司之后,传统电影公司的势力版图主要剩下五洲发行、华影天下、万达影视这三家在发行数量与票房上均有较高市场地位。

五洲发行成立于2014年,是由万达影视传媒主导,联合大地时代电影发行、金逸影视传媒、横店电影三家院线公司共同投资成立的发行公司,显然这是万达融合院线端的势力试图从产业链下游占据主动的成果,2018年分别押中《我不是药神》《唐人街探案2》两部爆款电影让五洲发行得以站稳脚跟。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华影天下于2016年成立,由华谊兄弟发行公司主导,联合了上海电影、微影时代成立的发行公司。华影天下在2017年《前任3:再见前任》《芳华》票房双响炮之后,2018年则归于沉寂,参与联合发行的《西游记女儿国》在春节档首先掉队,被寄予厚望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最终仅获6亿票房,《江湖儿女》《找到你》在文艺标签之下表现已属优异,但从票房数字来看则略显寒碜。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从这两家公司的成立过程与发行电影项目的性质来看,实质上是一次院线发行资源的再分配:华谊、万达在组建五洲发行和华影天下时,联合的公司几乎全部拥有强大的院线力量,大地、金逸、横店均是全国前十大院线公司,华影天下所联合的上海电影旗下也拥有国内排名靠前的联合院线,微影时代在当时则是微信独家购票入口,如今已与猫眼电影合并。

因为行业政策的寒冬,几个横跨全产业链电影巨头在2018年显然都不算好过。但在一片冰冷之中,也有发行公司因为接连押中爆款而受益。其中北京文化在2018年先后参与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两部黑马的发行,2017年《战狼2》之后再续辉煌,选片称得上别具慧眼。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猫眼、淘票票竞技同场不同路,腾讯影业加码进口片

年初,淘票票总裁李捷接受采访时就说过,淘票票要做的是平台而不是入口:“平台跟入口最大的区别是说,首先第一阿里影业自己不寻求在宣发和内容上的主导权,我一般不会去垂直整合这里面所有的业务。我更愿意用一个平台的身份出现,然后在宣发领域,我自己拿票的时候第一联发。”

不难看出,这种倾向已经实现。淘票票2018年已经参与了24部电影的联合发行,总票房超200亿元,11月25日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559.12亿元,也就是说,淘票票参与联合发行的电影票房已经达到总票房35%左右。

11月8日,阿里影业发布了最新一期业绩,其中互联网宣发收入达11.72亿元,同比增长近20%,经营利润0.64亿元,首次扭亏为盈。这也意味着一直以“无上限投入”烧钱抢地盘的在线票务平台,终于在宣发业务上证实了盈利之道。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与淘票票两分天下的猫眼电影走的路线却不同。猫眼电影在联合发行电影的数量和总票房上与淘票票差距较大,但却以主发行方的身份投入了多部电影中: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可见猫眼电影这一年的主控发行成绩单是喜忧参半的。这些电影几乎全是备受瞩目的国产大片,但从最终票房成绩来看,《捉妖记2》高开低走在春节档三强中居末;《英雄本色2018》票房惨淡,导演还与猫眼背后的光线传媒闹的不可开交;《邪不压正》顶着姜文的大名,不足6亿的成绩实在称不上大卖;《李茶的姑妈》甚至成为了开心麻花“神话破灭”的话柄。

但在《后来的我们》和《一出好戏》这两个项目上,猫眼电影却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后来的我们》原本可以成为网络宣发的教科书式案例,只是在“退票风波”的波及之下失去了原本的光辉,《一出好戏》在《爱情公寓》口碑迅速崩盘后成为意外之喜,这两部成本不高的剧情片成为猫眼电影发行补上了漏洞。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猫眼电影与淘票票的不同路线,或许是两者背后大股东的不同基因所决定的。猫眼电影与光线传媒的深度绑定并未因微影时代的合并而削弱太多,《英雄本色2018》《一出好戏》两部电影中光线传媒都同列出品方与发行方之中,自身拥有发行业务的光线传媒如何发挥猫眼电影更为强势的资源,是猫眼电影与光线传媒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淘票票业绩逐渐好转的情况下,阿里影业所谓的“平台搭建”显然已见成效。而猫眼这边大股东是光线而非腾讯,腾讯在发行业务上的布局则由腾讯影业完成。2018年4月,腾讯影业宣布成立腾影发行,“未来,我们希望面向行业,腾影发行能成为制片与放映的纽带;面向用户,腾讯影业希望通过承载传播优质内容,连接广大观众。”腾讯影业CEO程武在当时说。

腾讯影业在2018年宣发成绩的两个大手笔分别是《头号玩家》中国区互联网宣发和《毒液:致命守护者》的投资和宣发,这两部电影截至12月6日分别取得了13.85亿和约18亿元的票房成绩,表现可谓极佳。

2018年电影发行成绩单:淘票票实现“平台”化,华谊万达各有悲喜

可见,腾讯影业切入的口子是深度垂直的,在利用进口片打开市场后,腾讯或许能利用腾影发行的资源达到与猫眼电影不同的发行业务发展路线。

结语

在电影的产业链中,发行段一直有着极大的变数,在国内的电影公司们逐步走向综合、全产业链后,发行端也成了必争之地,以万达电影、中影集团为代表的综合巨头兼具制作、发行、院线业务,且各自在某一阶段具备统治力,已经成为国内电影行业的常态。

互联网公司的入局则有不同的路径。猫眼、淘票票开辟的在线票务平台占据了票务入口这一必备资源,开展宣发业务顺理成章,也成为盈利的重要方式,而以腾讯影业为代表的新势力则试图以自身IP储备、技术与渠道的优势以全新角色进入市场。

2018烽烟将熄,国内票房在冲刺600亿的路上时间所剩不多,中国电影市场的焦虑时代仍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