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杨桂宁文/图

  生活中,不仅仅是一日三餐,解渴充饥,还有人们对吃的讲究,这种讲究蕴含着人们对事物认识和理解,借吃这种形式表达了一种丰富的心理内涵,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美食文化越来越讲究,体现了对饮食文化的审美,和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在我们桂平,有这样的一道美食,说起它,就像说起桂平的父老乡亲一样亲切,那浓浓的米香,带来的就是浓浓的乡情。它是桂平最具乡愁的小吃,桂平人民都爱吃它,它就是桂平的传统特色美食——米果。

  桂平是一座风景宜人,依山傍水的小山城,著名的佛教圣地西山就座落在城郊。桂平有着千年的悠远历史和深厚的文化积淀,有着传统的美食考究,独特的文化意蕴。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作为产粮大市,桂平是广西的鱼米之乡,桂平人做的米果最具传统特色,桂平人把做米果形象的叫做“整”米果。

  米果这种小吃,在桂平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当下,走进桂平乡间,你总能不经意的在某一间老屋子的天井一角,发现一个古老的青石磨。那是老祖宗留下的用来磨米浆做米果的石磨,已用了不知有多少年代了,这些古老的青石磨足以见证桂平传统米果文化的年代久远。

  桂平人外出工作、求学想家的时候,总会想起家乡的味道,想起家人“整”的米果,那晶莹白嫩,那圆滑甘香,直教人口涎直流。

  对我来说,米果的滋味是童年时最吸引我心的味道,那熟悉的味道挥之不去,萦绕心底,总在我身心俱疲时,穿过岁月的长廊,停在那故乡的小院里,仿佛间,又嗅到了母亲做的美食。

  小时候,每逢贺社、四月八、端午等传统节日,亦或者亲人欢聚时,母亲都会整米果,让家人美美地吃上一顿。这样的习惯在今天桂平的蒙圩、白沙、西山、社步一带仍然保持着。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桂平传统特色米果的制作工序特复杂,食材极其讲究。做靓米果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要选上好的糯米和粘米,二者按一定比例,这一步不能有疏忽,否则就极难做出靓米果了。母亲说,整米果选的糯米最好是储存一年多的陈谷糯,这样的糯米做出的米果最爽口,滑而不腻。

  每次整米果前晚,母亲都会选好、配好米,用清水把米泡浸一个晚上。母亲告诉我,只有把米浸泡透,磨出的米浆才滑腻稠粘,才能做出细腻滑嫩的米果。

  米浸好后,母亲把浸泡充分的米淘洗干净,拿去磨米浆。石磨放在我家小门横廊的过道上,我家的房子很大,分为上下座,上座和下座左右两侧都建有横廊,中间是大大的天井。东面的横廊是大门的入口,大门入口两旁摆放着长凳,供大家农闲时坐在这里乘凉聊天。西面的横廊是小门的入口,在小门入口过道旁停放着一座大大的青石石磨,石磨是供我们这个大家族磨米浆用的,那家那户要整米果时,都会挑浸泡好的米到这里磨。

  我经常帮母亲磨米浆,石磨上方用两根绳子吊着一条“丁”字形的把手,把手悬空挂在胸部的位置,磨米浆前,母亲先用清水把石磨清洗干净,然后把布袋套在石磨的流水口处,母亲把浸泡好的米和水瓢几勺放到石磨上方的入口处,我将把手的铁勾插到石磨横柄的洞口里,摆开阵势,扎好马步,手持把手横柄,开始推磨磨米浆。推磨的用力很有讲究,如果力度把握不好,磨柄转至拐弯处时就会停滞不前,石磨横柄快转至转弯处时,要使股暗力,轻轻一推,磨柄就会越过拐弯处,过了拐弯处后,也要用暗力轻轻一拉,磨柄就会顺利转过下方的拐弯角。在我的推拉之间,石磨有节奏地旋转起来。母亲灵巧地避开转动的把手,一勺一勺地往石磨入口投米和水,母子俩的配合很默契,不一会功夫,米浆便磨好了。

  把米磨完后,母亲把盛着米浆的布袋口扎紧,让我用力把石磨上层石盘移开,然后把整袋米浆放置在石磨上,再把移开的上层石盘轻轻覆压在米浆袋上,大约需要半天的时间,米浆里大部分水分便被挤压掉,形成米团,我们把这过程叫“压浆”。

  “压浆”成型,家人便一齐上阵,分工合作,准备好捏米果。捏米果之前要做好两道工序,一道是搓米团,一道是煮米果馅也称“米果心”。一里一外,里外都要精心制作。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搓米团是力气活,基本上是由父亲完成,他要努力把米团搓到合适的粘度和柔忍度才算完工。

  煮米果馅也极要功夫,母亲在不同的季节煮出不同的米果馅,端午的时候会用豆角和半肥瘦的猪肉炒成米果馅;贺社时会用木瓜、瘦肉、腐竹炒成馅,放足好料整米果招呼客人;父亲喜欢吃甜食,每次整米果,母亲都要用黄糖做馅,做一些甜馅米果给父亲吃。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米团搓好,米果馅炒熟凉好,捏米果便开始了。母亲和姐姐们洗净双手,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整米果 。只见母亲和姐姐们在搓好的米团中掐下一小团,放在手心上来来回回搓成圆状,再把圆球捏成窝头状,朝窝心里放满米果馅,再小心翼翼的捏紧窝心口,不让露馅,紧接着又用双手来回搓成圆,一个米果便做成了……

  米果看似简单,可要成功的做成一个并不是易事。生手捏米果不是露馅,就是少馅,要不就是厚薄不均。露馅不成果,缺馅果不甘,厚薄不匀就会变成夹生果。

  米果整好,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煮米果了,煮米果也是极有讲究。母亲和姐姐整好米果,煮米果的事就由我完成,我要用猛火把锅里的水烧开,待锅里的水烧开后,再变回中细火烧,等到锅里滚动的清水平缓些时,我才能把捏好的米果一个一个轻轻的放到锅里,然后,把炒菜的锅铲背朝外放大锅里,轻轻推动沉没在,=水里的米果,防止米果粘锅。随着时间一分分过去,锅里的米果便一个一个不断一浮起水面,并随着滚动的水在不停的转动着。不多一会,所有的米果便全都浮起在水面上转动着,只只滚圆鼓涨,嫩白晶莹,香气四溢……此情此景,馋煞人眼。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米果浮起,说明已经煮熟。趁热吃米果,是最幸福的事。从锅捞起一个,放在碗里,左右手各拿一个筷子把碗里的糍粑果“叉”成几等分后,一小块一小块往嘴里送,慢慢品咂着,那满嘴的甘香滋味呀,妙不可言。父亲吃米果喜欢一次吃两个,一个是咸馅,一个是甜馅,用父亲的话说,咸包、甜馅的米果一起吃,咸甜交叉,味道更捧。受父亲的影响,我小时候也经常这样吃米果,时至今日我仍喜欢咸甜一起吃,比如喝糖水的时候,我喜欢夹些咸菜送,妻子对我这样的口味很是惊讶,吃甜就吃甜,为什么要用咸的送?岂不是夺了味么?我的解释是,生活本身就是酸甜苦辣都有,这样吃更能体验生活的真谛。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米果在桂平很受欢迎,贺社的时候,桂平人去吃社都会有米果吃,做社的东家会准备好几个茶几托盘的米果,客人一进门,主人家就热情招呼叫尝一个米果,客人要走了也让带走几个。

  为让家人、亲戚、朋友吃上鲜美的靓米果,桂平人总是精心制作,他们把对家人浓浓的爱意,对亲戚、朋友厚厚的情谊,凝聚在每一道制作米果的工序里面,用心做好选米、浸米、磨米、压浆、搓团、刨丝、剁肉、煮馅、捏果、水煮米果的种种功夫……

  这样用心做的美食怎能不好吃呢?米果的甘香,是用心做出的。米果这么受桂平人欢迎,除了它味美之外,圆圆的米果也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因此,它成为外出游子最思念的美食,毫不夸张地说,米果是桂平最具乡愁的美食,没有之一。每次同学群、家庭群、老乡群晒出做米果的图片时,总会引起一片咽口水的声音,瞬间点爆全群,引起大家热聊,米果,总是受到桂平人的关注,聊到它,也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我想,每一个漂泊的人身上,都背着一个故乡。而寄托乡愁最直接、最舒心、最欢畅的方式,就是大口大口地嚼故乡的吃食,就像桂平人喜欢吃米果一样。

最具乡愁的传统特色美食:桂平人缘何对米果一往情深

  随着年岁渐长,我越来越体恤桂平人对米果的口腹之欢,作为远离故乡的人,在米果中我就能寻找到家乡的幸福。

  离开家乡有多久,对家乡美食的思念就有多深。舌尖上的乡愁,恰是人间烟火中最至醇的香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五花八门的美食节我参加了不少,也品尝了不少各地的美食,但我觉得,都比不上我们桂平的米果。米果简单的原生态原料,讲究的做法,独特的搭配,是桂平人的最爱,更是桂平人忘不了的味道,是记忆最深处的乡愁。一座名城,一种味道。如果你有机会到桂平,一定要尝尝这道美食,它会让你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