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出卖了!华裔政庇写手变线民:“我骗了美国,美国也骗了我”

华人生活网 2018-10-01 07:34

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曝光了一则重磅新闻:震惊!秋后算账,大批中国移民或被美取消身份遣返

超过13,500名多年前被美国政府授予庇护身份的移民(主要是中国人),面临着可能被驱逐出境的境况。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以及移民审查办公室(EOIR),正在考虑剥夺一大批移民的受庇护身份,而这些移民在多年前就已获得美国政府庇护。

然而,想要清查如此多的非法移民,据爆料,美国警方曾寻求一名中国人的帮助……

移民无间上演

曾于2011年至2014年为联邦政府调查提供帮助的化名为“劳伦斯”(Lawrence,音译)的华裔“故事写手”,曾被FBI发展为线人,以律师楼助理的身份,协助当局调查涉嫌诈欺的移民律师,甚至动用了隐形摄像头,并策反同事。

不过,他最终遭政府背弃,无奈选择隐退。

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的报导,劳伦斯于2005年7月从中国来到纽约,他以为可以在美国开启新生活,“我以为我能成为百万富翁,我这个人就是比较自信”。然而落地后的第一年,他就在皇后区法拉盛陷入了可悲的生活圈子,比如在门窗公司、玻璃工厂打工。

直到2007年,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华埠移民律师楼招募中文翻译的广告,于是他将简历传真过去,对方很快回复,问他何时能开始上班。

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一胎化政策迫害,图为中国的母亲推著独生子女

于是,劳伦斯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就开始在专攻政庇案件的律师楼工作。他最开始工作的律师楼由在2012年移民诈欺案中被捕的律师肯吉尔(Ken Giles)开设,劳伦斯说,该律师楼就是一间狭小办公室和里面的三个桌子,屋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互相都能清楚看到、听到,“我意识到在华裔移民群体中,造假申请政庇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劳伦斯说,“办公室经理会告诉客户应该做哪类声明,要编造哪种故事,以及提供哪些假文件。经理编好故事后,让客户用自己的话写下来”。

在肯吉尔律师楼工作一年半后,劳伦斯跳槽到刘枫凌律师楼,该律师楼基本专注于政庇案,他将律师楼比作一个工厂,每一个员工都有自己特定的任务,如翻译、指导、和写故事。

劳伦斯则在那里开始担任写手,他会从客户的一些真实细节入手,加工编造成受政府严重迫害的剧情,他知道要让故事非常生动,并要描述出巨大的痛苦,只有这种基于信仰、政治和一胎政策的迫害,才能顺利通过政庇审查。

中国移民申请政庇最普遍的理由之一是宗教迫害,图为河南濮阳一座被拆毁的天主教堂

在刘枫凌律师楼工作的几年间,劳伦斯撰写了500到600个假故事,并编写了大量的学习指南来指导客户,他还叫律师楼的翻译们将法庭上的很多细节编入手册,好让客户知道在法庭上移民官会喜欢问哪些问题,以及他们偏好何种答案。

在那几年,劳伦斯是这么劝自己的,“我是在帮助那些较低层的中国人获得留在美国的途径,他们没有真正犯罪,他们想要的只是找到一份工作、在中餐馆里打工而已”。

不过2010年11月,由于劳伦斯的兼职时间冲突,引起律师楼不满,他被刘枫凌律师楼开除,又回到肯吉尔律师楼。

回顾那些年每天编写虚假故事,劳伦斯在接受采访时忍不住笑起来,“那些政庇办公室工作人员和移民官,每天被大量虚假故事所淹没,他们都不知道真实的政庇事实是什么样子了”。

“我骗了美国,美国也骗了我”

2011年感恩节前两周,劳伦斯接到FBI的电话,被告知他已经被联邦政府盯上一年多,并给他两个选择,要不就与同事一起入狱,要么就协助调查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为自己多年的作为感到沮丧,突然间有机会把一切说出,有种爆发的感觉”。

劳伦斯向FBI提供了参与诈欺政庇申请的人员名单,查看相册识别嫌犯,上交了学习指南。

他佩戴隐形摄像头回到律师楼,录制了16个视频,他的目标是尽可能抓住更多人,第一个目标就是肯吉尔;他还策反了至少三人成为合作证人,其中一人是不久前劳伦斯帮助编纂故事获得政庇的李女士。

联邦探员告诉她,如果合作就不会被起诉,还会帮助她移民。但她最后仍收到移民局的递解信件,“是的,我确实欺骗了美国,但最后,美国政府也欺骗了我”。

劳伦斯在2014年刘枫凌被定罪后,也被检方控以三项重罪,这也就意味着他很难成为美国公民了。

他面临最高25年监禁,由于合作良好,最终被判六个月缓刑。

ICE致电,请他协助2000起案件

之后,劳伦斯搬到西南部打算重新开始,然而ICE探员追踪到他,希望他协助识别此前在政庇申请上撒谎的客户,这让他意识到,政府的审查方向正在朝提交政庇申请的移民身上转移。

移民官员表示,他们从2014年起就开始对申请者进行审查。

劳伦斯说,从2017年早些时候起ICE开始频繁给他打电话,表示有约20起案件需要他的帮助。

2017年3月,另一起电话中告诉他有200起案件

而三个月后,ICE再次致电,表示有2000多起案件需要他合作。“我很害怕,我拒绝了”。

于是,劳伦斯怕了,劳伦斯跑了…

彻查这13,000名海外移民对美国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而对于华人移民圈来说,则是一次巨大的灾难

根据American Action Forum的一项研究表明,把现有的非法移民赶出去,再加上防御措施的话,大概要四千到六千亿美元,那么如此高昂的费用又是由谁来为此买单呢?

同时这些被剥夺身份的公民,又将会以什么样的面貌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他们还回得来中国么?

文/海外网在线综合编辑

-END-

huaren58.com

关注我们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华人生活网 华人生活网微信平台同步,立足美国,面向中国及海外,一个海外华人都在关注的,华人最大微信平台,免费的华人商家,律师,医生,美食,月子中心,征婚交友,工作租房等分类信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