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双 11 当天,天猫的成交额定格在了 2135 亿元,再次刷新纪录。

同在双11期间,国内电商“蘑菇街”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IPO申请文件。

陈琪是有想法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天生就是要当老大的。上幼儿园的时候,如果有台阶,我就一定要坐在最高的那层上面,下面的都要听我的。”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为了创业,卖掉了在杭州的房子,放弃了淘宝的千万期权,8年创业,终将小伙伴带进上市公司的殿堂。

一切都顺利的话,今晚蘑菇街就将在纽交所挂牌 ,IPO发行价区间为14-16美元/ADS,股票代码为MOGU。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蘑菇街平台上月度活跃用户为6260万,主要为年龄在15至30岁之间的年轻女性。在微信、QQ和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上也拥有超过4000万粉丝。

IPO后,蘑菇街创始人陈琪持股11.3%,拥有79.3%的投票权。腾讯为最大股东,持股17.2%,有4%投票权。

一切都貌似很美好,反而体现了蘑菇街的尴尬,2019财年到现在依旧是亏损的,年轻女孩的钱越来越难赚,还要听Pony马的话。

陈琪愁啊,毕竟历史上,鸿鹄的结局并不美好。

风口没找对

蘑菇街由陈琪一手创立,2010年2月他从干了6年的淘宝离职,拉着浙大的校友魏一搏创业。陈卖了杭州的房子,魏处理了深圳的房子,一共凑了150万的启动资金。

陈琪做的第一个产品,叫卷豆网,就是一个把电商和社区结合起来的工具。对于一个浙大计算机毕业的技术男而言,这波操作天花板太低,规模始终上不去,2010年8月转型做导购,并开发出了蘑菇街beta版,商业逻辑定位是一个导购平台。

由于淘宝上海量的商品带来的低购物效率,以及商家间竞争带来的高营销成本,第三方导购平台依托于淘宝的肥沃土壤迅速生长。美丽说和蘑菇街,都曾在电商导购狂潮中风极一时。

作为导购网站的明星代表,两家平台一度能每天向淘宝导入300-500万的UV,电商导购转化率高达10%。双方定位于年轻女性,通过整合分散在社交网络的零碎流量,通过植入商品链接的方式导流,依靠赚取导流佣金为生。

依靠大树好乘凉,但终究仅是长在淘宝平台的一个业务而已,且这样过度依赖的模式难以为继,连创始人魏一搏也说了,“我要是马云,早把蘑菇街封了。”

没想到2013年10月,淘宝先取消了蘑菇街和美丽说的淘宝客联盟资格,接着又屏蔽了所有外链,蘑菇街和美丽说原有的商业模式彻底不成立了。

转型做电商,但既没流量,也没资源,举步维艰,做到了2016年,两家只好合并成了美丽联合集团,也就是现在的蘑菇街,当时大多业内人士都认为两家合并有点“抱团取暖”的意思。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再来看蘑菇街刚成立时间,2011年2月是怎样的一种互联网环境?

要知道,2011年1月底微信才刚刚发布,阿里的双11才做到第3年,iPhone才刚刚在国内爆发,移动互联网时代马上就要来了,所以那个时候能够用智能手机上网的用户,属于“五环内”的比例还是比较高的。

蘑菇街和美丽说没抓住机会,却也生不逢时。

挡不住业绩下滑

2016年1月11日,蘑菇街和美丽说的眉来眼去以双方CEO内部信的方式官宣。陈琪为CEO,公司聚焦女性时尚电商领域。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陈琪的内部信最后,有这样一串数字:112358!这在数学上,是“斐波那契数列”的一部分,即每一项等于前两项之和。

这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数列,但出现在内部信最后,以感叹号结尾,就显得颇耐人寻味。有媒体人士猜测,当这个数列趋向于无穷大时,前一项与后一项的比值逼近黄金分割0.618,寓意用最合理的方式做最完美的事情。

这种解读,倒是可以印证陈琪对于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后发展的足够信心。

事与愿违,合并之后的蘑菇街和美丽说,在用户群上高重合率,都以少女为主,同时还要面对来自“小红书”等同类电商之间竞争、阿里、京东等高段位玩家的压力。

所以合并以后,双方都做了一些整合和努力。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蘑菇街由之前的垂直电商,转型为“B2C + C2C”的社会化电商,合并后美丽说也朝着这“社会化”进行转型过渡力求与蘑菇街同步。

随着直播风的兴起,蘑菇街又在平台上加入了“直播购物台”的功能,由网红试穿衣服、鞋子等,切入“直播+电商”领域,并在此基础上搭建“前播后厂”的直播供应链模式,但效果并不理想。互联网的马太效应,主播留不住都跑去了更贴近商业的淘宝直播那去了。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当年,两家公司的合并交易额接近200亿元,规模仅次于阿里、京东、唯品会;在内容端,仅次于微信与微博。

但今年11月9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相比3年前,合并后的蘑菇街一直在走下坡路。

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2018财年里,蘑菇街营收为9.73亿元,同比下降12.3%。收入主要来自营销服务、佣金抽成和其他收入,2018财年分别占比为49.0%、42.8%、8.2%,收入降低由前两项造成。

从用户量上看,同样尴尬。

2018财年MAU(月活跃用户人数)为6520万,增长27.8%;2018财年活跃购买者3300万,增长了35.2%。但拿截至2018年9月30日前的12个月和同期对比,MAU则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活跃购买者从3170万增加3280万,增长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有消费者告诉「电商在线」,蘑菇街上的产品,淘宝上都有,也侧面说明了蘑菇街对用户的吸引力在下降。

这直接导致蘑菇街持续的亏损,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的上半年净亏损1.85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915亿元。按照每年4亿元的亏损额计算,没有融资进入,蘑菇街最多只能撑两年。

蘑菇街的未来

蘑菇街上市,最欢喜的应该是pony马,坊间解读更多的是腾讯又把一家电商拉上市了!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对于“蘑菇街们”来说,看中的是腾讯的流量和影响力,以为抱了流量矿山后,就会坐拥源源不断的宝石。

但事实并非如此,2015年初,美丽说获得微信钱包二级入口,所有人都以为在这之后美丽说的GMV会因为微信的用户洪流涌入,迎来几何级的增长。可惜结合的并不好,微信在电商上的导流并不理想。

而腾讯希望的,是符合微信的社交用户属性以及连接一切的诉求,蘑菇街嫁接进来,是为微信电商的未来博得又一个有分量的筹码。2018年1月,京东与蘑菇街、美丽说母公司美丽联合集团共同宣布将成立一家全新的合资公司,专注于运营微信社交电商,并由陈琪将出任合资公司董事长——这是“京腾无界零售”计划的一步,京东借此进入时尚零售,腾讯则借此壮大自己的社交电商板块。只是现在看,雷声大雨点小,现在的声量越来越弱。

蘑菇街的未来图景会是如何?

年轻女孩的钱不容易赚,反倒瞄准了金融业务。

蘑菇街流血上市,少女的钱不好赚

蘑菇街的金融业务类型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向用户提供融资以满足他们在平台上购物时的借贷需求;二是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向用户展示他们的消费信贷产品;三是向商户提供各种短期融资。

招股书中蘑菇街也披露了蘑菇街旗下金融业务的运营数据:截止到今年9月30日的前6个月,公司金融服务收入2148.3万元。招股书中还特意指出:公司的金融收入占比正在逐步提高。

想要在金融领域有所发展,需要大量的流量支撑。如何将消费场景流量转化为金融板块流量,增加金融业务用户?这是蘑菇街会持续面临的问题。

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业绩下滑情况下匆忙上市?

缺钱是逃不过去的理由。

有相关人士对「电商在线」分析:此次蘑菇街寻求美股上市,一则迫于资本变现压力,二则为摆脱困境作最后一搏,三则可以让前期的资本顺利退出。

蘑菇街表示,这次将把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内容开发、对技术继续投资和开发、深化与商户和品牌合作伙伴的合作、包括潜在投资和收购的一般企业用途和运营资本等。

层层困局下的蘑菇街,上市输血,维持生存后就能找到新的增长模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