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不怪刘士余 要怪就怪郭树清

本文原标题《郭树清风险:股价的链式反应》

作者:俞忠华

前几年有一个比较出名的名词,叫蝴蝶效应,说南美一只蝴蝶偶然扇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导致北美刮一场飓风,而中间的过程也可以被称为链式反应。

过去两周,大陆股市暴跌,始于银监会清理信托配资,说原来1:2的信托配资产品必须马上清理到1:1的标准。对此,有朋友笑言,不明白监管机构的官员是如何确定配资的合理标准的,他们凭什么认为15倍市盈率的股票的风险会比租金收益率不到1%的房地产配资的风险更大?众所周知,房地产一般要求3成首付,即配资比例为3:7,即购房人出30%,银行可以发放70%的贷款,这个房屋贷款的风险标准是低于信托的1:2股票配资的。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你没有看到股票后来大跌了吗?是的,在监管机构开始清理配资之后,股票开始大跌,但这个大跌实际上是清理配资的结果,由于清理配资,股票的价格发生了链式反应,股价崩溃了,即这次股票的风险是因为监管的鲁莽造成的,这个风险,与其说是股票的风险,还不如说是监管官员鲁莽的风险。

那么监管官员的鲁莽是如何转化为风险的呢?即价格的链式反应是如何发生的呢?大家都以为房价更坚挺,那我就用房价的变化来说明这个问题。为了说明的方便,我们假设初始状态为:1、房价处于均衡状态,房价指数为1000元(为便于理解,房价指数就用这个单位);2、目前的房屋持有人中,15%的人是3成出资,15%的人是4成出资,15%的人是5成出资,15%的人是6成出资,余下的7成、8成、9成、全款也各占10%。这个时候,如果银监局的领导发话说,鉴于可能的房价风险,为了提升银行系统的稳健性,必须降杠杆,所有的杠杆必须降低到1:1,当天缴款,否则必须当天卖出房屋,收回贷款。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对3成出资和4成出资的投资者来说,他们要么当天拿出现款来,要么房子当天被拍卖,想想有多少人在用工资还房贷的人群吧,他们本来是准备用未来几十年的工资来偿还房贷的,现在当然是没有现金啦,那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房子被卖向市场;市场本来就是均衡状态,突然卖房的数量大增,那房价就只能跌;假设房价先跌到900元,这个时候,必须卖房子的人就不只是原来的3成出资、4成出资的人群了,因为原来5成出资的人发现负债还是500,但资产只是400了,他也必须卖房子;依次类推、、、知道这个逻辑的房屋所有人会争取第一时间卖出房子,加上购房者此时此刻的理性预期,房价马上就会崩溃!

因此,房价此刻没有暴跌,那是因为幸运,大家幸运地没有碰到那个让你当天平仓的、急于任事的监管者。

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过去两周,在股市上发生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的金融业有过很多的乱象,确实要加强监管,但监管其实是一个技术活。在说到金融风险的时候,周小川同志曾有一段很好的讲话,他说,金融风险这个东西是很有趣的事情,有时候你不理它就没有风险,但你一理它,它就真的变成了风险。也因此,中央三令五申,希望不要因为处理风险而引致风险。

而过去两周中国发生的股灾,就是因为处理风险而引致风险的典型案例。在我的印象中,自郭树清先生担任银监会主席以来,这样的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如果可以,为方便研究,我们不妨称之为郭树清风险。

后记:

这段随笔写于2018年2月10日,2018年2月12日“东方财富网”转发了《经济参考报》文章,标题为“ 官媒:金融去杠杆需慎之又慎 客观上要严格管控舆情”,该文第二段为:“应该看到,金融去杠杆是一个险象环生的过程,操作上需要慎之又慎。金融加杠杆和金融去杠杆,虽说是金融杠杆运作相反的两个方向,但过程并不可逆。通常而言,金融加杠杆较易而金融去杠杆极难。这主要是因为,金融加杠杆是对债权债务关系的创造,而金融去杠杆则是主动消灭特定债权债务关系,极易受到债务风险干扰,且易引发连锁反应。”

点击查看全文 点赞为你推荐更多 经济学家圈 经济学家圈,关注思想市场的那些事