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南塘旧梦 2018年 120 x 240cm

“喜欢吃甜食的人都感情丰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上,庄毓聪的老学生凑到一起聊天,于是有了对他的第一印象,与此后采访时的风趣缜密相伴生。性情里的丰盛,如同笔下世界开合包容,大写意花鸟的气势撼人,演绎出庄毓聪胸中澎湃的诗情画意。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寒夜更有未眠鸥 180x97cm

笔墨当先 自有我在

墨色的层次氤氲中,点线敲击出抑扬顿挫的韵律。每一处虚实和刚柔交替间,透露出强烈的书写意味。走到哪里,庄毓聪都不忘强调书法对绘画的重要性,亦生发在笔墨间。这份与书法的艺缘,结在儿时的文化基因里。“我的先辈是文人家庭,爷爷是私塾老师,家里藏书很多,父亲继承了书香门第的遗传,成年后在上海出版社当文学主编,擅长古典文学,诗书画方面才华横溢。”上世纪50年代,父亲被打成右派,就从城市返回,成家立业,庄毓聪是家里的长子,自幼在父亲身边接受熏陶,耳濡目染,书写的意识和功底逐渐延展出艺术的生命线。

“书早于画,中国的书法给写意精神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因此以书入画,可锻炼笔气。”在他眼中,脱离书法基础的绘画,线条禁不起端详,起收完全不得章法。而更重要的是,书写除了线的形式,还独具意韵与情怀,高手就是要把书写的境界都纳进画面。“强抱篆隶作狂草,素师蕉叶临无稿。”庄毓聪崇尚吴昌硕的笔墨个性,每天都要写篆书和狂草,也要求学生在课上临帖。“篆书写久了笔力阳刚沉稳,但是单纯的一种书法会使画面显得单调,不足以表现写意,而草书的狂热奔放可以补充生动气韵。大写意不是那么静气的画种,它有许多激情潇洒,草书得神忘形的状态正是大写意的精髓。”因此他的画面雄健,又充满吞吐的张力,如同经年的藤蔓缠干,有一股苍辣遒劲的积淀。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东篱秋风 90x60cm 2016年

他对笔墨的锤炼,不仅根植于姊妹艺术,也同大多数学画人一样取法传统,却是按照个人的一套方式。“我从明清大写意名家开始研究,有的着重临摹,有的只是看,用看的方式思考,读懂他们的笔墨,融汇到我的习惯中。而且我并非对临,始终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感悟在画。”清代画家石涛有言“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对庄毓聪的影响尤深,某种程度上,也是天赋的显现,让他于前人留下的宝藏中更快地找到了自己。

伴随艺术语言的不断成熟,庄毓聪为创作注入了丰厚的生活色彩。那些笔底的土鸡野鸭,傲鹤闲鸥,都属于曾经乡野日常的痕迹。“小时候推开门就是荷塘,一池荷花,经常有鸭子穿梭,还有许多白鹭,一脚收起一脚站立,或休憩或觅食或相伴。现在常说画家要到大自然体验生活,那是城市画家,我们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懂得多了。”庄毓聪笑道。一年四季,阴晴变换,孩提时期的他总是发自天性地喜爱观察,抓麻雀、养八哥,而当记忆流转入画,描绘的是自我对生命的体悟,浑朴间愈现真味。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独爱秋风 68x136cm 2016年

坚守大写意正道

“我的本性比较浪漫洒脱,也有点急躁。从小我就喜欢看公鸡打架,还爱斗山坡上的牛,大概是个具有战斗情怀的人,钟情大写意还是性情的关系。”三言两语,庄毓聪就将自己和大写意的“恋情”概括得生动风趣。早年学画,他由临摹任伯年的小写意花鸟起步,此后风格却逐渐偏转,最终投入天性所属,写意精神却一脉相连。“伯乐相马,不观其形而观其神,中国的形神关系自古形成。写意精神扎根于传统文学与古典哲学,诞生了绘画深邃的内涵,体现着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松风菊韵 136x68cm 2016年

正因为有着几千年的文化滋养,写意艺术才得以发展为博大的体系。从明朝徐渭开始,大写意花鸟就创立下辉煌开端,经由八大、石涛、“扬州八怪”、吴昌硕传承,又诞生了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这样的大师级人物,把大写意花鸟画推向高峰,然而却在此后出现断层。事实上,这也是写意创作整体遭遇的境况。“写意精神使得中国画在国际舞台上独树一帜,但历史的发展也会失衡。由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观念冲击,经济落后导致的文化不自信,再加上大写意本身的难度颇高,在似与不似之间挥洒笔触,充满了道和技的融会贯通,很多人望而兴叹,不敢尝试,而且中国美协获奖作品一贯以工细为主,写意的实用性不强,现实问题导致大家不愿意画。”

他清醒地知晓个中因由,也明白自己的选择,把眼下视为写意传统复兴的好年岁。对于西方艺术观念的“入侵”,庄毓聪认为只要正本清源,牢牢站在中国画的立场上,西为中用是完全允许的。因为艺术本就多元,把握好“度”,任何介质都可以拿来拓展中国绘画的维度。“对待古人,我用批判的眼光学习,他们的优秀之处一点一滴吸收,不足之处用当代思想和其他文化来补充。”在传统中扎稳脚跟,庄毓聪更加得心应手地借鉴他山之石,无论是西方的构成观念,还是南北画派的个性,抑或现代审美观念,他都纳入探索中,在实践中融汇通达,逐渐挣脱了时间和地域的束缚。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深秋野鹭眠》 136x68cm

寻找真理的路上,庄毓聪也曾一度有过彷徨。尽管从未动摇过对传统文化的信念,但当创作进行到某个阶段,他也想尝试一些所谓的创新,于是就用西方色彩观念去支配画面,或者加上材料追求新奇效果。“如果换作今天,我肯定不愿意这样,但人在中青年时期的思想还不成熟,不能到位地理解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那些当时的试验,后来证明都一一失败了,始终不如我创作的以墨为主的东方意韵浓厚的作品好,好在边探索边思考,受挫不算太多,最后决定不再走别的路。”于是作品愈发呈现出文人的高古气质与情怀格调,画意里的残荷秋韵挥之不去,传递着内心的疏逸与苍茫,而时节更迭至冬日,雪片飞舞,冷逸却不孤寂,也使古老的意象化出新境。

2008年,是庄毓聪艺术履历中的一个标志性节点。出任福建省美协副主席的同时,也是地市级别的美协主席,肩头的使命感又无形中重了一分。他拒绝裸露庸俗的题材,也不把画面修剪得太过纤细,而是坚定地在磅礴向上的大写意正道上披荆斩棘。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藤下有子96x96cm 2015年

石雕故里的勤耕不辍

庄毓聪的故土,是有着“雕塑之乡”称号的惠安县,三面环海,背靠大山,人杰地灵的景色滋养出不少文化名人。唐宋时期,大批中原人南迁入闽,日后又以此为跳板漂洋过海。或许因为漂泊的乡愁太浓,成长于此的艺术家多以传统为根脉,类似石雕、南音等古典艺术获得完整的延续发展,更加注重自身文化的承袭。

十几岁时,父亲托朋友给他介绍了泉州市的老师,于是庄毓聪跟随老先生黄紫霞开始正式学画。“现在的孩子能让家长带到培训班,这边绘画那边舞蹈,那种年代是不可能的,沿海农村连一个正式的老师都没有。”庄毓聪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去城市没有陆路交通,他就每个礼拜坐木渡船顺风而下,摇摇荡荡三个小时抵达。听完老师指点顺道去商店买纸,一张宣纸八毛钱,对家境清贫的庄毓聪而言是个“大得不得了”的数字。他每次只敢买一两张,临摹时生怕弄坏,就裁切成和样本等比例的尺寸,小心翼翼地附在原画上做记号。也因如此,他渐渐锻炼出精准的笔墨,用力恰到好处,几年后参加高考,福建省工艺美术学院朝他打开了大门。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更向梅边观鹤舞 136x68cm

考入专业学府,看到院系划分的庄毓聪却觉得有点“乌龙”——一心扑在绘画上的他,被告知去雕塑系报到。他找到学校争取调换专业,但已经开学一个多月,没办法再改动,不过国画老师愿意提供课程给他,于是庄毓聪成了学校唯一的“双修生”。中午,他从不午睡,一个人在画室认真地临摹;晚上,他放弃跟同伴娱乐的时光,踏实地在灯下用功,水平遥遥领先于国画系的专业生。而雕塑成绩亦名列前茅,过硬的造型功底对他日后的国画生涯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独特的空间和立体感跃然纸上。毕业时,庄毓聪被分配到主营手工业的轻工艺美术厂,业余时间坚持创作,终于得到带薪进修的机遇。他在广州美院泡了两年,眼界大开,再回来还被提拔为厂长,一时间甚至累出了胃溃疡。然而,心底的画家梦一直发出呼唤,让他最终决定辞职,此后调入文联,艺术事业开始起飞。

提及往昔,他对艰辛轻描淡写,经历过特殊时代的洗礼,勤学被视为理所应当。“学校的阶段是老师拉着你的手稍微走进来,告诉你这里是国画艺术,更多还是靠自己课后的系统研究,我们也是听老师的话,毕业后马不停蹄地努力,不可能毕业就是画家了,那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庄毓聪也拿严格的标准要求学生,高研班开课时,就敲打他们切莫散漫,否则学不到真知。

面对市场与名誉,庄毓聪的态度显得格外坦然,有一说一,但绝不受制于此。就像他在厚重传统脚下,总是跃跃欲试“和古人PK”,试图把大写意花鸟的高度和文化精神的深度统一起来,纵然清楚过程艰难,却依旧有胆量选择挑战,透露着超越常人的豪爽与魄力。(《新金融观察报》谷埕)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烟雨荷塘鹤归来 136x68cm 2016年

坚守大写意正道——他的花鸟画在笔墨融汇间得神忘形

庄毓聪

福建惠安人,中国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大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先后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现为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大写意花鸟画高研班导师、中国画院书画高研班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民盟中央美术院常务理事、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文史馆馆员、中国国画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民盟书画学会副会长、集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福州大学工艺美院客座教授。

曾先后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展”评委、“纪念黄道周全国中国画展”评委、“全国中国画名家小品展”评委、“全国第十一、第十二届美展福建展区”评委等。

擅长大写意花鸟画,艺术上主张以全方位的宏观思维及现代审美意识表现花鸟世界,立古承今,立中承西,立足民族精神、东方意蕴,注重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融汇,强调笔墨意境和构成意识,作品气势雄浑博大、高古奇拔、自成一格。

2016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大写至道——庄毓聪大写意花鸟画全国巡回展”在济南、兰州、深圳、合肥以及全国其他主要城市巡回展览。庄毓聪的艺术成果和独特的艺术风貌,在国内外美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