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安理会一票否决权

军武酷 2018-09-30 18:05

本届联大会议,的确比往届精彩激烈,男一号特朗普浑身是戏,以前美国总统不敢说的台词,他都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大声说出来。

“两年多时间,我的政绩已经超越了美国历届总统。”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大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特朗普便显出极惋惜的样子。特朗普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铁打的联合国,流水的大佬们,七十多年来,不变的是联合国安理会框架和决策流程。然而,呼吁联合国机构改革的声音每年都在增大,矛头对准的就是安理会五常手中的“一票否决权”。

村里有一些刁民打着机构改革旗号,想煽动其它一百多个村民推倒村委会,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用刁民来形容它们,不太恰当,不过,也没有其它什么词语更加生动。

“下跪何人?状告本官何事?”注定这是一出悲剧。

2001年10月31日,第56届联大,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代表阿迈尔,公开指责大国否决权破坏了民主价值观,呼吁建立一个更民主,更具广泛代表性的联合国,说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后来,利比亚被干的时候,果然没有人使用否决权(安理会1973号决议),这位刁民终于含笑归土。

利比亚反对一票否决权,看起来正义无比---民主决策。但事实证明,在国际社会上,特权与民主是一对辩证关系,再延伸一步,就是民主与集中不能分割。

一票否决权毫无疑问是特权,它产生的依据是二战后世界秩序维护,而且并没有违反《联合国宪章》精神,时至今日,《联合国宪章》核心精神仍然是两点:

一、普世主义。

二、和平主义。

普世主义:意味着允许多次意识形态并存,社会主义不吃掉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也不吞掉社会主义。当然,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景。

和平主义:意味着凡事不要打打杀杀,能谈就谈,不能谈就大国来裁决。

一票否决权是最好的集体安全机制吗?当然不是,但它避免了最坏的结果,七十多年,人类也找不到更合理的集体安全机制。

为什么刁民还是层出不穷?有卡扎菲前车之鉴,却继续飞蛾扑火?

刁民根据他们的小算盘,心态有五种:

一、经济强国

给联合国交的钱也足够多,认为自己具有拥有常任理事国资格,提高一下国际影响力。

这类国家,以日本、德国为代表,日本甚至提出可以不要一票否决权,只要能进常任理事国,解决方式是安理会常任席位扩编。然而,这不是钱的问题,日本,德国在二战的战败国政治身份已经注定。

二、有大国错觉

以为自己在某地区人口众多,地域广阔,就能挤入五常之例。

这类国家以印度、巴西为代表。印度认为自己进不了五常,简直没天理,13亿人口,南亚霸主,还有核武器,居然不让我进五常,肯定是有人嫉妒,从中作梗。然而,这也不是人口和核武器的问题,否则,巴基斯坦也能进。

三、得不到,就毁灭它

这类国家以土耳其、马来西亚为代表。

埃尔多安26日说:

“世界上不止五个国家,世界已经不是二战后的模样。为什么194个国家不能在联合国安理会内?为什么按照轮换原则他们不能拥有常任理事国席位?”

奥斯曼帝国综合症又犯了,它想得到与大国平起平坐的方式不是寻求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是摧毁这个机制,大家都是村民了,土耳其就跟大国平等了。

马哈蒂尔是在28日大会后的媒体会讲的,他以前一直有这种思想,认为大国否决权过时了。

不过,他跟埃尔多安不同,马哈蒂尔主要是借机控诉西方国家推行民主的虚伪性,中俄躺着中枪。

四、有条件的大国否决权

它们不反对大国否决权存在,但要预设条件,比如,在某个地区发生大规模暴行时,大国不能使用否决权。

这类国家以西班牙、墨西哥为代表,这种手段比较温和,讲情怀,讲人道,实现的可能性大于其它手段,圣母法国是支持这种改革方式的。

五、纯粹报私仇

其针对的不是大国否决权,也不敢得罪美英法,但要取消某国否决权。

这类代表国家就乌克兰,它绞尽脑汁要把俄罗斯手里那张否决票搞掉,不过,每次提案出来,都会被俄罗斯一票否决。

以上五种,无论哪一种,实现机会都极为渺茫,除非三战爆发,大家再按胜负关系,实力对比重建一个联合国机构。

大国否决权,体现的是大国力量,它不仅仅只是在安理会之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亚投行,都设置了大国否决权。安理会否决权从某种程度来说,只是让其它国家学会适应。

这世上不存在无限的民主,否则会乱套,这话也许一些民主原教旨主义者不爱听,但事实就摆在安理会。

五常的来源

二战大局已定,原来软弱的由英法操纵的国联早已无法行使功能。战后格局是美英苏三足鼎立,有点俾斯麦时代”三皇同盟“味道,罗斯福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之后,就开始规划美国所需要的大战略。

美国需要一个新的,能拥有领导权的国际联盟,彻底与门罗主义告别。斯大林是在德黑兰会议上得知这一概念(联合国),他从苏联的地缘政治角度考虑,也觉得符合口味。

丘吉尔设想的联合国是一个松散机构,实权在地区联盟,这样,英联邦老大就能比美苏更有话语权。丘吉尔计划被罗斯福和斯大林共同否定,罗斯福想建立一个由大国独裁的集权化的联合国结构。

当时美国想拆除英国的贸易壁垒,实现全球自由贸易,用国务卿赫尔的话来说,就是“扫清地区贸易障碍。”

英国提出的地区联盟自然不符合未来联合国目标。要确保美国在大国集团中的优势,罗斯福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将三巨头变成四巨头。

美国将中国拉入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是美国一张好牌。南京政府的票肯定跟着美国跑,尽管他也知道蒋政权已经无可救药,但南京会配合美国的牌局。

四巨头中,美国就会有两票,只要美国有两票,英国肯定会认怂,跟美国一票,这样,美国面对苏联时可以坐拥三票。苏联不欢迎美国的设想,但斯大林的反对并不激烈,反对最激烈的是丘吉尔。

1942年10月,伦敦得知美国计划后,丘胖感到恐惧和愤怒。丘胖很容易就可以发现美国的算计,他说中国进来,就是美国的投票工具,并以此来消灭大不列颠的海外殖民地。

丘胖无法说服罗斯福,倒是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差点说动了美国人,艾登警告美国说:“中国将在战后发生一场革命。”,他希望罗斯福能考虑到中国革命成功后的局面,但罗斯福还是坚持四巨头想法。

英国在无计可施情况下,打出了“法国牌”,提出五巨头设想,想用法国来制衡美国对东南亚,北非等地的图谋,然后英国去重建帝国。美国强烈反对法国加入,因为,美国直到1944年9月还在与法国维希政权保持外交关系,不承认戴高乐的自由法兰西政府。

美国与维希政府断交后,承认戴高乐政府,但仍然不接受法国成为五巨头之一。另一方面,戴高乐也不相信丘胖的好心,如果丘胖是真心的,就应当拉自由法兰西去参加雅尔塔会议,结果没有,大英帝国太能算计了。

直到旧金山会议召开前,戴高乐还在拒绝联合国构想(敦巴顿橡树园决议),并拒绝接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1945年旧金山会议上,美国私下向法国让步,放弃将法国控制的一些地盘当作美军基地的计划,戴高乐才同意加入安理会,使美国的构想得以实现。

中国因此得到了一张王牌,但这张王牌不是白捡的,这是中国人民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付出巨大代价后,理所应当获得的地位。

事实上:

美国的算计并没有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形势又变了,苏联全力支持新中国进入安理会,美国则死死维护台湾当局的代表权,直到1971年。

联合国权力集中在安理会,五大国除了赤果果国力因素,不需要民主选举。当时澳大利亚等国反对过这一机制,被美苏给说服了,再BB就把你这个剪羊毛的踢出去。

一票否决权,是一种绝对权力,一开始美国是同意受限制的,而苏联不同意,到了亚非拉国家纷纷独立后,美国失去了对联大席位的控制权,马上转而支持绝对权力。

从使用次数来看,也体现了美苏称霸格局,两个国家都动用了80次以上,英国30几次,法国与中国只有十几次,而且英法在苏联解体之后基本就没用过。

要民主吗?国际机构彻底民主会如何?

欧盟就是大家都有一张否决票,结果是效率低下,混乱无序,一个匈牙利就能破坏欧盟政策。

大国否决权提出来,对小国是一种保护。现在小国却跳来说不民主,说是否决权阻碍了达成共识。194个国家,讨论到哪一天能达成共识?

联合国是通过组织化的手段促进特定领域中共同目标的实现, 这是国家间共同的利益和目标,而非人们对国际社会空泛美好的愿景和期待。

一票否决权能让联合国效能达到最远的边界,也是战争熔断机制。一些小国将某种美好愿景失败,归咎于大国否决权的存在,这是本末倒置。

卡扎菲扮演过刁民角色,赢得了一些掌声,当美英法要设立“禁飞区”的时候,才四处苦苦哀求否决票,现在坟头草三尺长了。对叙利亚,美英法也想搞禁飞区,中俄用了否决权,阿萨德现在打算重建国家了。

不是大国否决权程序设置有问题,而是某大国绕开安理会去胡作非为才是问题所在。所以有的“刁民”真是无知者无畏,连应当反对什么都搞不清楚。日本提出过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增加到11席,土耳其要20席,结果都被安理会否决。

在一票否决权的程序下,提案废除一票否决权的国家,何苦呢?

请它们记住一句古老的格言:

Your uncle will always be your uncle!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阅读全文 2 军武酷 本帐号提供最新最酷的资料,紧跟热点,聚焦风云,以视频、电影、游戏、漫画方式,展现资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