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宅基地拆迁 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统一拆迁补偿办法已经时不我待

马跃成 2018-11-24 16:43

都是宅基地拆迁 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统一拆迁补偿办法已经时不我待

(文/马跃成)

多年以前,江西发生一次严重的拆迁血案,引起全国关于拆迁的大讨论。在2011年,国办颁布《国有土地征收与补偿条例》,进一步规范土地拆迁程序,意在避免拆迁造成的社会矛盾。那个时候,还在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参加过一次关于拆迁的大辩论,参加辩论的有北京大学教授,也有全国知名的拆迁大律师,我因为写过几篇关于拆迁的博文,也被邀请为嘉宾。当时的场景还是可历历在目,台下观众很多都是义愤填膺,但是,也有几个从宁波过来的女观众,却表现的喜笑颜开。同样面对拆迁,各人的感觉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前几天,在北京郊区爬山,遇到一对老年夫妇,骑着一个电三轮车,砍荆条和葛根藤,老人说,儿子家有勾机(挖掘机),在自家地头给开了一块地,准备明年种豆角。儿子要给买竹竿,老人说,竹竿只能用一年。而地里的这种荆条可以使用好几年也不会烂掉。老人很健谈,主动跟我说,他们就住在附近村庄,最近开始拆迁了,他家大院子有500多平米,给来三套房子,我说,那真是给了不少啊!他说,按面积折算的道理还应该再给两套。

老人说,村子拆迁,政策是一样的,但是,给分的房子不一样,就看你家是不是有人。我问,有没有钉子户,他说有,处理钉子户就是从附近单位找一些保安过来,把你家的东西从房子里搬出来,然后,让勾机铲几下子,就给平掉了。老人说,他们找上面去了,要求查一下宅基地的档案,一直不给,他们不干,说是要上访,就给他们看了,但是,看了以后,档案里面有关房屋的数字都给抹掉了。老人说,这不可能啊,所以,还在找。他说,估计没有问题,因为,他们有问题,如果举报的话,这些公职人员就害怕了。

老人说,如果再给两套房子,也不要房子了,因为房子太多了,原来在县城买过一套,在外地还买过一套,就一个儿子,两个孙女,不想要房子了。说不想要房子,又说,要了钱之后,他们儿子说在北京城里买一套房子。这样,他们家里里外外都有六套房子了。他们的房子是要回迁的,此外还有一亩多地,村子里回迁有两栋房子就够了,还有大片土地被开发商建商品房了。这可能放映了北京拆迁的一个现状,其中也有不少问题,胆子大的,敢于顶着的没可能就能多分一套两套,不过,也要适可而止,坚持到最后的钉子户,也会遇到不小的压力和麻烦。

但是,总体上,大家通过拆迁,还是能得到较大的改善,一个农家院,分几套房子。城里的旧城改造,两间平房也能分大小三套房子。所以,总有人说,北京人事幸福的,通过拆迁都能致富,虽然也有很多人说,不愿意拆迁。这位老人也说,给几套房子,也觉得不如农村大院好。

但是,其他地区,好像关于拆迁的问题就更多一些。前些天,我写过两篇关于乡村振兴的文章,讲了一些关于美丽乡村建设的个人看法。其中,也提到不要大拆大建,要留住乡愁,留住乡村文化才是美丽乡村的魂。今天,看到一个河南登封县农民给政府的公开信,竟然还有这样,通过拆迁,表面上是让农民住上了楼房,其实是让农民的日子更难了。

他说,现在石道乡正在建设的东镇区,每平米就一千多,老百姓买下来要十几万。而老房子补贴方案还模糊不清,具体能补贴多少钱还是未知数,据乡镇府说法是按照2009年郑州市的一个什么档“符合扶贫移民搬迁政策的, 还可以享受30000元/套的购房补贴, 补贴后总体均价不足800元/平方米。”也就是说,加上30000元/套的购房补贴(还不知道有没有,估计一般人是达不到的)。农民最多可获得不到800元/平方米的补贴。

也就是说,要住到新社区农民需要付出每平方200多的人民币。而且还要农民前期先凑2万的钱交订金购买新社区的房子。这是农民进新社区付出的最小的代价。这些钱对于你们领导来说确实是九牛一毛,但对于我们贫困老百姓来说,那可是大放血的代价,现在我们都是在卖东西攒钱来凑前期的两万元订金。

新社区和我们村子距离不到两公里,地皮差价也太大了吧?既然是让农民进新社区,为什么不直接让农民一比一置换(土房子可以稍微低些),这样也真正给农民一个实惠,也算给贫困家庭一个补贴,而不是死板的硬套某档。

这位农民兄弟,在公开信中还反映了一些其他问题。同样是农村宅基地拆迁,同样是要改善农民生活条件,为什么河南和北京的拆迁政策差距这么大呢?如果河南的拆迁也采取北京同样的政策,应该就不会遇到这么大的阻力了。【本文由“马跃成账号”发布,2018年11月24日】

阅读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马跃成 知名自媒体人,为公平正义呼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