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抓老赖神器”——法院靠它追回600亿!

更多精彩的内容请关注:资产360 bjzichan360

“老赖”指的是有能力偿还而拒绝还款的人群。而“老赖”逍遥法外,债权人欲哭无泪,严重破坏了社会的信用体系和经济秩序。

最近,深圳就通过“大数据”让“老赖无所遁形!

来看看深圳是怎么做到的。

揭秘“抓老赖神器”——法院靠它追回600亿!

案件回顾 —— 一笔长达10年的抚养费

2016年7月25日,在深圳宝安区人民法院的调解室,双方正在唇枪舌战。对于当事人阿莲来说,等来桌子对面的人——许军的妻子并不容易,为了让被执行人许军兑现法院的裁决,阿莲这一等就是十年之久。

因婚姻破裂离婚,需支付小孩抚养费

杨继周是这起案件的承办法官。他告诉记者,在上世纪90年代初,该案的被执行人许军下岗之后,到深圳打工,1998年,认识了同在深圳打工的阿莲,两人同居一段时间后,阿莲于次年生下女儿婷婷 。

揭秘“抓老赖神器”——法院靠它追回600亿!

随着双方感情破裂,2000年阿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许军的非法同居关系。宝安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于同年9月16日作出判决,判令双方的非婚生女婷婷由阿莲抚养,许军于2000年9月18日支付1万元抚养费,并自2001年3月起每月负担抚养费500元,直至婷婷18岁成年。

2005年,阿莲再次提起诉讼,认为婷婷已到入学年龄,要求抚养费变更至每月1000元。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支持了阿莲的诉讼请求。

揭秘“抓老赖神器”——法院靠它追回600亿!

“老赖”消失10年,“改头换面”

可让阿莲没有想到的是,这共计十多万元的抚养费,让她们母女俩竟然一等就是十年。

判决于2005年9月18日生效,可许军却玩起了“消失”,下落不明,应付的抚养费分文未给,撇下母女俩孤苦相依。为此,阿莲向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然而,许军改了姓名,换了身份证号码,当起了枉顾亲情、枉顾法律的“老赖”。宝安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向许军原工作单位、住所地、银行账户等进行了多方调查,始终无法查到其下落。

十年间,四五位法官先后承接此案,倾尽全力依然无法查找到许军的下落。

一纸公正的裁决,却遭遇“执行难”,母女俩应得的抚养费迟迟无法到账。2015年,法官杨继周接过了这只十年啃不下来的硬骨头。

法官

杨继周

连身份证号码和姓名更改了,意味着原来的身份就消失了,至少在我们所有的系统里面查到的信息停留在更换身分证号码和姓名之前,这个是一个导致我们无法找到这个人,无法通过一些查询手段查到这个人的财产的重要原因。

10年后,新武器“大数据”抓住“老赖”

不过,与十年前不同的是,杨继周法官有了一个新武器,那便是大数据查询系统。

近两年来,不仅全国法院执行查控系统逐渐建立和完善,与此同时,深圳法院在全国首创了一个 “鹰眼查控网”。

在“鹰眼”之下,无论是被执行人的车、房、证券、股权,还是流动人口与出租屋信息等,都一目了然。过去跑断腿的流程,现在一键就可以把所有信息都查询到手。

四通八达的大数据网,让躲了十年的“老赖”无处遁形,经过在大数据系统的反复搜索下,杨继周终于发现了许军身份信息的最新线索,并通过鹰眼查控系统,对许军采取了限制出境措施。

完结:“老赖”一次性支付全部抚养费

在香港出入境口岸截获许军,深圳宝安区人民法院立即将其带回并司法拘留15日。

拘留期间,许军妻子找到法院,在宝安法院的主持下,许军的妻子最终与阿莲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一次性支付婷婷18岁前的全部抚养费和利息。

申请强制执行那年,婷婷8岁,拿到这笔钱时,婷婷已经长到了18岁。

法官

杨继周

她在临走的时候拿完钱跟我道别的时候,她就说杨法官你是好人。我对这个评价我觉得我认为是一种至高荣誉。为什么会十年呢?这个案件十年的执行过程,就见证了整个中国或者是我们深圳执行技术手段发展进步的一个过程。

“大数据”助力深圳法院

6年追回598亿余元

这个让躲了十年的“老赖”乖乖执行的大数据系统,现在有将近50家联动单位,每年的查询和控制请求已经达到了100万条。正和它的名字“鹰眼”一样,“老赖”们的行踪很难逃过鹰眼系统的追踪和查控。

自2011年成立以来,鹰眼平台已与包括公安、工商、地税、海关等在内的国家机关,多家商业银行、证券登记结算公司、联合产权交易所等多家协助执行主体,实行数据联通,基本覆盖了被执行人的各类记名财产。

另外,还可实施机场安检布控、边境控制、手机轨迹定位等人员控制功能。

有了鹰眼系统的助力,法官们的办案效率大大提升。深圳中院审判员杜佳鑫,就刚刚通过鹰眼系统办结了一个案件的执行。

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审判员 杜佳鑫:11月2日立案的,一个华南永旺商业公司跟陈小秋的一个案件,根据它的查询结果,他有房产、车辆、还有银行帐户,还有股权,在几天之内,我们全部都进行了冻结和查封,整个查询和查封结束,大概我们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被执行人发现之后非常惊讶说,怎么我现在所有财产全部被查封了。

短短一周时间,被执行人的车辆、房产、银行账户等多个财产被冻结,寸步难行,很快变主动申请扣划执行金额47800元。

在大数据系统的协助下,短短半个月,案件就已执结完毕。闪电般的办案效率,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大数据,成了破解法院执行难的新武器

以前有一个老的说法:当事人动动嘴,法官跑断腿。

如果像刚才举的例子,有13个协作单位的,以前估计起码要四个月的时间,因为 13个这个单位,要跑39次。所以说这个工作量可以想象得到,这个节约的幅度有多大。

张俊斌:我们现在也是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拓展外资银行的联动,争取在明年能够让更多的外资银行,能加入到我们鹰眼查控网,这样进一步的堵塞被执行人转移财产的漏洞。

张俊斌:经统计,经鹰眼查控网运行以来,共有598亿余元真金白银回到了债权人的手上。

大数据,成了破解法院执行难的新武器,张俊斌告诉记者,鹰眼查控网从2011年正式挂牌运行至今,深圳两级法院,一共有48万余件的执行案件,查控被执行人的财产、经过银行扣划的现金达到59.8亿元,对被执行人的股票,房屋,土地,车辆、股权等财产的变现,达到了538.2亿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